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李懿恩

李懿恩:安心出行三部曲

【明報文章】新加坡去年3月已經推出「合力追蹤」(TraceTogether)應用程式。早前內政部次長陳國明在國會接受質詢時承認,警方在調查刑事案件時,基於保護大眾利益為前提,可以在調查過程中使用「TraceTogether」追蹤接觸者的任何資料。事後,大量新加坡人在社交媒體表示要「刪App」,事件鬧得沸沸揚揚後,新加坡國會於今年初提出了修正法案,包括當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結束後,「合力追蹤」及SafeEntry訪客登記系統的資料將從政府伺服器刪除。另外,法案規定只能在調查7種犯罪種類,包括持有危險武器、恐怖攻擊、謀殺、販毒、綁架、性侵等,警方及其他執法單位才能使用追蹤接觸者的資料。

雖然民眾紛紛表示要刪除「合力追蹤」,但是一切只是雷聲大雨點小的行動。何况即使你刪除了合力追蹤,政府亦早已派發可攜式的防疫器供民眾領取(公民、永久居民、長期簽證持有人均可),基本上永不落空。另外,所有公共場所及商場基本上把所有出入口分流及劃封閉區,要通過必先登入「合力追蹤」或者使用防疫器,而且政府為了促進就業,更聘請了大量安全距離大使(Safe Distancing Ambassador)來執行檢查任務。

新加坡環境局以合約式招聘「安全距離大使」,月薪2500新加坡元(約1.47萬港元),主要工作內容是在全國各地的小販中心及公共場所教導民眾不能坐在貼有標籤的位置,排隊時必須和他人保持一米的安全距離及控制人流。不久將來,香港政府應該會以保就業之名,大量招聘兼職履行此等職責。當政府將防疫問題綑綁刺激就業推出市場,反對的人大把會被冠上「阻人搵食猶如殺人父母」的金剛圈。

強制用App、藍牙自動記錄、派便攜防疫器

香港政府要求出入食店要強制使用「安心出行」(現在另准用紙筆記錄資料)只是第一部曲,第二部曲亦早已登場。創新及科技局長薛永恒早前已透露,正研究利用藍牙技術為「安心出行」加入自動掃描功能,設備會自動發信號,「安心出行」會自動記錄出入資料儲存在電話。

按照劇本發展,第三部曲,應該稍後會稱為了年老人士及小童需要,每名居民均會獲發便攜防疫器一個。該防疫器主打沒有智能手機、過去都無法使用電子應用程式者,領取時會要求出示身分證,工作人員亦會在記錄器上註明使用者的姓名。

在新加坡,雙管齊下後,追蹤工具使用人數已超過總人口的70%。所以「安心出行」的安裝率高低並不重要,反正只要輕輕修改防疫公告,又或者花個一兩億,大概就已經迫使你們就範。

香港科技法律皆可拋

參考東亞其他國家及地區,台灣防疫都有運用到科技追蹤大眾行蹤,但是用上手機信號基地台模式。台灣政府與電訊公司合作,透過監察檢疫者的手機信號及其附近的基地台互動狀况而進行定位追蹤。

參考韓國,MERS(中東呼吸綜合症)後韓國政府已經深知科技同公共衛生是共生的狀態。疫情發生後,韓國疾病管理本部就推出了COVID-19 Smart Management System(COVID-19 SMS)系統,透過取用閉路電視系統紀錄、感染者信用卡紀錄,向有風險人士發送提示。Dighe、Cattarino等(2020)發表文章分析韓國政府就對抗本地個案的手法,報告指出透過群組而感染的個案佔總個案66%。韓國行政安全部在大邱市群組感染後就推出了「自我隔離者安全保護」,居家隔離的人一旦位置發生變化,行政安全部工作人員的App將同時收到警報,報告亦反映出結合增加檢測能力及使用數據追蹤,群組感染個案可以低至50%。另外,韓國政府雖然可以透過《傳染病預防管理法》獲取感染者行動資訊,但韓國政府亦早已通過《個人資料保護法》修正案,政府不得以其他理由公開使用截取而來的數據。

運用大數據和制定公共衛生措施早已是共生議題,要取得平衡,一是效法台灣用其他科技來獲取數據,二是參考韓國用法律規管數據用途,偏偏香港科技法律皆可拋。

參考資料:

Dighe, A., Cattarino, L., Cuomo-Dannenburg, G. et al. Response to COVID-19 in South Korea and implications for lifting stringent interventions. BMC Med 18, 321 (2020).

作者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拉惹勒南國際研究學院國際政治經濟學研究生

[李懿恩]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