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馬仲儀

馬仲儀:香港人與惡的距離

【明報文章】已經一年多沒進電影院,雖然近來有不少出色的電影,但我真的沒有尋求娛樂的心。今次專誠去看伊朗電影《惡與他們的距離》,因為我不斷想找心中兩條問題的答案:在「新香港」,我們的生活會變成怎樣?我們應該如何在「新香港」生活?

必然有人質疑:你怎可把香港和伊朗比較?當然,香港和伊朗在文化、宗教和政治上都十分不同,但有一點相似,香港現在也從自由開放境地慢慢走上封閉、強權之路,真的難以估計他日我們和伊朗、朝鮮等地還有多少的不同。電影由4個獨立故事組成,它們都圍繞着死刑和其執行者,我認為導演想探討人民應如何面對不義的法規,尤其是當平民也被要求一起執行不義之法時。

不知不覺可能做了惡行

香港沒有死刑,暫時也沒有兵役,我們跟電影說的事情好像十分遙遠。另一方面,愈來愈多不公義的事在香港發生,自己不知不覺間也可能做了惡行:僱主可能為了經營,忽略了尊重員工選擇用藥的自由,意圖逼員工接種疫苗;在教育局的高壓管制下,無論同意政府提倡的理論和教材與否,為了保存工作,老師們只好盡量跟從。就算我們不用參與某些惡行,為了避免攻擊,或因覺得發聲也不能阻止什麼,大家都不再去斥責每天不停聽到的歪理、政府不停推行的不合理措施,「說非成是」的一天會在香港出現嗎?

令人痛心的事每天不斷發生:大批市民、議員和政治人物因社會運動和各種政治原因被重判或無限期收押,近日天氣炎熱,他們在監獄裏的情况令人擔憂;一個又一個區議員因宣誓事宜請辭,他們都曾經努力服務社區,為地區政治帶來新景象;我尊敬的朱凱廸和范國威因初選被控告《國安法》罪名,現被無限期收押,他們除了解散團隊、辭去議席,近日更宣布退出政壇。政權要牢牢的掌控香港,各級議會無一倖免,也一併解決那些努力挑戰社會不公和政府差劣表現的人。面對這些,香港人十分無力,只有無奈地默默接受。雖然不捨,但只能尊重他們的決定和心存感激。長此下去,我們的心會否鐵起來,再也不會感到悲哀?

勿拋棄心中衡量善惡的尺

坦白說,我也不懂得面對這樣的「新香港」;心中憤慨,但非常疲憊,更怕自己會變得麻木,慢慢習慣這一切。古有孟母三遷,離開香港,的確可令自己心靈有片刻平靜,尤其是為人父母的,總希望子女能在較安穩的環境下接受教育。若留在香港,我們應如何與「惡」保持距離?

電影中有角色接受了當死刑執行者,那令他們的生活充裕,也為他們帶來其他的利益,但內心不得安寧,甚至被身邊人離棄;另一角色堅持着不得殺人的信念,被安排作行刑者那晚十分痛苦,看似懦弱的他竟起來反抗,踏上叛變和逃亡之路;電影中拒絕跟隨政府和接受惡法的人,都會遷離城市,過着與世隔絕的生活,有角色因此失去專業人士身分和公民權利,多年來未能與被送出國的女兒相認,但至少得恬靜生活。

每一個人心中都應有一把衡量善惡的尺,大家的尺可能不盡相同,只希望大家不會因在亂世,便把它拋棄,蒙蔽着心神過活。

作者是醫生

[馬仲儀]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