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盧文端

盧文端:為何說落實國安法必須「去反共化」?

【明報文章】筆者2018年5月3日曾經在《明報》發表〈「不可反共」是對特定人群的法定要求〉的文章,提出反共者不可參選進入建制的問題。《國安法》實施之後,如何處理香港社會存在的反共問題再次突顯出來。春節前夕,主張「結束一黨專政」的反共組織支聯會在維園年宵的攤位被封。無獨有偶,《大公報》過兩天在顯著位置發表全國政協文化文史和學習委員會副主任高敬德先生的文章〈香港長治久安須全面「去反共化」〉。有權威人士向筆者透露,這裏帶出的「去反共化」的信息特別值得重視,其中最需要關注的問題有3個:一是公開在香港煽動或實施推翻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國家基本制度行動的組織,是否可以繼續合法存在?二是堅持反共立場的人是否可以參選議會進入建制擔任公職?三是學校是否可以像過去那樣繼續進行反共教育?

提出「去反共化」問題的兩大原因

為什麼現在要提出「去反共化」?相信這是不少人想問的問題。在筆者看來,至少有兩方面的原因:

其一,反共對「一國兩制」的窒礙和傷害,遠遠超出人們的想像。

筆者先要說明,這裏所講的反共,不是指社會上對共產黨的一些方針政策的不同看法,而是專指以叫喊「結束一黨專政」為代表的、否定《憲法》規定的共產黨領導的國家基本制度的反共主張和行為。事實上,香港確實存在嚴重的反共問題。反對派中的一些人及其筆桿子惡意將中央政府稱之為「中共政權」,將香港建制派稱之為「親共派」,將傳統的愛國人士稱之為「土共」,將與反對派分道揚鑣走中間路線的人士稱之為「投共」等等。反對派「逢中央必反」、「逢政府必反」,反國民教育,反《基本法》第23條立法,反行政長官普選方案,反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甚至支持「港獨」,要求外國「制裁」香港,損害國家安全、主權、發展利益等等,所持的「理由」都離不開反共的論述。

本來,共產黨在中國執政,允許香港特區可以存在「罵共產黨」的現象,體現了「一國兩制」之下的極大包容。然而,反對派卻將這種包容演繹成一種反共的「正當性」,肆無忌憚實施反共攻擊,不僅「結束一黨專政」這一類旨在推翻中國憲法確立的國家根本制度、危害國家安全的口號可以大行其道,甚至香港特區的建制架構包括議會也成為香港反對派反共的平台。回顧香港的「一國兩制」實踐所經歷的一些曲折和顛簸,與反共問題密切相關。鄧小平先生當年就清楚講明「一國兩制」的本意包括「兩個不變」:既包括香港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不變,也包括國家主體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制度不變。顯然,在中國香港特區反對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國家基本制度,實際上就是反「一國兩制」。香港如果不「去反共化」,「一國兩制」就不可能行穩致遠。

其二,實施國安法不能迴避「去反共化」問題。

國家憲法總綱第1條明確規定:「社會主義制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根本制度。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香港國安法第22和第23條規定:「推翻、破壞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所確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根本制度」,屬於顛覆國家政權罪。顯然,國安法實施以後,以「結束一黨專政」口號為代表的反共言論和行動,已經屬於國安法層面的違法行為,「去反共化」的問題已經是必須處理的現實問題。

國安法實施之後,主張推翻共產黨領導的支聯會是否可以繼續合法存在?這是一個需要面對的實際問題。

「反共不可進入建制」將成政治規矩

在香港,任何組織和個人煽動或實施推翻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國家基本制度的行動,不僅違反憲法,而且涉及觸犯國安法中規定的顛覆國家政權罪,應被依法追究。試問:如果支聯會繼續高舉「結束一黨專政」的旗號,並採取實際行動包括舉行集會及組織其他活動,推動實現推翻共產黨領導的綱領,特區執法部門能夠視而不見、置之不理嗎?

國安法實施之後,堅持反共立場的人是否可以進入特區建制擔任公職,包括參選議會?這也是特區政府需要處理的問題。

國安法第6條第3款明確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居民在參選或者就任公職時應當依法簽署文件確認或者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不能不看到的是,過去一些反對派人士參加選舉進入特區建制,都是肆無忌憚、堂而皇之公開打出反共主張,產生了極壞的示範效應,讓市民以為在香港反共「名正言順、正當合理」。但是,根據國安法的規定,主張「結束一黨專政」之類的反共分子不可進入特區建制,否則,就是違反公職人員宣誓效忠的法律規定。近日內地多位重量級的法律專家都在公開論述「選舉安全關乎國家安全」的問題,預示香港的選舉制度將會有重要的「修改完善」,以確保「愛國者治港」。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反共分子以後不可能再有資格參選香港立法會、區議會、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全國人大代表選舉。反共分子不可進入香港特區建制,這將成為一個政治規矩。

香港學校教育充斥反共內容及反共情緒

香港的學校教育是一種西化教育,大量充斥反共內容及盲目反共的情緒。香港2012年的「反國民教育行動」,其核心就是所謂反對「美化共產黨」的「洗腦」教育。香港的學校教育不僅不幫助學生客觀理性去了解國家主體所實行的共產黨領導的社會制度,反而極力妖魔化共產黨,使大量青少年學生成為「反共後備軍」。在前兩年發生的「黑色暴亂」中,相當數量的青少年學生成為「主力軍」,打出「反共」、「仇中」、「港獨」的旗號,表現出對共產黨、對國家民族的「極大仇視」,正是學校反共教育的嚴重惡果。

香港的學校教育必須「去反共化」,必須全面清理並剔除學校「反共」教育的相關課程及內容,必須全面設置國民教育的相關課程,培養學生樹立與「一國兩制」相適應的尊重共產黨領導的國家基本制度的主體意識。這是香港全面「去反共化」的基礎工作,相信特區政府會給予高度重視。

作者是全國僑聯副主席、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理事長

[盧文端]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