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香港兒童權利委員會

香港兒童權利委員會:修補保護兒童制度漏洞 防止虐兒慘劇再臨

【明報文章】2018年初發生的5歲女童被嚴重虐待致死案審訊歷時28日,審訊過程披露了很多令人心痛、悲傷且憤怒的案情:女童身上有58處瘀傷和擦傷,以及75處結痂、潰瘍和疤痕等,女童的8歲小兄長亦同樣有逾130道新舊傷痕,而且體重不足,被施暴後上學走路時會一拐一拐……父親及繼母以遊戲或管教之名持續對女童及其兄實行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及有辱人格的處罰,連環襲擊、未有及時帶孩子就醫、未有提供足夠食物及禦寒衣物、言語暴力……兄妹二人被虐待約5個月,慘劇並非一朝一夕造成,當中錯失了多次介入阻止悲劇發生的機會,最後令一個寶貴的小生命被摧毁,也造成兄長X和繼姊Y的童年創傷。

經陪審團退庭商議14小時後,涉案父親及繼母被裁定謀殺罪罪名成立,兩人早前亦已承認兩項殘暴對待兒童罪;而涉案繼外婆面對的4項殘暴對待兒童罪,陪審團亦裁定當中兩項疏忽照顧罪名成立。最終生父及繼母判終身監禁,而繼外婆則被判囚5年。

事發至今已逾3年,其間虐兒案亦時有所聞,社會對這些惡行有強烈情緒之餘,我們更要及時了解和梳理案件背後的各種成因,檢視政策、制度、法律上的漏洞,避免再有同類慘劇發生。

事實上,慘劇發生後政府亦有嘗試作出一些改善措施,保護兒童免受虐待,如教育局在案發後一個月設立新機制,要求幼稚園與中、小學看齊,向教育局通報學生連續7天無故或在可疑情况下缺課的情况,以便及早識別需要支援或可能受虐的學童,並介入個案。社會福利署則在2019年修訂了《保護兒童免受虐待——多專業合作程序指引》,並於2020年4月1日起正式實施。相關修訂旨在令相關專業人員更一致地掌握虐待兒童的定義及範圍、識別虐待兒童危機較高的家庭、處理及跟進個案等。

設立兒童死亡獨立調查機制

但除了以上的改變,不少保護兒童制度上的漏洞卻仍未有好好修補。因此本會倡議在以下幾方面作改善,讓政府和社會大眾共同肩負好守護兒童的責任。

首先,要有效避免社會再三出現虐兒案,必須有及時、全面且深入的調查和檢討,以令相關持份者了解及作出改變。現時的兒童死因裁斷由死因裁判法庭負責,而檢討主要由兒童死亡個案檢討委員會負責。該委員會並沒有法定調查權力,在調查和建議上有所限制,工作進度亦滯後,最新的報告只涉及2014至2015年的兒童死亡個案,而且公眾並未能從中了解個別個案的細節,難以監察。因此,本會倡議政府設立兒童死亡獨立調查機制,及時就每名兒童的不自然死亡甚或嚴重受創展開獨立調查,找出根本原因、當中的作為與不作為、及早介入避免兒童死亡或受傷害的機會。

立法全面禁止體罰

另外,現時香港只有法例禁止幼兒園、懲教院所、校園或老師施行體罰,但就家長施行體罰則未有明確禁止,仍有部分家長認同案中生父求情時所言「體罰是管教方式」。立法全面在香港禁止體罰,是向社會發出明確的信息——體罰是暴力對待兒童;並應設立有效監察制度,確保法例落實執行。現時全球已有62個國家全面立法禁止體罰,特區政府要開展推動正面、零暴力管教孩子的計劃,並應特別聚焦有新生兒的家庭。

強制通報懷疑虐兒個案

本會建議政府應在保護兒童的前提下,展開全面的兒童法律改革,把《兒童權利公約》的條文納入本地法律實行,並應優先就保護兒童法案作諮詢。

政府應立即研究在香港成立懷疑虐兒的強制通報機制,確保懷疑個案不會被隱瞞、掩飾或置之不理,釐清相關人士在保護兒童上的責任,以免延誤跟進,令受害兒童及家庭失去支援。

為此,每間學校應該有清晰的揭發/舉報政策,以處理兒童有可能因健康、安全或福祉遇上危機的情况,全部老師應接受相關培訓,及在學校團隊協作下處理個案,而不是獨自承受一切壓力和責任。教育局應就此提供更多指引及培訓機會,以支援學校建立好程序及政策,和有足夠人手應對。

個案中女童就讀的幼稚園曾知悉女童受虐的狀况,但後來父母讓女童退學後,學校便變得無從支援。教育局轄下應設立學前兒童退校註冊處,當有學前兒童退學,學校必須上報教育局,確保沒有學前兒童因退學而失聯。

我們知悉哥哥的學校曾嘗試聯絡社會福利署,但社署指該次聯絡僅屬查詢而非轉介個案,因此沒有作出個案跟進。政府必須確保,由社會福利署及教育局發出有關如何處理懷疑虐兒的指引,納入教師和社工的職前及在職專業培訓當中,令教師熟悉相關處理和程序,及時轉介和支援。

檢討幼兒照顧服務

長遠而言,政府應加快減低社工、老師和學生之間的比例,讓他們有更多時間和學生相處和支援有需要的兒童。

另外,有見於嬰、幼兒尤其容易受到傷害而難以自行求助,政府有必要檢討幼兒照顧服務及支援,提供足夠且有質素保證的託兒服務,識別高危家庭及早支援,確保家長在撫養及管教孩子遇上困難時能得到幫助。

推動公眾教育 了解兒童權利

在公眾教育層面,政府應推動公眾教育,讓兒童和成年人了解兒童權利,明白在「保護兒童」這個課題上大家的共同責任。在女童的個案中,有鄰居和幼稚園其他家長曾經拍下一些可疑狀况,顯示女童未得到妥善照顧,可是這些資訊未有得到直接處理和跟進,因此公眾教育的對象應包括鄰居和成人,令他們清晰自己在保護兒童免受傷害這個事情上所扮演的重要角色。亦需要教育及支援兒童,讓他們明白自己的權利,遇到有需要的情况,懂得如何為自己和身邊的兒童求助。

從報道得悉兄長現時有親祖母照料及有社署跟進,而現階段不用見心理學家等等。而在寄養家庭的繼姊亦有社署跟進。我們期望社署會持續留意他們的狀况、保持聯繫,讓他們得到合乎兒童最佳利益的照顧和身心支援,協助他們慢慢從傷痛復元過來。

成立兒童事務專員公署

以上是一些針對保護兒童制度的建議,更根本的革新是成立有法定地位的兒童事務專員公署,授權兒童事務專員倡議及捍衛兒童的權利和他們的最佳利益。

《兒童權利公約》於香港生效逾26載,我們必須向國際社會兌現承諾,無論政府和民間,在「保護兒童」這個課題上,都應抱持共同責任,要為孩子建立安全、快樂、尊重兒童權利的成長空間。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香港兒童權利委員會]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