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陳智傑

陳智傑:港區國安法下的雙城故事

【明報文章】自全國人大常委會去年中通過《港區國安法》、並透過香港《基本法》附件三實施後,輿論一直留意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投資環境會否因而變化。作為亞洲區內另一國際金融中心的新加坡,亦因而成為香港於國安法實施後的主要比較對象:兩座城市皆為華洋雜處的全球城市,以英式法制、資金自由流通,以及簡單稅制見稱。本文從道瓊斯公司(Dow Jones)轄下的資料庫Factiva,蒐集由去年7月至今年1月的數據,檢視自港區國安法實施以來,這全球財經金融資訊重要的流通平台,是如何呈現香港和新加坡的相關資訊。當然,世界上有不同的財經金融資訊平台,而這些平台上的資訊亦未必完全反映環球投資者的情緒。筆者只是希望藉本文的一些數據,嘗試從國際財經資訊和輿論中找出一些蛛絲馬迹,從而帶出有關香港投資營商環境的一些觀察。

國際財經資訊曝光率 香港不遜於新加坡

表1顯示了自去年7月(註)港區國安法實施以來,Factiva資料庫中出現「香港」和「新加坡」的資料次數。從數據初步來看,香港於國際財經資訊的「曝光率」並不遜於新加坡,而且在去年7月國安法實施後的首個完整月份,惹來國際輿論的重要關切。

「資產財富」「企業/行業」消息量 星不及港

國際輿論關心哪些議題?表2分別列出首5個跟香港和新加坡相關的消息類別。國際輿論同樣關心兩地的疫情發展,然而有趣的是,雖然香港疫情的消息量較新加坡為多,但排名卻低於有關「資產財富」和「企業/行業」的消息,而新加坡有關「資產財富」和「企業/行業」的消息量則不及香港。

這數據有兩種解讀方向。其一,是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基礎於港區國安法實施後仍然穩固,國際輿論自然亦持續關心香港有關「資產財富」和「企業/行業」的消息。其二,是國際輿論十分關切香港於港區國安法實施後的投資營商環境,是故相關的消息量亦較新加坡的為多。

我無法單憑數據就此作出判斷。要探究這數據背後的意義,要靠香港財金官員和國際投資業界誠懇交流,或可再多看一些端倪。

中、美與雙城關聯 有明顯差異

表3列出跟香港和新加坡消息相關的地域。明顯地,香港在國際輿論的視角裏,跟中國內地密不可分。作為國際城市,香港消息跟美國和英國有所關聯。反觀在有關新加坡的消息中,美國和中國的關聯可謂旗鼓相當,而作為南亞、東南亞的重要樞紐及前英國殖民地,新加坡市場亦跟印度和英國息息相關。香港乃中國主權下實行「一國兩制」的城市,新加坡則是主權國,國際財經和輿論的消息流通亦呈現了這一點。

香港金融中心地位 緊連內地「龍頭」企業

表4列出跟香港和新加坡消息最為相關的10個組織,我們可由是觀察在國際市場和輿論的視角下,誰是香港和新加坡市場的重要持份者。

從表4可見,內地科技及金融巨擘——阿里巴巴、騰訊、華為,以及去年未能在香港成功上市的螞蟻集團,都是香港消息中的重要組織。這跟表3的數字相輔相成,香港的市場的國際戰略價值,跟內地金融及科技產業已密不可分;反過來說,香港也是內地「龍頭」產業躍到國際財經市場的重要平台。而香港的一些「老牌」企業於香港市場的地位,從數據看來已漸漸被內地「龍頭」產業的光芒所掩蓋。反而在新加坡,華僑銀行和星展銀行等當地金融企業,仍是新加坡消息的「主力」。

其次,國際輿論亦相當關心香港和新加坡的科研開發消息: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中國官方的科研單位)、香港大學、南洋理工大學和新加坡國立大學等組織的消息,不少都跟科研有關。再者,新加坡官方單位——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和新加坡政府——是新加坡消息的重要來源;但反觀香港官方單位於香港消息中卻並不格外起眼。

社會狀况:星洲似較穩定 香港波譎雲詭

除了上述數據外,Factiva資料庫亦初步蒐集了一些跟香港和新加坡消息有關的關鍵字供用家參考。要注意的是,這些關鍵字會不時起變化;但在我蒐集資料時,跟香港和新加坡相關的關鍵字卻呈現出截然不同的傾向。

跟新加坡消息相關的關鍵字傾向政策議題,而且題材多元:文化適應(cultural appropriation)、研究分析(research analyses)及素食食品(plant-based food)等。反之,香港消息則帶出一些主題相近的關鍵字:簽證計劃(visa scheme)、長期簽證(long-stay visa)、國安法(national security law)及中央政府單位(central government body)等。

以這些相連關鍵字作參考的話,新加坡社會似乎較為穩定,市場關心不同的政策倡議;香港社會則看來波譎雲詭,人心浮動;而對國際輿論來說,港區國安法以及中央單位在此法下的角色,仍是尚待了解的新事物。

財金官員宜密切留意國際輿論

總括來說,香港於實施港區國安法後,在國家金融及科技等「龍頭」巨擘的集資活動及業務發展下,仍於國際財經市場中發揮重要角色。然而,港區國安法的實行,以及中央政府單位在香港的角色,仍為國際輿論的關切議題。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跟內地「龍頭」企業的發展,在國際輿論眼中已是同坐一條船。香港的財金官員宜密切留意國際輿論如何呈現香港的投資及營商環境,並適時向國際投資者及商界領袖解說香港的最新情况。

註:港區國安法去年6月30日晚上11時起生效,去年7月是國安法實施後的首個完整月份

作者是香港恒生大學傳播學院副教授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陳智傑]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