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劉銳紹

劉銳紹:「新疆棉」撞出的政治思考

【明報文章】近期最令人關注的新聞,就是因「新疆棉」而引起的杯葛和罷買潮,再擴大到新疆的其他問題,以至有關新疆的國際輿論戰。種種迹象顯示,連串新聞的背後不是單純的棉花經濟,而是(如果處理不好)可以一石掀起千重浪的政治問題。還有,在背後引發這次事件的各方力量,均有自己的盤算,但預料都不能達到目的(至少是目前階段)。相反,雙方更可能陷入傷人而不利己的政治深谷,待鬥爭至雙方都受損和苦無出路之後才會稍歇。所以,下列問題值得思考。

(1)西方世界為何關注新疆問題?

這裏說的西方世界,主要指美、英兩國,德、法、日等國家只是隨勢而行,不算熱中。美、英關注新疆問題,也不是因為經濟利益,而是因為新疆已積累很多內部問題(其中民族矛盾更是多個世代的問題);如果出現亂局,甚至擴至全國範圍,西方世界就得其所哉。看透這種意圖,就不會輕信西方世界有關新疆的說法了。

例如,西方傳媒報道「100萬人(主要指維吾爾族)被關進再教育營」。姑勿論「關」和「再教育營」的內涵是什麼,但新疆的人口只有2500萬,假如此說屬實,豈不是25人之中就有一人「被囚」?還有,漢人佔當地人口約四成,其餘1000多萬是各個少數民族,包括10多個世居民族(當中又以維族為大多數);如有100萬人「被囚」,豈不是大約10多人之中就有一人出事?這樣高的比例太不可思議了。

此外,看看美國近年在新疆附近的中亞地區和阿富汗等國的行動,也可看出端倪。美國消滅拉登等反美力量之後,又尋求機會培植新的親美力量。這是美國的慣常手法(其實拉登和伊拉克的薩達姆在反美之前,也曾是美國的扶植對象)。所以,基於新疆積累多時的民族和宗教問題,如能通過新疆挑起伊斯蘭世界與中國的矛盾,則是成本較輕的針對中國的方法了。

假如新疆問題再擴大至全國範圍,民族矛盾再擴大到其他領域,那就更合乎美國的需要。這不是陰謀論,而是中外古今的常態,也是美國多次用它的行為證實的事情。所以,美國舞劍,志在北京,不在新疆。

(2)中國策略不高明而陷於被動

在國際鬥爭常態之下,勝負關鍵是各自的實力和策略如何。我不覺得外國的技巧高明;相反,中國在傳統思維下採取的慣性方法,才是令中國陷於被動的主因。這裏分三方面談:

首先,中國處理新疆問題不透明,更不能清楚解說,解說時只從官方的角度和利益出發,有些基本的實情也因為種種原因隱瞞起來。舉例說,新疆確實發生不同程度的暴力事件,但官方擔心這會引起連鎖效應甚或間接鼓勵,所以一律掩蓋起來。像2009年「七.五事件」的重大事故不能隱瞞之時,中國才對外承認。這就令外界有無限的質疑空間,中國官方和傳媒毫無公信力,民間自由討論的空間根本不存在,還能相信中國官方嗎?結果,連真的東西也變了不可信。

又以這次新疆棉為例,當地已是大量機械化採摘,但中國始終擺脫不了「強迫維族人高強度勞動」的傳言。中共不能怪別人,只能怪自己把傳媒變成民眾也不相信的宣傳機器,打起輿論戰時經常敗陣,為外敵提供大量子彈。

其次,這次新疆棉事件的背景有點怪,屬於舊聞炒熱之類。那麼,為什麼在這個時候炒熱呢?必須看到,當前的國際大氣候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正向中國施壓,中國除了用經濟和外交實力抗衡之外,激起民族主義作為後盾也是習以為常的手法。所以,官媒和網上瞬間掀起杯葛潮,同仇敵愾,一致對外。這也是眼前中共不斷鼓吹「兩個維護」(中共政權和「習核心」)的需要。

不過,針無兩頭利,這種盲目的杯葛自然也成為國際新聞,結果外國很容易又引起「新疆問題」的關注。北京採取了措施防止出現類似2012年「反日」時的破壞,公安也驅散影響秩序的人士,沒有出現什麼混亂。但中國始終避免不了外國有關「現代義和團」的宣傳攻勢,進一步破壞中國的形象。

還有,中國民間杯葛外國品牌,官方則與外國互相制裁公職人員和團體。我多次說過,這類制裁沒有什麼實質作用,但這次「制裁戰」卻由中美之間擴大至中歐之間。這就把中國經營已久、藉以分拆美歐關係的努力幾乎毁於一旦。3月22日,歐盟宣布就新疆問題制裁中國,這是自1989年「六四」以來的第一次。雖然這種制裁未必持久,但放在當前的國際環境中,確實對中國弊大於利。所以,李克強在江蘇時也參觀了為被杯葛品牌提供原材料的中德合資企業,作了一些調和。

(3)為何美國選擇疆、港、台問題做文章?

這3個地方的情况雖然不同,但有一點是相似的,就是中共認為這三地的局勢不穩,於是想盡一切辦法加以控制,但愈想控制,就愈難控制,還激起民眾的反彈,形成惡性循環。可是,中共從來不會反思:自己在這3個地方的政策有什麼錯誤?應承了的東西有沒有落實?相反,它只會把所有問題的責任推到「外國勢力、反對勢力、分裂勢力、極端主義」和偶爾出現的暴力事件身上,於是死結愈來愈緊。

歸根究柢,這是因為中共在統治上不願分權,連原先設想過的適當放權也做不到。所以,新疆人感受不了民族自治的實質;張春賢任新疆區委書記時嘗試的「柔性治疆」,不到幾年就銷聲匿迹了。台灣人也感受不了葉劍英在1981年「葉九條」中的寬鬆政策,連口惠而實不至的經濟政策也是時有時斷。香港人更感受不到真正的「一國兩制」,自然產生抗拒感,甚至對抗情緒。這些現實問題不解決,外國才有機可乘。可見,中共不反求諸己,不改變政策上的偏差,外國今次利用新疆棉,下次將會利用其他問題,而且還會繼續利用下去。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劉銳紹]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