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鄭立

鄭立:鑄大錯後激進補鑊 何盡力之有?

【明報文章】最近,政府以防疫為理由禁晚市、封區,這些行為對於眾多中小企產生毁滅性的打擊,對市民生活也有很大的損害,自然受到大規模的責難。而政府相關官僚面對這些責難,為己辯護,稱盡力抗疫,不應該責怪政府;甚至指摘市民並不配合。

他們用了自己的權力做最激進的措施,不斷的禁這禁那,建立隔離中心,動員大量紀律部隊封城、測檢,這裏面應該也有不少行政工作。為的就是想要盡快將這個已經失控的疫情停止,這就是官僚的所謂「盡力」。

既然已盡自己所能用盡的權力,那一定是盡力,一定是無悔,一定是無可厚非。他們解釋自己怎樣「盡力」,大概不出上面兩段寫的東西。

振振有詞的說自己盡力,只是因為他們忘了自己有權決策,別說香港的行政主導下,官僚權力已經很大,再加上前年開始引用的《緊急法》,他們有無盡的權力,可惜當一輩子公務員目光如豆,只知權力的甜美,卻不知道權力的代價,也就是決策錯誤的責任。

他們一定不記得,在去年1月、2月的時候,醫護早就提議要全面封關,政府卻曾強調封關「不切實際」然後拒絕,這個是政府的決策;之後「基於人道立場容許海員豁免檢疫來港換班」也是政府的決策;在疫情未完時,急着弄一刺即破的旅遊氣泡,以及「回港易」返港免檢,又是政府的決策。

目光如豆的官僚,不知道有權力者所謂的「盡力」,是指盡力做正確的取捨。刻下世界成功的抗疫例子,都在於盡早封關而且嚴格把關,而不像香港政府這種遲疑加上經常想開門的僥倖心態。

握有權力的人,做了錯誤的決策,導致覆水難收,搞到自己被殘局糾纏痛苦,必須不斷亡羊補牢時,這不叫盡力,這叫報應。是政府為了自己思考的懶惰,以及決策時分不清事情輕重的報應。

作者是專欄作家

[鄭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