觀點

劉進圖

劉進圖:和平集會囚年半 六四燭光禁維園

【明報文章】剛過去的周末,令人失望難過的消息接踵而來。首先是區域法院法官胡雅文重判10名泛民人士,入獄14至18個月(兩人緩刑),他們的罪名是組織、參與、煽惑他人參與前年10月1日未經批准的集會遊行,雖然被告人全程表現和平,並無鼓吹或挑起暴力,但法官指2019年9月幾乎每天都有暴力事件,被告人仍憧憬辦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集會遊行,是「天真和不切實際」。其次是支聯會的上訴被駁回,今年無法舉辦悼念六四的遊行及維園燭光集會,而支聯會正、副主席李卓人和何俊仁,都已因和平集會而身陷囹圄。

法官無情論斷 傷透市民的心

當遍地暴力的時候,堅持號召和組織和平集會,是否太天真?不切實際?也許,但正因為香港有這樣一批人,我們才能夠在過去30多年,辦了無數次大型的遊行集會,哪怕參與人數上百萬,依舊和平理性,秩序井然,這是舉世矚目的成就。而今天,這批人被下在監獄裏,罪名是組織和平但未經批准的遊行集會。

前年9月,年輕示威者與警方的武力衝突不斷升級,舉辦和平集會的確變得非常困難。一眾泛民領袖本可置身事外,靜觀事態變化,但他們選擇繼續發聲,號召有共同理念的人出來,繼續實踐和平集會,原意是為社會宣泄怨氣,讓溫和理性的泛民群眾,在劍拔弩張的執法者與示威者之間形成緩衝,藉此助社會降溫。

這番良好意願,也許有點天真,也許不切實際,卻是正直善良的香港市民心底的渴望!否則,怎會有千千萬萬人響應他們的呼召,一遍又一遍地站上街頭?法官無情的論斷,傷透了這些市民的心。

港人失去一整個時代的家國情懷

當六四死難者經歷了30年仍未獲得平反,廣場上和平理性的學生至今仍被視為暴徒,堅持每年組織和舉辦悼念六四集會,是否太天真?不切實際?也許,但正因為香港有這樣一批人,我們才能夠在過去30多年,辦了無數次大型的遊行集會,讓死難者家屬得到安慰,知道歷史真相絕不會湮沒,也讓全世界看到維園的點點燭光,燃點起建設民主中國的盼望,這是港人引以為傲的成就。而今天,這批人被下在監獄裏,罪名是組織和平但未經批准的遊行集會。

去年6月,北京直接替香港訂立《國安法》。呼籲「結束一黨專政」,這句喊了幾十年的六四口號、支聯會的五大綱領之一,突然蒙上牴觸國安法的陰影。儘管人大常委譚耀宗說中共不是「一黨專政」,是多黨合作一黨執政,但許多政治打手不放過支聯會,繼續不斷狙擊,澳門特區也帶頭,把喊這口號的集會視為犯法,香港特區則不置可否,以防疫限聚的技術理由,連續兩年禁止在維園舉行六四燭光集會。隨着維園的燭光漸趨黯淡,香港市民心裏那份渴望民主中國的熱情,也被迫冷卻,對中國變成只有現實與功利的評估!香港人失去的,不止是一個晚上的集會自由,而是一整個時代的家國情懷!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劉進圖]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