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黃子為、郭樺、鄭宏泰

黃子為、郭樺、鄭宏泰:社會平靜只表面 政治光譜丕變中

【明報文章】自去年2月新冠肺炎全球爆發以來,香港社會上下都在忙於抗疫之中,市民多留家中減少外出,即使外出,都盡量保持社交距離,避免受到感染,前年《逃犯條例》修訂法案引發的一連串集會示威、社會衝突,好像銷聲匿迹,成為過去,甚至讓人覺得已經事過境遷。不過,政府民望根本沒有回升,而且持續處於低水平,社會不滿依然存在,只是在疫情下不表露出來而已。

政府民望受疫情拖累?影響有限

根據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每月進行的「特區政府及特首民望意見調查」(詳見圖1),市民對特首林鄭月娥的表現評分今年目前(1月至4月)總平均數(grand mean)為27.1分,遠低於及格分數(50分),雖然稍高於任內最低分時期(2020年上半年:24.3分),但是明顯沒有回復至反修例事件前的水平(2018年下半年:54.1分)。即使是政治中立人士(自認為中間派或沒有政治取向)都是如此,今年總平均分只有29.7分,仍低於反修例事件高潮期(2019年下半年:32.6分)。

坊間有人認為特首評分沒明顯改善只是受疫情所拖累,政府已經加緊謀求解決「社會深層次矛盾」。然而,根據香港亞太研究所4月調查顯示,41.4%受訪者認為未來一個月的疫情發展會緩和,雖然市民不太滿意政府的抗疫表現,但是香港疫情的確較其他地方輕微,亦相對受到控制。歷次追蹤數據揭示,政府雖未能靠抗疫表現挽回民望,但因疫情拖累政府民望亦有限。

市民政治取向日益激進

從過去數年民意數據看到,市民政治取向的改變,不是轉趨溫和,反而日益激進(詳見圖2)。雖然自認為建制派的市民比例由2019年下半年的8.2%,升至今年的14.8%,回復至反修例事件前水平(2018年下半年:14.7%);自認為民主派的比例由2019年下半年的29.5%下降至今年的21.7%,低於反修例事件前水平(22%);但是,自認為本土派的比例即使下跌,仍然有9.7%,差不多是反修例事件前相關比例(5.4%)的兩倍,因此,泛民主派(包括民主派和本土派)支持比例仍然有三成,略高於反修例事件前的水平(2018年下半年:27.4%)。

特首民望低迷轉折點是2019下半年

從過去數年特首評分和市民政治取向趨勢分析,就會發現特區陷入反修例事件這個管治困境,不是源於市民長久不滿,因為在反修例事件初期特首評分不算差,在2019年上半年評分總平均數仍然有48.7分,明顯高於前任特首梁振英在任最後半年的分數(2017年上半年:41.1分)。此外,在2019年上半年,高達17.3%受訪者自認為建制派,相關比例是近5年來最高。而特首評分和自認為建制派比例明顯下降,是在反修例事件後期出現(圖1、圖2)。這充分說明市民對特首和建制派的不滿,並不是反修例事件爆發的原因,而是基於其他各種因素,特區政府應對失當,相信是其中導致事件惡化的原因之一,亦牽連整個建制派陣營。

其實近年特首民望低迷的轉折點是2019年下半年,即反修例事件高潮期才開始大幅下跌,在短短數月間,特首評分急速下跌超過20分,打破過去特首評分最低分的紀綠,情况極為特殊,令人不解。林鄭月娥成為首個評分低過30分的特首,2019年下半年平均分只有26.6分,當中以12月分數最低,只有22.2分。雖然之後沒有再持續下跌,但都是長期維持27分左右,未能突破30分大關(圖1),沒有明顯改善迹象。為何政府民望在反修例事件爆發後短短數月才急速下滑呢?這值得社會和政府深思,前文提及政府應對失當顯然是原因之一,但其他不同因素亦不容忽視,值得日後再作多角度深入研究與分析。

本土派影響力增 傳統民主派支持度弱化

2019年下半年另一民意明顯改變是泛民主派支持者的急升,由2019年上半年的29.6%,急升至下半年的大約41.9%,當中本土派支持者的增幅明顯高於民主派,前者由4.6%增加至12.4%,差不多是之前的3倍,而後者由25%增加至29.5%。在林鄭月娥上任前期,本土派比例一直約為5%;民主派約為25%,即是本土派支持者的5倍。不過,在2019年下半年,兩者支持差距大幅收窄,雖然民主派仍高於本土派,但是已經不足後者的2.5倍(圖2)。

雖然泛民主派支持比例在2020年維持四成左右,但是傳統泛民政團受留任立法會一事影響,支持比例由2020年上半年的28.4%下滑至下半年的25.8%,然後下降到今年的21.7%,回到2018年下半年反修例事件前水平,大約兩成。反而本土派在2020年下半年再破新高點,比例高達14.7%,雖然今年有所回落,但仍能夠保持約一成的支持,約是反修例事件前的兩倍(圖2)。

由此可見,相對激進的本土派影響力明顯增強,主張「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傳統民主派,在社會中的支持度不斷弱化,在泛民主派陣營中的話語權顯然亦同步受到削弱。

社會寄望特首更迭 找到重新上路契機

坊間有人認為未能得到市民支持是現屆政府施政困難的主因,此論點不是毫無道理,但只適合剖析林鄭月娥政府現時管治,因為在林鄭月娥上任初期,市民給予政府不弱的支持和信賴,特首評分在她上任至反修例事件前徘徊在55分左右,一直在及格分數之上,明顯高於前任特首梁振英的評分(圖1)。由此可見,林鄭月娥上任初期民望不錯,根本不受民心低迷問題困擾,反而市民對政府有一定程度的期望,開始時與市民有一段不錯的「蜜月期」。

只可惜現任政府未能把握機會,利用這段時間有效施政改善民生,鞏固政府與市民的親密關係,反而在反修例事件中連番處理失誤,令民望大幅下跌。時至今日,特首民望仍處低谷,要在餘下一年多任期內改善情况,未免有點兒勉強,過去沒有一位特首能夠成功從低位反彈,最多也只能止跌回穩罷了,而特首民望低,則必然窒礙施政,抗疫事倍功半、無法挽狂瀾,便是很好的例子。

自回歸以來,每一任特首上任初期都享受這「蜜月期」,此時期民望通常較高。即使是前任特首梁振英上任初期,雖已經受一連串負面新聞影響,仍能取得50分之上較高民望的評分。更重要是,不同政治取向人士都對新任特首上台較有期望,亦比較包容,無論是民主派,還是本土派,都與政治中立人士一樣,對新任特首上任時的評分,較前任下台前正面。對現在社會而言,必然寄望可藉新舊特首更迭,找到解開社會心結、重新上路的契機與氣象。

作者黃子為、郭樺是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副研究員,鄭宏泰是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副所長(執行)

[黃子為、郭樺、鄭宏泰]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