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楊文俊

楊文俊:「一亂就收」的治標政策 無助解決社會問題

【明報文章】現屆全國人大代表、任職華南師範大學的林勇,日前提出中國政府應全面禁止人民在三更半夜玩網絡遊戲。林勇認為,現今中國對電子遊戲的規管僅施加於未成年人身上,未有對成年人玩電子遊戲作規管,故應該要求遊戲公司於平日凌晨2點至早上8點關閉伺服器,以達到禁止所有玩家登入電子遊戲之效。

凌晨關閉遊戲伺服器 頭痛醫頭

要有效率地工作,充足的睡眠是必須的。將凌晨的時間花在玩電子遊戲而非睡眠上,導致睡眠時間不足,的確會使人工作效率下降,對勞動人口的生產效率造成不良影響。林勇提出上述問題,希望中國大陸的人民減少熬夜玩電子遊戲,更好地為國家發展服務,在出發點上並沒有錯。然而,林勇所提出的政策,卻明顯未有針對問題出現的根源,而只是通過政府法令禁止人民在凌晨玩電子遊戲,明顯屬「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治標政策。

根據「服務式辦公室」供應商雷格斯於2012年所進行的、涵蓋80個國家和地區超過1.6萬個受訪者的全球調查,中國上班族的壓力全球第一。分析為什麼已在社會工作的成年人會寧願犧牲睡眠時間也要玩電子遊戲,關鍵就是因為他們的工作壓力過大,沒有健康的減壓方式,唯有通過電子遊戲抒發情緒,消除工作壓力。要妥為解決成年人沉迷電子遊戲的問題,必須使人民找到精神寄託,有屬於自己的細藝,那才屬於治本之道。

分析林勇所提出的政策意見,規管的僅為網絡遊戲供應商所提供的官方伺服器,並未涵蓋民間自行設立的非法私人伺服器。顯而易見地,希望在凌晨2時後繼續玩電子遊戲的玩家,可轉至民間開設的私人伺服器繼續遊戲。由此可見,上述政策不單無法使人民不再沉迷網絡遊戲,更助長了使遊戲公司蒙受重大損失的私人伺服器,嚴重影響了中國遊戲業的發展。

中國的社會政策往往有所謂「一放就亂,一亂就收,一收就死,一死又放」的「怪圈」,意思是指新產業流入中國後,由於缺乏適當的法規監管,結果造成亂象。於出現亂象後,以收緊產業發展空間為本的政策又扼殺了產業繼續發展的可能性,導致產業無法發展,結果在產業「死」了後又被迫放鬆法規,任由產業再次重新發展。林勇所提出的方法,正正就是「一亂就收」,助長私人伺服器,導致遊戲公司難以生存,很有可能導致了「一收就死」的惡果,導致原本非常興盛的中國網絡遊戲業出現不明朗的前景。

有人可能會認為,只要在要求遊戲公司於深夜關閉伺服器的同時,加以打擊私人伺服器,即能根治人民睡眠不足影響工作效率的問題。然而,中國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長期表現不符合國際期望,能否成功以法律和政策全面取締全國所有的非法私人伺服器,實屬未知之數。而且,正如前文所述,人民沉迷網絡遊戲的根本原因,是因為他們沒有健康的減壓方式。就算真的通過取締全國所有非法私人伺服器,並同時要求遊戲公司在深夜關閉伺服器,人民為了紓緩壓力,亦可以改為玩不用上網的單機遊戲、觀賞電視劇或者電影,以至在網上討論區流連,未能解決人民因睡眠不足而降低工作效率的問題。

實際上,這些治標不治本的政策,在中國歷史中早已有之。不談距今太遠的時代,就談民國時期的「新生活運動」:「新生活運動」原希望國人養成良好習慣,成為有質素的現代公民,然而,由於「新生活運動」只着重人民進行各種表面上符合現代標準的言行,而忽視了國人缺乏質素的根本原因,最終在國民政府敗走台灣後無疾而終,淪為歷史中的笑柄。

中國需找出「中間道路」

中國不少的社會政策屢屢均於「管」與「不管」間歸邊,缺乏了折衷方案,社會問題一旦出現,只能死管硬管,政策「斬腳趾避沙蟲」,往往未能妥為切中要害,政策成效成疑,最終無法徹底將社會問題解決。正如洪清田博士2月於《明報》發表的文章〈與陳兆愷商榷——三權與法治的人文內涵與底蘊〉所言:「中國200年來在西方現代化的壓力下,幾乎瀕亡,整全總體(Holism)救亡為先,變也執拗總體一起變,轉型卻拒絕多元化分批和局部漸變,在極保守和極激進之間搖擺折騰,不得要領。」中國需從極保守和極激進的政策間找出中間的道路,對社會問題出現的根本原因追本溯源,以治本而非治標的方式將社會問題根治,才能克服現今社會問題叢生的窘况,踏進現代化的康莊大道。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楊文俊]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