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劉銳紹

劉銳紹:不偏才會贏 冷靜不會輸

【明報文章】美國國會山莊最近發生暴亂,北京趁機帶出「美式民主不行」的輿論。跟着,特朗普利用下台前的最後餘暉,推出一些進一步破壞中美關係的行動,例如: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克拉夫特今天起訪問台灣3天;1月9日,美國宣布取消美台斷交後的交流限制,不再自我設限;1月7日(本港時間),美國國務院政軍局助卿庫珀與台灣國防部等官員進行政治軍事對話。中國對此自然口誅筆伐,國台辦表示將採取堅決有力的措施反制美台勾結,指台灣當局的行為只會給島內民眾帶來嚴重災難。《環球時報》還放言,如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訪台,大陸戰機將飛越台灣上空以示警嚇。

我用8個字形容這種情勢和中美兩國的言行——他們都在「火花亂射,傷眼殘身」。

美國暴亂說明 民主發展會有返祖現象

首先,美國發生的暴亂是必須譴責的,尤其是特朗普的言行挑動。至於他的支持者使用暴力,也該譴責。他們的言行都必須追究。但更值得注意的是,在2016年特朗普當選後,美國已有不少理性聲音提出,特朗普的煽動語言、另類獨裁(例如打擊反對他的傳媒)和濫用權力將帶來巨大的破壞。其中耶魯大學歷史系教授史奈德(Timothy Snyder)寫的《暴政》(On Tyranny),除批評特朗普外,還指出民眾必須清醒,切莫盲從權威;執行鎮壓任務的軍警,更要經常反思。此書2017年出版,甚有時效性,而當時還有不少類似的意見,但為什麼理性的提點不能發揮當下的作用?在美國的民主制度下,也不能防止暴亂?更不能阻止特朗普亂政?這是必須深思的。

我想,這都說明在民主社會的發展過程中,也會出現倒退的「返祖現象」,民主制度基本形成後,如不加固,也會脫軌;長遠而言,如不認真興利除弊,民主基礎更會鬆土。特朗普直接或間接破壞了民主制度和精神,最終在下台前導致暴亂,而他在選舉中又得到近半選民的支持,說明擁有權力的人和他的支持者,可以互相透過政治操控和傳播工具的盲點作惡,效果是共同破壞社會和民主制度。這正是更要警惕之處。

中國的反應 有三大失衡和不智

再看中國的反應,總的來說是冷嘲熱諷,認為「美式民主不行」,但這卻反映中國有三大失衡和不智。

其一,中國認為美式和西方民主不行,但中國的政治制度如何呢?不是更不民主嗎?這不是五十步笑百步,而是一千步笑五十步;在不民主的道路上,中共遠遠領先於美國。如果說美國今天的亂象是政治和民主的「返祖現象」,那麼中共則是一直停留在祖先時期。它用絕對的不民主來嘲笑美國的相對民主,如何服眾呢?

近日,中共中央印發《法治中國建設規劃》,明言「加強黨對立法工作的領導,完善黨委領導、人大主導、政府依托、各方參與的立法工作格局」;1月4日,又公開了修訂後的《中國共產黨黨員權利保障條例》,表面上保障黨員權利(例如「知情權」,過去已說過多次,可是落實程度不大),但實質卻是鞏固黨中央和「習核心」。這次修訂還刪除了「堅持民主集中制原則」、「保障黨員權利的正常行使和不受侵犯」,改成「堅持黨的領導,加強黨的建設」。這些新條文加上數年前的明確指示(例如「不能妄議中央」,至今仍嚴格執行),連黨內民主也限制了,任志強下獄就是明證。

那麼,中共有沒有吸收特朗普弄權、濫權和煽惑所帶來的教訓?基本沒有。相反,還強調更集權的鞏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四個自信」(道路、理論、制度和文化自信),豈不是掩耳盜鈴嗎?

其二,中國嘲諷和批評「美式民主不行」的理據,最強的理由就是「發生暴亂」,但對美國政治和社會有關平衡權力和追究責任的機制卻一句不提,完全是「為今我所用」的片面選擇。

世人可見,即使特朗普把局勢搞亂,但美國政壇(包括特朗普的共和黨黨友)馬上出現反制力量,或多或少起到一些平衡和阻止形勢惡化的作用。此外,美國的制度還可以進行彈劾,日後當特朗普不再享有總統豁免權時,還可能被興訟追究。當然,這些制度還要看如何執行,或會不會執行。如今特朗普下台在即,彈劾的實際作用也不大,但至少在制度上可以產生制約的功能。

可是,在中國,能有這樣公開的彈劾和追究制度嗎?沒有,而且噤聲不准提。况且在現實上,只是通過內部整治以至鬥爭來解決問題。凡此種種,中共不會也不想比較,因為公開比較就會失去操控的能力。

其三,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談到美國的暴亂時,提及2019年在香港發生的衝擊立法會事件,認為美國對這兩件事的評價不同,是雙重標準。但其實她混淆了兩次事件的性質,把不利於己的衝擊先作負面定性,從而掩蓋事件的根源是官方在香港議會制度和程序上的不公義。我雖然也反對衝擊行動(從策略上實屬不智),但不會忽視事件的起因。官方只反對衝擊行動,但卻不理緣由,至今仍沒有釜底抽薪地解決問題,完全反映了以政權利益為本位的思維。

須看清特朗普提升美台關係虛實

至於特朗普在剩餘無幾的日子裏火速提升美台關係,必須看清楚當中的虛實。可以說,這些行動雖然會進一步破壞中美關係,但特朗普的首要目的是為拜登上台後製造困難,令後者不能隨便改變現實狀况。至於日後中美和兩岸形勢如何,關鍵在於拜登日後的政策,特朗普已是強弩之末了。

所以,北京不應因此而採取過分、過敏和過激的行動,反而必須更冷靜處事,排除極左思潮的影響;未到最後關頭,絕不能輕舉妄動,否則,動了干戈甚有可能是引發內戰的民族罪行。歸根究柢,兩岸問題是政治權力不開放和不公平的問題,在處理手法上,則是大陸壓力如山而親和力如毛的問題,美國才可借勢圖利。總之,不偏才會贏,冷靜不會輸。如不認真檢視這個問題,即使統一,也將上演另一場悲劇──盲婚、搶婚、抗婚!火花亂射,傷眼殘身!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劉銳紹]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