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劉進圖

劉進圖:引進非本地醫生變政治決定

【明報文章】特首林鄭月娥2月4日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時公布,將於本屆立法會提出修訂《醫生註冊條例》的草案,引入非本地培訓醫生,相關人士必須為香港本地居民、來自獲認可的醫學院,及畢業後需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一段時間。食衛局其後向立法會提交文件,建議在醫委會外另立一個新的委員會,向食衛局長建議,意味日後引進非本地培訓醫生的最終權力,在政治任命的局長手上,變成一個政治決定。

修例為解決公院醫生荒 還是奪取醫療界把關權?

如果豁免境外培訓醫生免考香港執業試在港執業,是按照原有的醫生註冊及專業監管制度,容許本地醫療界代表參與把關,挑選適合的境外醫生,筆者舉腳贊成,相信大多數市民也會贊成。若說本地醫療界「醫醫相護」,為了減少競爭,拒絕引進更多非本地醫生,無視公立醫院長期面對醫生短缺,對症下藥的做法是修例改革醫委會組成,引進更多病人權益代表、醫學院和醫管局的代表,而非在醫委會之外另設一個新的諮詢組織,然後把決策大權集中到一個政治任命官員身上。

香港的修例據說是參考新加坡的做法,但新加坡引進境外培訓醫生,並沒有繞過當地的醫委會。新加坡的《醫生註冊法》第71條列明,若要增減認可的海外醫學院,要諮詢醫委會,而新加坡醫委會有一半成員是醫生直選產生,跟香港醫委會相若。為什麼新加坡可以讓有業界選舉代表的醫委會為引進境外培訓醫生把關,而香港卻要另起爐灶?到底這次修例是為了解決公立醫院的醫生荒,還是為了奪取本地醫療界的把關權力,讓政府可以按政治需要隨時引進境外培訓醫生,例如內地培訓的醫生?

局長用權 按中央判斷或是專業價值?

政治任命的局長,會不會按中央和特區政府首腦的政治判斷、政治指示來行使權力?或是會恪守自身所屬專業界別的信念和價值?經歷過去一年翻天覆地的政策轉變,公眾相信已有了清晰答案。既然法律、教育、公務員、公共廣播等專業領域可以隨意引入政治主導的決策,以言入罪,洗腦灌輸,強迫宣誓,剷除異己,公眾憑什麼相信醫療專業可以例外?國家如果需要差派更多內地培訓的、政治上忠誠可靠的醫生來香港執業,逐步取代香港本地畢業醫生,成為各大醫院和醫學院的管理層,就像內地出身學者近年迅速接管香港多家大學的管理層,政治任命的食衛局長可以說不嗎?

當然,在立法階段,政府為了減少阻力,會對引進非本地培訓醫生設定一些限制,例如申請人必須是香港永久居民;認可的醫學院數目會限制在大約100間,絕大部分是海外著名醫學院等。可是,一旦成功另起爐灶,廢了醫委會的把關權,日後要擴大引進範圍就易如反掌了,例如只要把香港永久居民中永久二字剔除,一紙單程證就符合資格了。當香港全面融入大灣區之時,大灣區醫生可來港執業,又有什麼稀奇呢?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劉進圖]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