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周永新

周永新:出生地、公民與社會發展、愛國情懷

【明報文章】上次我在本欄指出,香港人口結構正出現大轉變:非在香港出生的人口,數目將會很快超越本地出生人口。這樣的情况會在什麼時候出現?我估計快者5年、遠者10年,視乎香港本地的出生率還會下跌多少,最近出現的「移民潮」又會否持續。總言之,本地出生人口佔多數的情况,應不會維持到2047年。

人口出生地是社會規劃的基礎

香港本地出生人口多寡有什麼意義?首先,我們得明白,人口結構是社會規劃的基礎,尤其是人口的出生地,更是基礎的基礎。以教育服務為例,如果人口全部在香港出生,可以預計他們什麼時候入讀小學、什麼時候入讀中學,從而計算學位的需求;但如果部分人口並非在本地出生,他們可能在不同年齡來港定居,學位的需求便難有準確的估算,過去便曾出現學位估算過多或過少的情况。因此,除非政府能夠準確掌握新移民的情况,社會服務的規劃難免出現偏差。

社會規劃不能單看表面數據,還要考量數據以外的其他因素。再以教育為例,學位是否足夠當然重要,但如果要達到教育的目的,課程的設計也十分重要,如果課程內容忽視不同學生在文化背景、生活習慣和價值觀念等方面的差別,教育便很難達到原先定下的目的。以下,筆者將從港人出生地的角度,談談教育局最近的通識科改革,尤其在國民身分認同上,看看政府能否透過改革收到預期的效果。

加強香港居民對國民身分的認識

一般來說,在香港出生和長大的港人,他們的國家觀念相當模糊,因為無論在回歸前或後,他們從來沒有接受過正式的國民教育,就是非正式的國民教育也付之闕如。筆者講過,不少港人連自己是中國公民身分也不認識,還以為自己拿的特區護照,護照由特區政府簽發,他們就只是特區居民。

為什麼港人的國民意識這麼薄弱?歸根到柢,還是因為港人對自己的國民身分不認識、也不重視。筆者曾提議港人在申請或更換自己特區護照時,政府應進行簡單的宣誓儀式:一方面,令申請者明白,他們作為中國公民,國家有保護他們人身安全的責任,包括在外國遭遇危險時,他們可尋求國家的協助;另一方面,他們也有義務不做危害國家安全的事。或許這樣,港人的國民身分才不再含糊,也知道自己擁有這個身分的權利和義務。

不過,認識自己的國民身分只是國民教育的第一步,談不上什麼凝聚港人的愛國情懷。近日談得最多的,是香港的管治應牢牢的掌握在愛國者手中,這個「愛國者治港」的原則沒有錯,現在不少港人擔心的是,「愛國」如何定義?筆者的看法是:凡願意經過一定程序、真誠和公開的擁護國家《憲法》和《基本法》的人士,他們便應符合愛國的準則。所以說必須真誠和公開,指的是不能前言不對後語,或言行不一致;例如:不能一方面支持香港的前途由港人自決,另一方面卻承認國家擁有香港的主權和治權,這樣怎可說自己真誠的擁護國家憲法和基本法?

新移民對國家多感驕傲和自豪

愛國的標準有了定義,但如何培育港人的愛國情緒?回歸後,從內地來港定居的新移民,他們對國家過去經歷的困難和犯下的缺失,多持諒解的態度,對國家的成就和發展,也多感驕傲和自豪;比對之下,本地出生的港人,他們對國家所做的一切,常是批評多於讚賞,尤其是年輕一代,他們的態度多是負面和消極。為什麼這樣?有意見認為:年輕人所以對國家有偏見,可總結為以下兩點:一、是香港部分傳媒長期「誤導」市民,故意抹黑國家和特區政府的形象;二、是香港的教育制度出了問題,特別是通識科成為必修科後,學生被「洗腦」,成為「反中亂港」的棋子。傳媒是否「誤導」市民,自有這方面的學者分析,至於通識科是否從開始便出現問題,筆者卻有一些意見。

筆者在本專欄提過,最近通識科的改革,是一場價值觀念的爭奪戰。通識科出了什麼問題?教育局的解釋是課程太繁雜,課程和教材都有欠規範,學生沒有打好基礎便胡亂批判,所以有改革的必要。話雖如此,但明眼人都知道,政府要改革通識科,是不滿學生被「洗腦」,一面倒的支持民主派的主張,積極的參與「反國教」和「反修例」等運動,「佔中行動」中也不乏他們的影子。

通識科改革因不滿學生被「洗腦」

學生真的被「洗腦」嗎?2014年,筆者受政府的委託,進行有關退休保障未來發展的研究。報告發表後,打後幾年,不少中學生與我聯絡,因為他們正就通識科進行有關退休保障的專題研究,希望我能接受訪問。在我印象中,同學不但沒有凡政府主張的都反對,有些更幫政府解說為何全民退保不可行。可見通識科不是「洗腦」,學生曉得從不同角度分析問題,不是「老師說的,他們就認同」。

通識科現在改名為「公民與社會發展科」,內容集中討論「一國兩制」下的香港、改革開放以來的國家、互聯相依的當代世界。但改了名和精簡了內容,就能改善「從開始就有問題」的通識科?依筆者的看法,通識科所以出現問題,一是欠缺完整教材,老師找不到適合材料引導學生分析問題。再以退休保障為例,有通識科老師對筆者說:現在坊間關於退休保障的書籍寥寥可數,為了幫學生做專題研究,依賴的是網上的資料和傳媒的報道,但這些都十分零碎,立場也有欠公允。二是教學方法欠缺清晰指引,老師常感無所適從,學生很容易作出缺乏理據的批評。以上兩項如果不糾正,公民與社會發展科可能重蹈通識科的覆轍。

公民與社會發展科能否培育年輕人愛國?

新的公民與社會發展科又能否增加學生對國家的認識、培育年輕一代愛國的情懷?現在通識科老師多有這樣的感受:學生對國家是有感情的,作為老師,他們願意教導學生愛護自己的國家,也不想看見年輕人做危害國家安全的事;但他們不想看到,新的公民與社會發展科變成單向的知識灌輸,更不想學生成為「洗腦」的對象。他們更認為:如果新的公民與社會發展科失去訓練學生思考和分析的功能,在香港現有的政治和社會氛圍下,新科目不但未能培育年輕一代愛國的心,更可能挑起他們反叛的情緒,抗拒國家和特區政府所做的一切。

筆者擔心的是,有意見認為:如果本地出生的年輕人不愛國,政府大可以非本地出生的青少年取代他們,這種想法十分錯誤!因為無論是本地出生或非本地出生的香港居民,他們都有責任愛護自己的國家,也唯有這樣,香港才不會因為出生地不同而出現分裂。

作者是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榮休教授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周永新]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