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歐陽偉豪

歐陽偉豪:海洋公園:一個劇場街的保育建議

【明報文章】海洋公園同無綫電視一樣,是香港文化的一環,近年來市民因社會運動和疫情關係對政府怨氣加劇,把激烈的情緒轉移到它們身上,譬如:說要把海洋公園剷平起樓,把無綫關門熄燈等。正當批評的狠勁快要把它們置諸死地時,幸運地,海洋公園死裏逃生,獲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在3月中撥款約68億元用作重新發展。

海洋公園大難不死,保住性命,應如何運用這筆重生巨款?撥款之後,我獲海洋公園邀請出席一個私人聚會,會上我向園方提議海洋公園發展一條劇場街。劇場街的概念類似韓國的大學路、倫敦的West End,匯集香港本地的私營劇團,讓小朋友在玩機動遊戲之餘,爸媽可於劇場內觀看現場表演,消磨時間。日間遊人上山下水,蹦蹦跳跳,左穿右插,吃喝玩樂;晚上可以看看話劇、音樂劇、棟篤笑、樂隊表演……消費盡在海洋公園的日與夜。

租地予私營劇團表演

現時,本地獨立私營劇團營運艱難,尤其是在這一兩年抗疫期間,最大困難仍然是土地問題。劇團排戲同表演地方往往是兩個地方,需要支付兩份租金。為了省錢,它們直接把排戲的工廈單位用作表演,但這是犯法的,因為合法的娛樂場所需要申請娛樂牌照。我們經常聽見在工廈搞收費音樂會或舞台劇遭到檢控的報道,就是由這個問題衍生出來的。

海洋公園內的土地是公園用地,更改用途比一般的土地靈活,不需要經歷太繁複的手續與程序,這個靈活的土地特點,可以利便私營劇團,使公園把土地租給它們嗎?香港的九大藝團每年都有政府的資助,但獨立私營劇團沒有,所以海洋公園既然獲得立法會的撥款保得住自己時,更應該思考如何保育沒有政府資助的私營劇團。

海洋公園除了自己是一個品牌之外,好像沒有其他突出的品牌;但迪士尼樂園每一個卡通人物及其產品都是個品牌。如果海洋公園的劇場街容納多個劇團,它們互相競爭,做得出色的劇團便可令海洋公園多添一個品牌了。劇場為了推廣自己的演出作品,可以在戶外做巡迴宣傳活動吸引遊人,這樣,海洋公園就不用費神張羅演員為園內製造歡樂氣氛,同樣可以做到類似迪士尼樂園的巡遊表演。餐飲商戶也可以跟劇團合作,搞些駐場表演吸引顧客。甚或酒店跟劇團合作,住宿包劇場表演,海洋公園勝在水多,到時「水舞間」就輪不到澳門獨市主辦了。

藝術需要空間,劇團也需要空間,海洋公園發展的其中一個難題是空間太多,多得不知怎樣使用,尤其是戶外空間。私營劇團正好善用這些大量的地方,例如可以發展街頭表演(樂隊busking+街舞),場外是15分鐘的免費節目,餘下的90分鐘就要進場付費觀看。這種室內室外互相交替的表演形式,你不能在香港文化中心、西九戲曲中心觀賞得到的。

我小時候對劇場的認識就是來自海洋公園的海洋劇場。我懷疑冥冥中,海洋公園的初心除了保育生物之外,暗地裏也在保育劇場文化。去年政府的《施政報告》其中一個重點是「躍動港島南」,而剛獲約68億元資助的海洋公園是被點名需要發展的其中一個單位。所以,懇請各位網民把海洋公園剷平起樓之前,可否給劇場街一試,讓它變成香港海洋公園的South End?

作者是藝人

[歐陽偉豪]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