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張鳳儀、徐雨燦、葉兆輝

張鳳儀、徐雨燦、葉兆輝:讓大家重寫具盼望的家庭故事

【明報文章】在過去兩年,香港在政治爭議,以及新冠肺炎的陰霾下,許多家庭好像迷迷糊糊的被揮拳突襲一樣,敲碎了以為堅穩的核心價值,或是牢固的兩代關係,家庭衝突屢見不鮮。因此,不論在本地,還是世界各國,都對青少年的自殺及其精神健康提升關注。

疫情下青少年求助增

由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贊助,聯同香港小童群益會、香港明愛、香港青年協會、香港青少年服務處、聖雅各福群會,以及香港大學香港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合辦的24小時青少年情緒健康網上支援平台——Open噏,在過去兩年所蒐集的數據,發現青少年求助的原因大都與家庭有所關聯。在2019年的上半年,有差不多57%的個案與家庭有關,內裏談及父母的就佔整體約24%。在2019年的下半年,社會事件充斥下,與家庭或與父母有關聯的求助個案數目大致也相若。然而,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時,整體求助個案有明顯增長,足足遞升了55%,同時與家庭有關的個案比率亦升到59%,與父母有關聯的亦升至26%。

為保持社交距離,在家工作、學校停課,都是家庭衝突頻繁的顯著原因。外在環境已經不穩,大家情緒相對較脆弱,小小事情就容易被「焫㷫」。再加上大多數本地家庭都擁擠在蝸居,私人空間「買少見少」,遇上衝突,一貫的做法就是啞忍,但忍到無可再忍時,情緒會像火山爆發,一發不可收拾。再者,中國人傳統不容易把情感宣之於口,無論是內心的擔憂、驚惶,還是人與人之間的感恩,甚或愧疚,都只會埋藏心底,有時,就連當事人也搞不清楚自己情感的需要。

家庭的保護能量無可取代

教育局在3月公布,2019至2020學年,共有23宗中小學生懷疑自殺身亡的事件,創了過去起碼7年新高。雖然自殺成因往往不是單一問題所致,但也不乏發現有青少年因為打機或學業問題而與家長爭拗,甚至自殺身亡的事件。家庭關係往往扮演着舉足輕重的角色,不應成為風險因素,也應努力成為保護因素,故此,強化家庭的保護能量,確實對青少年成長奠下了一個無可取代的地位。

雖然社會荊棘滿途,有心人還是無處不在。筆者希望與讀者分享一個感人和勵志的個案,闡明透過有效的培訓,把握機會,每人多走一步,問題是可以解決的,家庭的關係可以重建,嫌隙可以修補。

不願上學的兒子

本中心獲何鴻毅家族基金的贊助,舉辦了「有計傾」促進家庭和諧的家長工作坊,終於在本學年斷斷續續下完成了。此工作坊一連5節,以敘事治療的理論為骨幹,從問題主導的生命故事(problem-saturated life story),與家長們一起開拓新視野,尋找子女、自己,甚至伴侶的寶貴價值,透過敘述、確認、重寫、迴響,重新建構出具盼望的家庭生命故事。

在第一節的時候,有一家長已表示其高中的兒子在復課後只上過一天學,即整個學年只上過一天實體課。雖則在同一屋簷下,兒子已經一年多沒與父母共膳,每天只進出飯廳取點飯菜入房自己吃,吃罷就把碗碟放在房門外。莫說聊天,就連見面也難,父母費盡思量也無法解釋問題的癥結,亦無計可施,每天擔驚受怕,以淚洗臉。兒子也曾表示只要他到18歲,就會選擇自殺。家人沒有勇氣去探究這個恐怖的聲明,然而,它卻「成功」在彼此關係製造了一個不可觸碰的缺口。又因疫情關係,平常跟進兒子的學校社工、社署社工也暫停了探訪,父母對於兒子的問題更是束手無策。

媽媽在小組中表現積極,既是最早到的一個,又是最謙卑學習的一個。過了兩節,媽媽就分享,兒子終於第二次上學去。這似乎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情,但足以令媽媽笑逐顏開。由於兒子不願上學,父母會找藉口讓兒子的同學上他們的家,事先準備好茶點,然後就避席,好讓兒子有機會與同學保持關係。爸爸媽媽的忍讓並非縱容,而是傳達了對兒子堅定不移的愛。媽媽也分享兒子偶爾亦會陪伴她飯後去散步,雖然依舊掛上耳機,不發一言,但身體還是最誠實,他用行動回應了媽媽。

媽媽給兒子「情信」

到第四節時,家長們有一個練習,就是要給子女寫一封信,內容包括對子女內在價值的肯定、「問題」怎樣破壞了彼此的關係,以及父母對重新建構家庭故事的期盼。要求父母不去投訴子女的不是,已非易事,現在更要求他們掛上新的濾鏡,把子女的內在價值重新有條理地表達出來,就更具挑戰。參加者必須在工作坊時段來完成撰寫信件,並要交到子女手上。這個媽媽因沒多機會見到兒子一面,唯有把信件在兒子睡房的門罅「攝」入去。

疫情反反覆覆,工作坊又再次被打斷。3個多月後,最後一節工作坊才終可以舉辦。這個媽媽依舊是最早出席的一個,今次她帶來了一個重要的消息——就是兒子在農曆年假後,終於到髮型屋剪了大半年沒修剪過的頭髮,並再次主動回校上課。今次並非單一上學事件,而是持續了好一段時間。還有,他們一家人重新開始同枱吃飯,媽媽有時亦會「乘機」把兒子擁入懷,牛高馬大的他沒有拒絕,也沒有說話,但這個擁抱化解了許多嫌隙,百般滋味不言而喻。兒子還是未有詳談改變的因由,但媽媽相信他應該是看了那封「情信」。

希望父母主動學習理解子女

不知道這個家庭的故事會怎樣編寫下去,但家庭關係是互動的,只要其中一個願意改變,另一方就會相應轉變。希望各位父母都能主動踏出一步,像那個媽媽一樣重新學習去理解子女,肯定他們的價值,重寫具盼望的家庭故事。只要我們攜手協力,就能為年輕人重燃希望,成為他們的守護者,讓香港的未來曙光再現。

作者張鳳儀是香港大學香港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培訓顧問,徐雨燦是香港大學香港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數據分析師,葉兆輝是香港大學香港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總監

[張鳳儀、徐雨燦、葉兆輝]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