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陳景祥

陳景祥:儲備足以應付財赤 公共開支方為隱憂

【明報文章】財政司長陳茂波今天發表《財政預算案》,執筆時未知其內容,但據媒體事前報道,除了破紀錄的財政赤字,以及財政司長反覆強調的「睇餸食飯」、「不會再加甜(派糖)」之外,其他都乏善足陳,看來今天的預算案難有什麼大動作,只是另一份政府流水帳報告而已。

回歸後財爺角色不斷「淡化」

回歸以來,行政機關以特首為「核心」,重大政策皆出自行政長官,財政司長職責主要是為特首的施政提供財政支持,其他可發揮的空間已不多。港英年代的財爺還有機會提出一些理財哲學、公共財政策略等跟公眾討論,但回歸之後財爺角色不斷「淡化」,儼然如政府的掌櫃,預算案內充斥的都只是一堆加加減減的數字,讀來相當乏味。

曾蔭權是第一任特區財政司長,他任內主要應付九七金融風暴、力拼國際大鱷、重整風暴之後的金融市場。

第二任梁錦松面對的是政府財赤、儲備不斷下降,當時不少評論都認為香港已陷入「結構性赤字」,財政儲備很快就會花光;梁錦松任內主要工作就是大力撙節政府開支,包括公務員減薪。

第三任唐英年在上任時香港經濟正逐步復蘇,「結構性財赤」的威脅已告解除,他建議開徵消費稅、擴闊稅基,令政府收入更穩定,但建議最後無法落實,然而他任內取消遺產稅,減紅酒稅,而曾俊華接任後不久取消了紅酒稅,卻促成了本地資產管理業務興旺,以及打造了香港成為紅酒貿易中心,算是做出了一些成績。

第四任財爺曾俊華在任近10年,經常被批評為不作為、沒有建樹,但他任內房地產蓬勃興旺,令政府庫房積累了龐大盈餘。曾俊華在2017年角逐特首,當時不少人痛斥他在任時毫無建樹,只是一個守財奴!誰不知過去兩年本地經濟停滯不前,去年更受新冠疫情重創,如果不是過去10年積聚了巨額財儲,政府怎能應付幾輪紓困計劃兼向全民派錢,庫房卻仍「剩下」約8000億元?試問世界上有多少個國家/地方可以如此?

第五任陳茂波承接的,是一個財政狀况非常穩健的庫房——財多好辦事,他不需要為「財政是否穩健」的問題操心,內地又積極支持香港繼續成為金融中心、航運中心、科創中心;條件已經具備,香港理應可以來一次「再出發」,探索一條新的發展路徑。

林鄭特首在2017年曾經表示,對過去香港一段時間經濟只錄得低增長「不甘心」。本屆政府上任之初,2018年的GDP錄得約3%增長,到2019年已錄得負數(GDP增長-1.2%)。九七回歸之後香港出現過兩次負增長,一次是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之後(增長-5.9%),另一次是雷曼危機觸發金融海嘯之後的2009年(增長-2.5%),兩次負增長皆因金融風暴來襲造成,但都只是維持一年,翌年即告恢復。現在2019年錄得負增長之後,2020年亦如是(GDP下跌幅度,有預計達6%至7%)。連續兩年出現負增長,這是回歸以來未發生過的。

財富理應用作解港人燃眉之急

以香港的財政實力,足以應付連續兩年的負增長。目前除了財政儲備尚有8000億元,外匯儲備則有4916億美元(至去年12月底止)。外匯儲備主要用作支持港元,現在的外匯儲備資產相當於香港流通貨幣的7倍,即使略為調低倍數,港元仍相當穩健,但可釋出的儲備金額十分可觀。據《外匯基金條例》第8條,若能符合某些條件,財政司長可以把外匯基金轉撥入政府一般收入內(用作穩定金融體系、保持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等)。

香港財力充裕,是過去幾十年經濟繁榮的成果,好景時積累的財富,遇上當前香港「百年未遇」的困境,理應用作解香港人燃眉之急;目前最需協助的,就是一批失業人士。失業率急升,加上政府保就業計劃在去年11月底結束,撐不下去的企業將陸續結業,失業問題短期內難望改善。政府坐擁8000億元財政儲備,對提供短期失業援助為何仍猶豫不決?工會和政黨都不斷建議設失業援助,惟政府一而再地公開否決,實在令人不解。

長久以來,保就業就能保社會穩定,低失業率、大部分勞工階層「有工開」,是香港過去經歷了多次政治震盪,但社會仍然可保持穩定的主因。現在香港的社會怨氣仍未過去,當前的平靜只是因限聚令及其他抗疫措施,令群眾聚集難以成事。失業率高企是社會隱患,隨時會觸發危機,特區政府官員卻一直漠視問題的嚴重性,令市民覺得政府不恤民困,對失業的勞工階層「見死不救」!

上流機會減 很多人要更多保障

香港政局去年出現大變,中央加速落實「全面管治權」,《港區國安法》通過之後,香港受到美國制裁,國際環境相當不利。香港一直以來賴以維持經濟增長的強項,是一邊背靠祖國、一邊接通世界,左右逢源,即使經濟遇上什麼挫折,很快就可以恢復元氣,再造另一個繁榮期。自由開放的經濟體系,令香港人可以憑努力、把握機會積累財富,不靠政府也可以自力更生。

可是,這種靠自己向上爬的機會愈來愈少,要靠政府的情况卻愈來愈多。香港的低稅和簡單稅制,鼓勵香港人創富,貫徹了藏富於民的原則。財富再分配主要靠公屋、公共醫療、免費教育等,勞工階層有了基本保障,部分人可以逐步晉身中產,進入向上流動的社會階梯。

可是近20年情况逆轉,打工仔薪金增幅慢、向上流動機會大減,沒有物業的港人跟有產階級的財富差距愈拉愈大,很多人需要政府提供更多保障,例如退休計劃、失業援助,還有一直以來需求都極大的公營房屋,才能保住穩定的生活!

政府要在開拓收入上動腦筋

財政預算案經常提及的是公共開支佔預算案比例一直上升,政府要嚴格控制;但是,公共開支上升是否可以控制得住?事實上,公共開支不斷增加是香港經濟結構轉變的結果,低收入階層數目不斷增加,他們都需要政府提供各種補貼和支援,因此公共開支必定會繼續上升。政府要考慮的,是應否在開拓政府收入上動腦筋,應付公共服務的需求。

傳統智慧認為低稅制是競爭力的主要因素,然而近年崛起的北歐五國卻是高稅、高福利國家,但無論競爭力和人民「幸福感」都排在全球前列(註)。

香港的公共財政,是否要來一次重新思考和檢視?

註:參考George Lakey, Viking Economics: How the Scandinavians Got It Right-and How We Can, Too, 2016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陳景祥]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