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吳志隆

吳志隆:曾志豪勿做迷惑社會的「夢魔」

【明報文章】農曆新年假期,筆者與家人重溫張衛健版本的《西遊記》,當中有個原創妖怪角色——夢魔,讓我印象深刻。這個在現實中法力平平的夢魔,在夢的世界中幾乎無敵,透過謊言、謠言與挑撥離間,讓紅孩兒闖下彌天大禍,讓唐僧四師徒受盡苦難。日前在《明報》偶閱傳媒工作者曾志豪批評「安心出行」的文章,驚覺夢魔其實早在我們生活當中,透過大眾媒體散發無中生有、似是而非的謊言,挑撥政府與民眾的信任,最終讓大家深信「生於亂世」。

「安心出行」引發公眾恐慌?

如果筆就是他的魔法,曾先生稱得上法力高強。他在開篇就說:「如果當權者把人民一切的懷疑,都以『政治化』來解讀,這是最容易最偷懶但也最危險的做法。」但如夢魔一樣,他不敢面對的是現實,現實是傳媒工作者用「政治化」來解讀政府的一切公共行為,同樣是最容易但最無恥的作法。香港是多元社會,當然有不同聲音,有人對政府不滿,應值得政府警惕且改善,但若傳媒人不依科學依據,大做文章且信口開河,語不驚人死不休,那便是有違傳媒工作者基本道德的無恥之行。

曾先生說「安心出行」引發公眾恐慌,但這種恐慌恐怕只存在於少數人的夢中。筆者早前在周六與友人郊遊大澳,途經東薈城等地,無論出入商店、食肆等公眾場所,不少市民主動使用「安心出行」,並無人質疑會被竊取個人資料、監控出行。事實上「安心出行」受《私隱條例》和政府準則監管,公開發布也須經App Store和Google Play兩大手機程式平台的審核,以保障個人私隱。曾先生又指「安心出行」竊取過多個人資料,質疑政府企圖「以疫謀霸」,但這些論調也只散見於個別立場鮮明的媒體,可見並不為社會主流聲音所認同,奉勸作為傳媒人的曾先生,應盡量多看立場中肯、意見持平的優質媒體,以免陷入自己營造的噩夢當中,嚇死自己。

「599G」不是針對集會

曾氏又質疑警方多次援引「599G」(《預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群組聚集)規例》)來檢控遊行集會,認為這便是政治打壓的「鐵證」。進而衍生出「安心出行」是限制市民出行自由的工具,進而再說「世界已經進入了『打疫苗主動防疫』的階段」,似是批評政府不用疫苗主動防疫,質疑「安心出行」是落後形勢的被動防疫。看似環環相扣的論證,實際是一套難以自圓其說的笑話。

這些說法有他刻意迴避的另一半事實,遭「599G」檢控的並非僅有遊行,檢控目的也並不是針對集會動機。出於防疫需求,任何公眾地方超出人數限制聚集都是違反「599G」,哪怕幾個阿伯在公園聚集下棋,一樣中招。個別人願意用自己的健康來冒險是個人選擇,但並不能以全港公眾衛生安全為代價。事實上不用聚集,安心在家做鍵盤戰士,並無人干擾曾先生發表意見。

出行自由與健康保障的平衡點

推出「安心出行」,顯而易見,在疫情仍未徹底消除前,也要平衡市民外出需要。因此透過記錄個人出行資料,以便萬一出現感染個案時可即時追蹤治療。在疫苗仍未可全面普及使用的今天,「安心出行」的作用在於平衡市民出行自由與健康保障,若要限制市民出行自由,社區封鎖豈非更有效?明知減少人群聚集是降低疫情風險的最佳方法,而政府也深知民眾有強烈出行需要,出行自由與健康保障之間的平衡點,就是「安心出行」的關鍵作用。筆者認為,曾先生為表達自己政治立場,大力呼籲人群外出聚集,且杯葛「安心出行」,用心之惡堪比夢魔。假若最壞情况,疫情再於香港失控,曾先生恐也難獨善其身。

作者是全國港澳研究會成員、就是敢言副主席

[吳志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