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阮穎嫻

阮穎嫻:被疫情耽誤了的一整代

【明報文章】政府統計處最近發表最新勞動人口統計數字,失業率升至7.2%,就業不足率亦升至4%。雖然失業率仍未達沙士最高水平(當時失業率一度達到8.5%),但新冠肺炎對香港經濟的打擊有過之而無不及,所以這次失業率上升的趨勢,似乎仍然未見頂。

今次討論的是經濟不景氣對初次進入勞動市場的青年的影響。對於一些已在職場工作多年的人,有些可能在疫情期間不幸被裁員,但他們因為有工作經驗,所以到日後經濟復蘇,勞動力需求上升時,大部分都可以找回工作(當然行業因疫情而生態改變或萎縮就很難說了)。但新入職的青年,去年或今年找工作可能異常困難,而且他們入職的工資會較平時低。以前大學出來就做長工,名為「實習」都是短期的,例如暑假或半個學期數個月的實習工。現在有些畢業的大學生,還在找需時較長的「實習」,待遇自然比長工差。

入職不景氣禍延一生

不僅如此,由於這批青年的起薪點較低,企業每年薪酬調整又不會一下子增加加薪幅度,使後來那批追上早來那批以前的水平,所以低工資會持續好一段時間。即使當以後經濟環境改善,他們可以跳槽,但是新公司還是會參考上一份工的工資來訂出薪金的,所以跳槽對「追落後」作用不大。因此,在經濟差時畢業的青年,工資長遠持續低水,可以說是不幸的一群。例子可見2003年沙士畢業入職會計師樓的人,及當年被一口氣削資減人工的教育界。

在經濟不景時進入職場,對於打工仔的長期影響有多大?以我所知,香港沒有這方面的研究。但有經濟學者分析過美國勞動市場的數據,他們發現這種低工資的情况會維持至少10年,而且當失業率每上升1個百分點,那一年進入勞動市場的新入職僱員,他們的工資就會損失1%。換句話說,美國失業率在2019年至2020年中期上升了約7個百分點,那麼在2020年新入職的人,他們的工資大約每年比2019年入職的人少7%,而這個影響將維持到40歲為止。

如果將這一數據套用在香港,最新失業率比對上一年同期上升了3.5個百分點,即是說今年畢業入職的人每年的工資會比對上一年同期入職的人少3.5%,這狀况會維持到40歲。假設新入職僱員的平均年齡是20歲,那麼他們在這20年間,將會損失大約8至9個月人工。

除了收入減少,研究也發現在經濟差時進入職場也有其他的壞影響。這些人由於在職場上不如意,他們自信心會較低、犯罪率會較高,和較不信任政府。他們的生活也會較為不美滿:結婚率較低、離婚率高和孩子數目少。研究也發現這些人的健康狀况會較差,較容易酗酒和肥胖,而由於這些生活習慣和面臨較大的壓力,這對他們的預期壽命有影響。

以不同代的就業環境對比 並不公平

寫這篇文的一個目的,是告訴初出茅廬的年輕人,這些職場上的遭遇和挑戰令人氣餒,但這不一定和他們的個人能力有關。他們的收入比「前後幾年」的人低,可能只反映求職市場的不完善。同時也想勉勵年輕人不必自怨自艾,積極尋找機會,在經濟情况好轉時轉到較適合自己的工作,發揮所長。

老一輩經常誇誇其談,聲稱自己年輕時生活也不富裕,但努力工作,成功買車買樓成為人生贏家,認為現在的青年是「廢青」,怨天怨地,一事無成。這種說法並沒有對照到彼此出道環境的不同,出道時市况蕭條,有可能使他們一世也不會如上一代般過得愉快愜意。從1983年到1997年香港都沒有經歷重大的蕭條,中間又有移民潮使人力資源需求大增。那些年是上一輩上位的時期,一年升一級是閒事。各行各業不同學歷也有不錯的就業市場,藍領階層跟很多中產文職相差不遠,正常安安定定打工已經可以買樓並養妻活兒。現在今非昔比,換着這些人這個年頭才畢業初出茅廬尋找機會,狀况未必比𠵱家的青年好。

人往往在自己有成就的時候認為是基於自己的努力,即使遊戲規則並不公平;在不順暢的時候認為是環境使然,而不是自己的因素。要比就要跟同代的相比,每一代也有每一代難處,將就業市場的變數拉平參照,收成期老人的同代有很多並沒有「收成」,批評同代的「廢老」好像比較恰當,但即使批評也是涼薄的。收成期老人的父母輩及同輩有在街上推着車執紙皮,每天早上排隊,拿根本無人翻過的免費報紙做廢紙回收的,收成期老人會在街上指着說他們年輕時不夠努力,職業規劃失敗,是抵死活該嗎?如果不應該鬧這些老人抵死活該,又憑什麼手指指鬧一代青年不知上進,抵死活該?

政府應出手 助青年就業渡困境

面對就業環境不景氣,政府有責任在減低跨代不平等上努力。社會有公平的需求,一在於人有善心,二在於社會保障。這一點羅爾斯也有以無知之幕論證。如果政府明知下一代整代會經歷惡劣的就業環境與不景氣,這代年輕人要經歷更長時間的調整才可投入職場,找到晉升門徑,發揮所長,就應該多做一點去幫助青年,而不是將他們整代遺棄。面對人口老化,社會也需要年輕一代的投入貢獻去供養上一代,所以維持經濟發展,及提升青年的在職及教育人力資本累積,長遠很重要。

2020年的《施政報告》對青年就業着墨較少,除了大灣區青年就業計劃,其他青年政策主要是國民教育。某些發達國家面對相同問題多年,青年失業率高,工作機會減少也使有些國家的年輕人多了從城市回到鄉下生活,以節省生活開支,變相是減少自己在職場上磨練並提升自己的機會,以後要重返城市找到好工作就更困難了。

現在香港青年有積極地,也有半推半就地向外尋求機會,勇氣不比當年移民他鄉的上一代小,新一代青年的處境也很困難。我沒有他們的經歷,慶幸入職時情况不太差,他們比我們更堅強。境外就業不容易,在自己不熟悉、沒有支持的地方落腳,我唯有祝願他們繼續發揮香港人的拼搏精神,在逆境中自強不息。

參考資料:

.Hannes Schwandt and Till M. von Wachter (2019). ''Unlucky Cohorts: Estimating the Long-Term Effects of Entering the Labor Market in a Recession in Large Cross-Sectional Data Sets'', Journal of Labor Economics, 37(S1)

.Hannes Schwandt and Till M. von Wachter (2020) ''Socioeconomic Decline and Death: Midlife Impacts of Graduating in a Recession'', NBER Working Paper 26638. Jan 2020.

作者是港大經管學院講師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阮穎嫻]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