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王慧麟

王慧麟:增加碩士學額處理青年就業

【明報文章】明天是大年初一,在這裏也預祝各位讀者,新春大吉,萬事如意,最重要是身體健康。

既是新正頭,也不宜說一些較為沉重的議題(例如中美關係),不如談一談預算案。

先談一下管治。本屆政府的管治問題,不是下級官員不開會、不見議員、不聽意見,而是上級的某些政治官員,不知哪裏來的自信,盲目及固執地相信某一種想法,然後就認為某種想法就是解決問題的唯一方法,於是一廂情願地蠻幹下去,直至撞牆,也不停止。

其中一個盲點,是經濟。

下半年經濟回穩?未免太樂觀

去年初肺炎肆虐之時,市民團結自救,挺過了第一浪以及第二浪。到了去年暑假前後,政府的官員不知哪來的自信,認為疫情大抵受控,當時還有一些官員指出,去年底前失業率可以穩定下來,經濟有機會反彈,於是對於民間的建言,例如加大保就業計劃的範圍,以及成立失業援助金等,全盤反對。

問題是,香港經濟,並非獨沽一味靠「北水」支撐,也需要國際經濟來支持。去年中開始,歐美各國的疫情,愈來愈嚴峻,連累全球經濟,一潭死水。因此,即使香港疫情受控,也受到國際經濟影響,令到香港內部經濟也難有反彈。後來,去年底香港疫情反彈,政府被迫要採取更嚴厲的「封關」措施,失業率上升,內部消費更見疲弱,一蹶更加不振。今年初,旅遊業率先大規模裁員,飲食業頂唔順,連帶相關行業的就業情况,即現危機。

因此,當早前有財金官員指出,隨着疫苗大規模接種,今年香港下半年有望經濟回穩云云,這個說法未免太過樂觀。這些財金官員的說法,好大程度上係預計,本年中世界各國的疫苗接種計劃,得到有效推展,人流錢流慢慢恢復,加上各國又會採用擴張性的經濟政策,力圖推動經濟復蘇等因素,香港經濟有望下半年見到曙光。

筆者不是公共衛生專家,但從媒體報道可見,美英雙帝及歐盟等主要經濟體的疫苗接種計劃的進展,相當緩慢以及缺乏效率,加上各國政府在處理疫情方面,寬緊不一,缺乏有力協調,令到疫情一直反反覆覆,而且病毒也在不斷變種,令疫苗效力成疑。所以,究竟本年中,香港經濟是否真的如部分財金官員那麼樂觀,可以回穩及反彈呢?頓成疑問。

失業大軍高中低學歷都有

所以,財爺預算案也應更加實事求是,也應該有心理準備,疫情帶來的國際及本地經濟寒冬,隨時會延至年底,以至明年初。那麼在制訂預算案時,也應思考,如何幫助不同階層的市民,渡過未來至少一年以至年半(不是半年)的經濟難關。

筆者的工作,每日都要接觸大學生。現在大學畢業生比較擔心的是找不到工作,一畢業即失業。早前社聯公布一項關於去年香港失業率的分析,指出若以學歷或職業分類,失業大軍之中,高中低學歷都有。而且,無論小學、中學到專上教育學歷的失業率均超過8%。換言之,大學生畢業即失業的情况,下半年將會浮現。

內地曾加快開課程 吸納本科生

筆者約10年前,曾在廣東省一所大學工作。當時剛好環球經濟衰退,中國也首當其衝,而各省市其中一個難題,是大學生畢業即失業的問題。當時北京領導層的做法,大方向是「放水」救經濟,大量催谷產能吸納勞工,而在針對較高學歷的青年大學生方面,就要求大學加快設立更多的、以實用為主的專業碩士課程(類似香港的授課式碩士),以吸納無法即時找到工作的畢業生。當時為了讓本科畢業生可以盡快即刻讀到碩士課程,教育部門不單加快審批大學碩士課程的速度,也讓部分大學特事特辦,可以在大學本科生5月考試完畢之後,即刻報讀(一般碩士課程需要入學一年前申請)9月開課的碩士課程,以延遲他們進入就業市場的時間,減低青年失業率。當時北京領導層的研判是,希望兩年後,一俟經濟好轉,就業市場恢復穩定,這些碩士畢業生就較容易找到工作。

香江來年的預算案,也是否可以借鑑以上的經驗,讓青年大學生不要一畢業就失業呢?政府可否鼓勵大學開展更多實用性較強的授課式碩士,輔以資助,以解決青年大學生面對的就業情况呢?當然,假如政府認為,香港經濟年中就會回穩反彈,青年大學畢業生大抵等多幾個月就會找到工作,當然也不應鼓勵大學瞎搞盲幹,一窩蜂搞碩士課程處理大學生的就業問題。但萬一經濟預測不似預期呢?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王慧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