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曾志豪

曾志豪:BNO反制的副作用

【明報文章】愛國人士大失所望,對BNO的反制行動居然「點到即止」,只是不承認BNO為旅遊證件及身分證明,但卻沒有落實「愛國者」口中的更堅實反制方法——剝奪永久居留權、出任公職權、投票權等等。

為何中央未再出狠招?原因很簡單,每一招都不能直接反制英國,也未能直接阻止港人使用「變了質」的BNO移英。

不承認BNO的旅遊證件地位,無阻港人用特區護照出境赴英,加上英美澳加繼續承認BNO地位,可見此招無效。

即使用「愛國者言」剝奪BNO港人的權利,也只是增加了移英的「成本代價」;而港人看到曾經擁有的權利居然可以彈指間灰飛煙滅,那種無常變化,只會令更多人堅定決心離開。更不要提這種方式的副作用嚴重,堪比打了不及格的疫苗,不就是「搬石頭砸自己腳」嗎?

把一向模糊的「雙重國籍身分」說穿

其中一個副作用,便是把一向模糊的「雙重國籍身分」說穿,於是「愛國者」把眼光不單放在BNO,更望向範圍更大的「其他外國國籍」。種種奇怪言論也紛紛出籠,什麼「人大政協無特權應帶頭放棄外國國籍」,更是令建制派人心惶惶,有殃及池魚之感。

這就是所謂「沒有最藍只有更藍」的現象,壞後果是,擴大了打擊敵人層面,一些本來心照不宣政治過關的行為,突然成為攻擊的材料。譬如譚耀宗尊貴人大常委,被揭發家人不單早已定居澳洲,更開設移民公司協助祖國同胞移民。在今天講求政治正確、愛國者治港,而任何想移民的港人都被標籤為「不愛國」的大前提下,譚耀宗的家庭背景便有商榷斟酌的空間。一旦這種討論蔓延,豈不是令本來的堅實管治者團隊動盪不安?

觀乎中國歷史,這種「不斷找出新的階級敵人」卻是光榮傳統,彭德懷被批鬥的時候,劉少奇也不會想到下一個輪到自己吧?

最糟糕是,這個時候政府推出新的通識科改革諮詢,「國家安全」成為重中之重。你說這是要留人,還是推更多人出走呢?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曾志豪]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