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陳家洛

陳家洛:有香港特色的「波特金」選舉

【明報文章】「波特金」(Potemkin)一詞源自俄羅斯,形容虛有其表的欺騙手法和措施,出發點特別是為了製造宣傳效果,讓當權者和一眾隨從自我感覺良好。不過,因為假的實在真不了,所以造假的人都要惡人先告狀,警告不接受玩假的人,揭露真相的後果可以有多嚴重。在不民主的國家的政權,就是不可能讓政府和議會經過自由的投票和公平的競爭來產生。但因為民主選舉的而且確是普世公認的好東西,於是獨裁者挖空心思去提高安全系數,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務求選舉由開始到結束都是一個有名無實的「波特金選舉」,而且一切都是「依法辦事」。

諷刺的是,當權者利用「波特金選舉」扮成獲得人民的擁戴,排斥異己,但也包裝不了政治近親繁殖和赤裸裸分餅遊戲這些必然會發生的事實,假的選舉是一個利益輸送和內部政治交易平台,管治進一步衰落在一班趨炎附勢的「自己人」手上,破綻百出,始作俑者就繼續作惡,掩耳盜鈴,最終就只能靠武力解決抗爭的民眾(見表)。

民主倒退 操控牢固

選舉觀察計劃和香港民意研究所於上月31日至本月7日,成功以電郵訪問逾7000名12歲或以上港人。結果顯示,整體而言有68%受訪者認為,本年3月在北京決定的選舉制度的改變,將令香港與民主變遠,相反認為變近的只有一成人。再按政治立場分析的話,98%民主派支持者認為香港與民主愈走愈遠,至於非民主派支持者當中亦有49%覺得香港與民主變遠。要確保只有「愛國者」和「忠誠的反對派」能當選,參選的人都要被資格審查委員會政治篩選,通過了才正式成為候選人,不滿結果的人連提出上訴申請的機會也沒有。同一次民意調查結果顯示,整體上有61%人反對設立審查制度,贊成的不足30%,民主派的支持者一面倒的反對是意料中事,不過就算是自稱為非民主派支持者的受訪者中,反對的亦有37%,支持的不足一半,僅47%。

明明北京大權在握,要在「奪權和反奪權鬥爭」中直接出手大幅改變香港選舉的基礎和方式,還要在本地火速立法貫徹執行政治決定了,偏偏香港大多數人就是不領情。明明政權動用了可觀的人力物力大肆宣傳「香港特色的民主」,鋪天蓋地的政治宣傳效果似乎都走不出自己的迴音谷。今次這麼一個選舉制度大手術,醞釀過程秘密進行,香港管治階層與北京之間的「主從關係」愈是牢固,從中得益的人自然必須努力為小圈子式的欽點、依賴、操控的手段平反,估計將有愈來愈多「不認為直選議員含金量較高」、「要證明自己不是橡皮圖章」這類說話了。

即使今天香港的民主運動在高壓統治下動彈不得,香港人依然頭腦清醒、心中有數。有長年累月的見識過本地小圈子選舉的操作,加上全球各地假選舉的新聞信息,香港人對「波特金選舉」的模式不會感到陌生,不必靠比併「你讀的民主書多還是我多?」來辨識香港是否正在經歷民主倒退。

即使直選議員的「含金量」不應高過其他的議員,政府不知為何又突然表明,必須一併修例禁止任何人公開「煽惑」市民投白票、廢票或者不投票,指這些意圖和行為涉及操縱和破壞選舉。選舉明明就是「完善」了,北京如此擲地有聲地着手改造香港、撥亂反正,為什麼香港沒有欣喜若狂,反而是權貴開始擔心白票、廢票、罷投?

說好了的制度自信呢?

在選舉中各方爭取市民用不同方式表態,包括對整個選舉的看法,其實正常不過!香港選民以廢票、白票、罷投的方式表態在選舉中時有之,但只是偶有出現。反而本地歷史上最大規模的「煽惑」市民杯葛選舉,其中涉及組織、動員和操縱選舉結果的,發生在2010年5月,政府、建制派曾發起杯葛五區總辭補選,政府官員和行政會議成員帶頭不投票。香港從來沒有政權更替,改變選舉方法更令一般選民可以參與的空間大幅減少至立法會20個分區直選議席。符合資格的選民本身合法的權利,除了「履行公民責任投出神聖一票」之外,還包括以廢票、白票、罷投這些方式來表達個人意見的。現在政府告之,任何呼籲大家做合法的事來維護本身的權利就變成非法了,今天的政府打倒昨天的自己,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自然引起各方質疑,而較為可以接受的解釋是,這是一個面子問題,而且肯定是一個對政權有重大意義的問題。

在「波特金選舉」中,政權的而且確自覺必須先於人權,如果要事事安全至上,政權總會找到方法令選舉「完善」下去的。就如世界上沒有完美的民主選舉,世界也同樣沒有完美的假民主選舉。而綜觀世界各地,公民可以自己見證,做好觀察選舉的份內事,把所見所聞有系統的記錄下來,提出合理的質疑,要求合理的解釋。

筆者想起了1989年6月4日波蘭國會選舉,下議院三分之二議席僅容許親波蘭統一工人黨(波共)和聯盟政黨的參選人「入閘」,確保未選已贏,惟選民自發在選票上「打交叉」,令大部分候選人無法獲過半數支持及當選,最終需要重選,促成執政陣營的瓦解。當時帶領反對陣營的團結工會忙於爭取餘下可以參選的議席,並沒有組織、鼓勵選民投廢票,這足以證明即使無人倡議,選民仍會以投票、廢票、白票或是不投票來說出真心話。

作者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比較管治及政策研究中心總監,選舉觀察計劃成員

[陳家洛]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