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蘇鑰機

蘇鑰機:當記者成為新聞主角時

【明報文章】新年除了展望未來,也是回顧過去的時候。香港社會最近經歷巨變,發生太多事可能模糊了大家的記憶,有需要作些系統整理。新聞是個重要資訊平台,記者每日耳聞目睹各種事情,有時竟然變成事件主角。本文回顧過去一年半涉及記者的主要新聞事件,重溫社會大事之餘又述說新聞業面對的挑戰。

資料來自慧科新聞數據庫中的香港報紙新聞,但不包括網媒、英文報紙和即時新聞。時間由2019年6月至2020年12月,選取標準是新聞標題中有「記者」兩字,共有2607條目,有關本地新聞佔72%,外地新聞28%。另一標準是同一事件最少有5條報道才納入。

本地事件:多涉記者遭遇危難

附表顯示在這段時間與記者有關的主要新聞。第一宗是反修例事件中有示威者到機場抗議,《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在現場被示威者襲擊。第二宗事件涉及警方在數月前修訂《警察通例》,將「傳媒代表」定義收窄,令一些網媒記者未能在事件現場採訪。此事也涉及所謂真假記者的爭議,即公民記者是否和專職記者有同等採訪權利。第三宗事件是在前年9月的示威衝突中,有印尼女記者被警方開槍射傷眼睛。

這20宗本地事件,主要發生在2019年6至10月及2020年9至12月。去年因疫情關係,這類事件明顯減少。涉及記者被襲擊的有6宗,記者受傷有5宗,被捕或被檢控有3宗,總共有14宗事件和記者遭遇危難有關。此外涉及警方的事件有3宗,包括警方修改條例、取消記者會和警員行為不當。這20宗新聞當中,有八成和前年的反修例事件有關。

其他涉及記者的新聞事件還有:記者在元朗站被毆;城大編委記者衝擊立法會被捕;記者吸催淚煙有後遺症;紅衣福建人北角打記者;警方搜「國難五金」,檢獲12張假記者證;記者抗議,警方離場中斷記招;有線電視多名記者集體請辭;立法會衝突,記者受傷;警方用警棍打傷記者。

外地事件:多涉中國、美國

國際新聞方面,附表列出19宗事件,主要發生在2019年11月至去年12月,時間分佈得較為平均。報道最多的新聞是兩名澳洲駐華記者被國安約談,急忙離開中國。第二宗是《華爾街日報》有數名記者被中國吊銷記者證,是中美兩國爭議中的一個插曲。第三宗是俄羅斯有記者查貪腐案,懷疑被警方插贓嫁禍指其藏毒。

在這些涉及記者的新聞中,和美國有關的佔10宗,中國佔9宗,涉及中美雙方的事件有6宗。其他國家的數量較小,計有澳洲、日本、英國、俄羅斯、菲律賓、馬耳他等。

從事件性質看,和香港的記者新聞一樣,幾乎全都是負面的消息。當中涉及記者簽證爭議的有5宗,記者被逼害、施暴、性侵及殺害也有5宗,被檢控或判刑有3宗。其他的事件和被驅逐出境、政治風險、政要人物爭議有關。

記者成衝突爭議主角 表示社會存重大矛盾

這些涉及記者的新聞帶來一些啟示。首先是記者與報道的關係。傳統的想法是記者乃報道新聞的第三者,應該不介入事件,更不應將自己變成新聞主角。有時實情卻非如此。以2019及2020年為例,分別有1527和1401條新聞標題出現「記者」,即平均每日約有4條。再看過去10年的數字,這類新聞每年平均有1535宗,最近兩年的數字只算一般,但新聞的性質或個別事件的集中度或有不同,需要再分析比較。

當記者成為新聞主角時,而且多集中於一些衝突或爭議事件,表示這個社會存在重大矛盾,為政者不能坐視不理,或只是去「解決記者」而不是去「解決問題」。要處理社會根本矛盾,不能只靠強烈手段,而是要有善意溝通,合情合理地提出多數人可接受的方案。

以事件的類別看,當中有記者被捕或檢控,甚至被襲擊受傷,輕則失去採訪簽證,嚴重的更被殺害。可見記者工作可以很危險,作為公眾的耳目要付出個人代價。在國際新聞中,這類事件涉及中、美及一些先進國家,來自第三世界國家的報道很少,但不表示這些國家的記者處境較佳,只是其報道價值被認為較低而已。

喪命、被囚記者多在亞非拉

國際組織「保護記者委員會」(CPJ)的最新報告指出,2020年全球最少有約30名記者因工作致死,274名被監禁,後者數字創了新高,這些記者多身處中南美洲、非洲和亞洲(包括中東)。位於美國首都華盛頓的新聞博物館Newseum(可惜因經營困難於2019年底閉館),其中一個展廳列出多年來各國記者因工作殉職的長長名單,令參觀者動容,停下來反思新聞工作者的角色和他們面對的危險。

美國作家Rod Dreher曾經這樣形容記者的工作:「有3種人奔向而非逃離災難現場:警察、消防員和記者。」2019年香港的反修例事件有多次示威、衝突,記者在現場採訪容易遇襲受傷。在國際新聞中不斷有各地記者遇到危難爭議,記者走到新聞的最前線,令人擔心也令人敬佩。記者的經歷遭遇,某程度反映了他們身處社會的健康情况。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社會科學院副院長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蘇鑰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