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甘文鋒

甘文鋒:中國治理模式對港人的啟發

【明報文章】中國的政治體制,因為是一黨執政,相對其他需要政黨輪替的政體而言,可以實行更長遠的規劃。而在實踐上,中國共產黨亦確切執行一個又一個的五年計劃,帶領中國一躍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我們在批評香港政府時,經常有兩句說話,一是議而不決,二是決而不行。一黨長期執政可以不用費神顧慮選舉,集中精力做好長遠規劃,但這只能做到議而決,如何能做到決而行,則除了一黨執政的優勢外,仍有其他值得參考的地方。

昔有黑天鵝 今有紅天鵝

相信大家都聽過黑天鵝效應,指的是預期之外又對社會產生極大衝擊的事情,而在這件事發生之後,往往大家都嘗試去找出理由解釋。這個說法的典故,緣於歐洲人到達澳洲前,一直以為天鵝只有白色的,而在澳洲發現黑天鵝後,歐洲人的原有觀念才被打破。而在歷史上比較著名的黑天鵝事件,包括9.11事件、鐵達尼號沉沒,以及次按危機等等。

就中國的政治體制以及公共政策的決策過程,也許對很多政治學者而言,亦如一隻黑天鵝,自1989年一直有不同學者依據不同理論,預期這個國家的政治或經濟會崩盤,直到今天這個國家卻成為世界強國。因此德國學者韓博天(Sebastian Heilmann)以紅天鵝描述今天的中國政府的治理方式,代表了一個西方政治理論難以理解的實例,而這個例子對主流政治理論及世界帶來極大衝擊。

以實驗制定政策 非在議會打口水戰

那中國的決策過程有什麼特別之處?其實有兩句說話可以概括︰「摸着石頭過河」和「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中國在制定全國政策之前,往往經過3個步驟︰第一是在不同地點設立「試點」或「試驗區」;第二是將成功的經驗總結為「典型經驗」,並「以點帶面」在更廣泛的地區嘗試並修正;最後才是上升到全國,成為國家法律或政策。這種推動政策的方式和很多地方的議會審議剛剛相反,政策或法規不是在議會通過辯論找出一個各方能接受的妥協方案,而是經國務院頒布方向後,在地方試點實際試驗,並以實驗結果再決定是否廣泛推行。

關於這種以實驗制定政策的方法,其來源有不同說法︰第一,認為是美國學者杜威(John Dewey)於1919至1920年間在中國講學的影響;其二,是民國時期的平民教育及鄉村建設運動,當時已提出在不同地區選出一些地區開展實驗,並將其建設成為示範區,以起示範作用,這個方法和今天的做法已非常相似;而第三個來源,當然是1949年前中共在各個革命根據地進行土地改革的試驗,由此形成一套中央指導下不同地方分別使用不同方法做試驗的傳統。

時至今日,這種以個別地點試驗、並以點帶面到全國實施的方法,已成為中國制定政策的公式。這種方法是由執行、適應、修訂、再執行等幾個步驟周而復始地不斷運作,好處是面對環境急速變化的今天,政府往往能夠有效修訂及改變應對方法。因此我們就知道為什麼中國可以集中精力辦好事,因為時間用在實驗找出解決問題的政策,而非為了選舉而不斷在議會打口水戰。

完善選舉制度 一國兩制下的政策實驗

今天立法會首讀有關完善選舉制度條例草案,其實也可看作一國兩制下管治的其中一個政策實驗,今天的這個制度不會是最終方案,只會是改善香港管治的其中一步。在總結了這次改革的經驗後,在有需要的時候可能會有其他的政策。當然不是所有香港人都同意中央的每一個決定,但最少作為中國人,去了解中國制定政策的方式,卻肯定是關心我們國家發展的基本。

作者是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董

[甘文鋒]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