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鄭立

鄭立:移民與否 很多時是個階級問題

【明報文章】最近民間興起了移民的爭論,有人強力推銷移民的必要性以及好處,同時亦有包括劉頴匡先生在內的論者,對這種立場表達質疑,而引起了不少的爭論。部分言論還走向過激,例如有導演因為這場爭論而說在囚坐監才是逃避,自然引發了不少的反彈。

事實上,對於香港人而言,幾十年來移民也非新鮮事,借來的空間,借來的時間,是香港人揮之不去的夢魘。從六七暴動去到今年,不是害怕香港衰亡,就是害怕連最後離開機會也失去。害怕突然失去一切,先買個保險,是很多人的心態,這也是人之常情。

移民代價多數沉重,放棄已有的職業、居住地、生活習慣,甚至親人朋友,再加上思鄉病,很容易令人懷疑自己的決定是否正確,加上人在異鄉的寂寞,所以才需要圍爐取暖。還記得《富貴再逼人》有一段,戲中人移居加拿大,在當地的傳媒工作,就說在加拿大做傳媒,要盡量講香港不好的新聞,就是因為大家想要有一種去到移民選擇是正確的感覺,同時,也希望在異鄉能盡量增加自己人。

很多人沒有條件移民

這種動機與處境,是可以體諒的。但也必須體諒的是,總會有相當的人反對移民。因為對於香港大部分人來說,移民並不是一個選擇,而是沒有選擇。有一段時間,我時常看到一些政府官員,抱怨香港市民不滿意他們的施政,他們可以選擇移民離開香港時,我總想起晉惠帝的「何不食肉糜」,因為這不是選擇,很多人單純就沒有條件去移民。

大部分人移民不了,是因為沒錢,在香港長期在生存邊緣的無產基層,根本就不可能有錢去做投資或創業移民,也無樓可賣。有些人就算靠自己找到一份好職業,但可能要照顧全家,家裏還有老幼要養,不僅要錢也需要照應,這些人根本沒有辦法離開。哪怕現在有些國家大開方便之門,他們恐怕連自己一個人在外國生存半年的生活費也湊不出來,誰為他們的生存負責?

有些人需要多些本地支援

除此之外,身犯官非、坐監,或者有刑事紀錄的人,也是走無可走,或者無法取得良民證。對於這些人而言,移民並不是一個選擇,而是沒有選擇,正如移民者希望多些人移民一樣,這些人倒過來也需要多些人在本地支援自己,否則他們未來的人生會更惡化與絕望。

我並不是說移民就不對,或者叫人移民就不對,但我認為,如果對方單純就沒有選擇,那與其責備對方,不如協助改善對方的條件,例如幫助對方階級上流,那這個考慮才會變得可行合理。

作者是專欄作家

[鄭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