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劉銳紹

劉銳紹:「十大歷史問題」反省有益!

【明報文章】上周談了中共必須進行的「十大反省」,但主要是宏觀的層面。本文將從微觀的層面,探討中共建黨100年以來的「十大歷史問題」。中共如能客觀、冷靜、務實地對待,將可逐步卸下歷史包袱,輕裝前進,否則只會繼續自陷困境。

先旨說明,本文不着重講述事件始末(相信各位已知其內容),只會重點說明反映了什麼問題,並如何輻射和影響到今天。

(1)「陳獨秀事件」開內鬥先河

陳獨秀是中共的第一位領導人,但後來被驅逐出黨。嚴格來說,這是中共自製的第一宗冤案。

──陳獨秀與其他中共領導人(包括他提拔的毛澤東)初是意識形態和意見分歧,後來上升到利益(包括領導權和共產國際支援的資源)的矛盾。但在中共的歷史上,把它包裝為路線的分歧,把利益的鬥爭掩蓋起來(其實陳獨秀並不重利)。這不僅開了中共內鬥的先河,並創造了轉移視線的鬥爭模式,以致後來權鬥隨便發生。

──1980年代開始,黨內出現為陳獨秀平反的聲音,但這樣做必然影響毛澤東的歷史評價,所以中共至今不願做,反映中共的局限性。這種因政治需要而不理客觀歷史的陋習,至今未改。

(2)延安「整風」和「搶救」

實是建立「集體生殺權」

──上述鬥倒陳獨秀是黨內高層的人事鬥爭,但「整風」和「搶救(失足者)運動」卻是對黨人和圈內人的整體鬥爭,反映中共很容易製造冤假錯案。

──當時主事的康生(背後是毛澤東)竟然還定下打擊的指標,此舉開了「擴大化」的先河,間接導致日後「反右」、文革以至今天仍不斷樹敵和株連。

(3)不敢評毛 導致「有惡必隱」

──毛澤東是中共建政的老祖宗,對中共維持政權至關重要,但這種思維導致盲目護毛、崇毛,更導致有「善」亂吹,有惡必隱,令中共對劣質政治更難免疫。

──1980年代,中共曾相對客觀地指出毛的錯誤,但後來不單不能客觀評毛,反過來更發揚了毛澤東的錯誤政策,影響至今,導致中共更沒有自我完善的能力。

(4)文革的摧殘禍及民族生命力

──文革與以前的鬥爭比較,範圍擴至全國;與「反右」比較(武鬥不多),更是暴力和血腥,破壞程度可謂空前。但今天卻不能多談文革的禍害,習近平提出「不能用(改革開放的)後30年否定(包括文革在內的)前30年」,正是文革的餘毒。

──文革不單是政治、經濟、社會和文化的摧殘,更嚴重的是基本道德和人性的摧殘。這種傷害至今仍然肆虐,今天的「小粉紅」就類似當日的紅衛兵;醜惡的人性走向極端,是非曲直片面化,禍延至今。

(5)1976年第一次天安門事件

──這次事件也是被鎮壓告終,後來雖然得到較寬鬆的處理,但只是新的當權者(鄧小平和華國鋒等)利用民間訴求鬥倒「四人幫」,並不代表出現新的執政思維和模式。

──鄧小平當權後,一度容許「四大」(大鳴、大放、大字報、大辯論),但坐穩後又馬上收回,並捉拿魏京生等人,說明中共沒有改變管治的王權本質。

(6)1989年的「六四事件」

──文革時期多是群眾鬥群眾,而「六四」則是官方下令傷民,性質更為惡劣。這是中共百年來(尤其是執政後)的大規模鎮壓事件,死傷慘重,說明為了維護政權可以不惜一切。

──「六四」前的內鬥(包括鄧小平與其他軍頭的鬥爭),出動35萬大軍,實質是「班師勤王」,後來又進行鎮壓。至今,維持「六四」的定性是中共的一條死線,盡顯愚頑的政治本能。

(7)製造劉曉波冤案

冤案範圍擴大化

──劉曉波完全是在中共制定的遊戲規則下行事的,而其言論(例如《零八憲章》)與中共聲稱的主張(例如《憲法》)基本一致,但中共也容忍不了,說明中共言行不一,但又怕人戳穿真相,可見中共拒抗現代文明。

──劉曉波是最沒有殺傷力的,但中共仍要他蒙冤屈死,反映中共的器量和容納度不斷收窄。長此下去,只會加快剛性斷裂的速度。

(8)製造和活化「現代太監和宦官」

──毛澤東集歷代封建王朝的權術之大成,善於製造「官鬥官,權鬥權,人鬥人」,最後保持他的個人權位。此舉的客觀效果就是分階段製造多批「現代太監和宦官」,活化他們「木鎚錘釘釘錘木」的統治作用。但這種權術治國的方式,只會把中國禁錮在封建牢籠之內。

──太監、宦官歷代都有,也許於今尤多,只是用另一種形式和名稱存在而已。如無公開透明、公正選拔的機制,中共難有真正的質素提升。

(9)對待歷史的態度仍是死症

──中共不僅任何事情都「為我所用」,而且要「為今我所用」,對歷史的利用更甚。這種唯利是視的態度,輻射到現實的施政上,更成為不理事實、破壞信用、只求目的、不擇手段的功利主義,於今尤烈。

──歷史往往成為中共達至政治目標的一條萬能匙,更有甚者,它可以扭曲、改編和揑造歷史。這將令國民更難吸收經驗,興利除弊。

(10)扼殺歷史原始素材,才是絕殺

──禁制、扼殺和毁滅歷史的資料(尤其是原始材料)是中共慣常做法,外人和後人無法追查,就不能有異議。但這將令國人更難吸收歷史教訓,導致全民族重蹈覆轍。

──值得注意的是,這類行動近年已延伸到港。《基本法》草委會的原始會議紀錄不能公開,內地委員的筆記要全部上繳。最近,中文大學中國研究服務中心的資料轉移,引起外界關注,又是一例。

上述10點如不正視和改正,只會令中國猶如負重飛行,事倍功半,更遑論讓民族復興增速!在現實中,也許官方不會認真對待上述歷史問題,但容許我借用葉振棠的一句歌詞進行二次創作:「昏睡百年,國民亦要醒!」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劉銳紹]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