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齊嘉治

齊嘉治:借鑑前海 加快建設落馬洲河套創科園

【明報文章】適逢3月底立法會通過皇崗口岸「一地兩檢」安排,由深圳市政府全資重建口岸,有望於2023年底完成主體工程。竣工後,日後將釋出落馬洲管制站約20公頃土地,配合撥備予落馬洲河套區發展的88公頃土地,合共逾百公頃。市民對這個原為「十大基建項目」其中之一,當然寄望甚殷,亦費解何以在14年間,其他基建相繼落成後,河套區一直未見進展。

按政府規劃署資料摘要顯示,河套區發展目標是「以高等教育為主,輔以高新科技研發和文化創意產業用途」,並成為「跨界人才培育的知識科技交流樞紐」,設有教育、創新園區等,可是文件已是2015年2月的文件,規劃署相關網站更於2015年後停止更新,6年過後,河套區發展原地踏步。

深圳看準機遇 發展前海

另一邊廂,深圳市早早看準發展機遇,2010年8月得國務院批准後,率先於深圳前海發展「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並在2014年與香港青年協會合作,設立「前海深港青年夢工場」,扶助香港青年到珠三角地區成立初創企業,多年以來,孵化創業團隊逾200個。配合《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於2019年出台,「夢工場」更是乘勝追擊,拓展了第二期工程,以人工智能為核心,並邀請更多創科企業建立基地,又有多間公司遷入。

加上在上年11月發表的《施政報告》中,特首林鄭月娥發表「大灣區青年就業計劃」,深圳前海就早着先機,伙同合作區內多間企業開展港澳青年招聘計劃。可預期的是,有志北上創業的青年,將持續地向前海輸送,遙望前海的急速起飛,同樣擬為創科園地的香港落馬洲河套區,應當如何是好?

河套區急起直追 可3方向進發

要急起直追,河套區未來可以從3個方向進發,分別是創設專屬部門主理、爭取國家有利措施配合、吸納富經驗團隊作為開荒牛及發展教育園區。約10年前,深圳市政府乘經濟特區成立30年之際,創設前海管理局作領導,使達15平方公里的土地在短短10年間從零到成為大灣區的創業、商業核心區域,可見一個具領導力及專責部門的建置,不可或缺。

其次,既然香港是粵港澳大灣區的一部分,在整體規劃中,國家當然不會吝嗇為港人提供便利及優惠,例如就業、稅務、住屋安排等等,要知道將來的河套區發展(香港部分),另一邊就是直接接壤深圳,而且兩方的河套區亦能產生協同效應,潛藏機遇亦不比前海弱。

第三就是開墾的團隊,按香港科技園的資料,其早於2017年成立港深創新及科技園有限公司,董事局團隊包括各高等院校專才,如港大前校長徐立之、科大教授李澤湘,以及國家科學院研究員樊建平博士等等。理論上,團隊若能參照類似「前海青年夢工場」的合作形式,以香港科技園本身的網絡,在河套區引進第一批科創企業不成問題,當有了成功經驗後,其他的科企自然亦爭相進場。

最後就是關於教育園區的發展,其實河套區並不需要成為前海第二,又或超越前海,競爭當然能夠帶來進步,但河套區必須具備自身特色,才能夠在大灣區站得住腳。深大校長李清泉在3月初表示,深大正籌劃在香港建立校區,以配合深港兩地交流及港澳青年赴內地創業等,其實河套區教育園區正是一大賣點,理應爭取更多大灣區內的高等院校創立分校,例如以現時中大深圳分校、港大深圳醫院等發展模式,若日後河套區能夠援引過來,不單可輔助培育人才未來到區內企業就業發展,亦能夠為香港帶來更多年輕專才,與前海就是雙線發展,而不是相生相剋了。

萬丈高樓從地起,落馬洲河套區負載了不少港人對未來的冀盼,現在更得深圳市政府協助規劃,鼎力支持皇崗口岸的重建,河套區創科園將能獲得更多珍貴土地發展。所以港府必須抓緊機遇,於餘下立法年度專設部門驅動其發展,莫讓之再停留於「紙上談兵」階段。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齊嘉治]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