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黎恩灝

黎恩灝:和法治神話說再見

【明報文章】反修例運動和《國安法》君臨對香港社會的影響,除了催化政權和公民社會的矛盾和引發跨界別的寒蟬效應,最重要的,是打破了「法治」的神話。它之所以是神話,是因為在我們的主流論述之中,法治就如一個自有永有的存在,是香港社會的基礎、香港故事裏論述香港成功的基石。最近重讀Carol Jones的一篇經典論文,就是透過分析香港1960年代以降的殖民治術,指出「法治」之所以如此深入民心,其實是香港殖民政權在1970年代精心設計、以「法治」來取代「政治」的結果。

港英「溶解人民」 消弭「公民」意識

老一輩的讀者也會記得,1970年代以前的香港,豈是法治社會。華洋不平等、警察貪污腐敗,是當時的常態。1966年和1967年發生一系列罷工和土共策劃的暴動,港英殖民政府以更雷厲的法律武器來應付,包括搜查左派工會、學校,拘禁左派工人和學生,又動用半軍事化的警隊和港督的緊急權力來鎮壓。六七暴動後,港英政權隨即推出《公安條例》,賦予警察更多權力處理公共秩序和遊行集會。

港英政府既然如其他英國殖民地一般奉行嚴刑峻法,為何又能建立「法治」神話?Carol Jones的解釋是,港英政府為了應付六七暴動後的管治危機,但又無民主化的意圖,唯有建立更廣泛的諮詢架構廣開言路,同時又透過法律系統提供若干制約和糾正權威的機制來安撫民心。但港英政府並不單靠法律體系去重建正當性,亦靠生產一套自稱中立、一視同仁的法律意識形態和「溶解人民」(dissolving the people)的手段去配合。這套法律意識形態,包裝港英政府面對左派暴動的態度是政治中立、不偏不倚,例如在1967年的香港政府年報就強調港英政府鎮壓和抓捕左派人士,只是因為他們犯了法;政府的政策目標也只是要社會回復法紀(law and order)。

至於「溶解人民」的意思,按Matthew Turner的見解,是政權將居港民眾描述為一群來自五湖四海的過客,各為其主,各有各的政治忠誠;他們留港只是居民或住民,而非有民主支撐的「公民」。

「溶解人民」就是消弭在港人士的一體意識,令在港人士不自覺有追求公民身分(citizenship)權利。沒有公民身分的自覺,就不會追求民為一體(the people)的民主制度;這強化了香港人的個體意識和家庭主義,正符合法治神話所需:強調個人行為受法律約束的意識,取代了關懷整個公民群體的政治意識;政府透過法律理性作為殖民行政(rational legal administration)的管治技術,就能保持一個理性中立的行政機構,提供社會福利、強制教育、公共房屋,又成立廉政公署、開設勞資審裁處、廢除富有中國傳統的習俗如納妾、通過新的法援條例,同時製造一些讓小市民也能享用、制衡有權有勢者的法律制度──除了殖民政府。

將強調「法紀」披上「法治」外衣

不過,這一系列建設,雖然逐步改善市民大眾昔日認為公權腐敗、生不入官門的印象,增加對政府行事要公平、公正和依法的期望,但也未有為大眾帶來全面的權利和自由。英殖政權巧妙地將強調「法紀」這管治技術,披上「法治」──強調保障權利和阻止政權任意妄為──的外衣。這種技術的高峰,就是1991年通過的《香港人權法案條例》,鞏固香港人的權利意識,認為香港的法律和制度是法治的體現。

然而,即使有人權法案,香港人也從來未享有完整的政治權利,即使是港英政府1980年代初開啟地方選舉,總督也是倫敦委任;香港也不受民選的英國國會管轄,而是直屬王室。所以法治之所以是神話,就是因為它在香港歷史上的影響,是文宣多於實情,是有利資本家而非小市民的遊戲規則,是小修小補、畫地為牢的制衡和自我糾正機制。

Carol Jones在文末預料主權國會更樂於效法1970年代而非1990年代制度化人權保障的港英政府,以理性包裝的法律工具作管治基礎,並加上中國特色。事實是早在主權移交之際,臨時立法會已廢除勞法中的集體談判權,還原《公安條例》部分原被港英立法局予以廢除的條文,恢復更多警方可隨意運用的權力,突顯香港法律維持公安法紀的面向。

法律制度體現法治否 港人心中有數

然而,Carol Jones亦強調,經過1990年代洗禮的香港人已今非昔比,他們要求法律應一視同仁的想法既根深柢固,又逐漸興起追求公民和政治權利的意識。除非主權國和香港人有一致的「中國人意識」(Chineseness),取代追求民主和人權的優先性,否則香港人是極難再被「溶解」。

香港由宗主國易手到主權國,法治神話是否破滅了?其實,既然是神話,真正的問題是我們是否仍然篤信不移。香港人經歷過反修例運動和國安法君臨的年代,體驗到執法部門、行政機關和主權對法治的影響,對香港的法律制度是否體現法治,當然心中有數。正如上星期三,香港警察就動用千人警力,以國安法大搜捕53位民主運動中人,法庭亦批出手令,讓警方搜查全港72個處所,並向幾所傳媒機構送達由高等法院法官簽署的「物料提交令」,索取與案件有關資料。同一日在終審法院,馬道立在退休前法庭儀式上致辭,重申「重視權利和自由是《基本法》的根本要點。《基本法》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制定的憲制文件,是所有關乎香港管治制度討論的起點」。法院內行將卸任的大法官藉基本法重申人權自由,法院外的警察就手執國安法和法庭手令清算異見人士,對比之下,的確有種戲謔的感覺。

要「真法治」 就要強化公民一體意識

不過,馬道立的退休講辭,還是有一個積極的貢獻:唯有鞏固香港人的人權意識,才能令香港人保持警惕:我們需要的,不是法治神話,而是真正的法治,有民主制度和公民身分支撐的法治。要做到這點,除了改變制度,就是要強化香港人的公民一體意識,阻止二次「溶解人民」的工程。最近坊間經常有移民不移民的討論,但無論香港人是去是留,也會同意今日香港人不再是沒有根的過客,即使各散東西,也只是地理上流散四方的命運共同體。主權國既不會完美地複製1970年代的時空到今日的香港,香港人也不是1970年代般的經濟個體。

2021年將會是更加風高浪急的一年。我們要「坐穩」之餘,總要記住:我們仍然坐在同一條船,要記得我們航行的目的地。

延伸閱讀:

Jones, Carol. (1999) ''Politics postponed: law as a substitute for politics in Hong Kong and China'' in Kanishka Jayasuriya ed. Law, Capitalism and Power in Asia: The Rule of Law and Legal Institutions. Routledge.

作者是倫敦大學亞非研究學院法學院博士候選人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黎恩灝]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