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阮穎嫻

阮穎嫻:中國的經濟轉型:投資主導和創新主導發展

【明報文章】很多國家在經濟發展初期,因為和世界科技前沿距離太遠,少不免由最低技術的生產做起,當中包括大量的模仿和技術轉移。這種模式的經濟發展可藉資本累積而達到,即所謂投資帶動的增長(investment-led growth)。

投資帶動發展已到盡頭

中國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發展,也是走這條路。大量由農村遷移到城市的勞動人口,從事低技術的生產,又由於勞動力充足,工資被壓得很低。很多工人在沿海地區(如東莞)的工廠日以繼夜工作,成就了中國「世界工廠」的稱號。那時候工廠一直在請人,農村來的人多了,工廠就擴建,多買幾台機器,吸收剩餘的勞動力,增加產出,經濟就有增長。

當時的產業政策,也是為投資主導型的發展服務。這些政策包括對特定行業提供補貼或資助,吸引外商到中國設廠和提供稅務寬免,以加快技術轉移。此外,中國把深圳設成經濟特區,以便宜的地租和各種優惠吸引港資廠商到大陸設廠,珠海、汕頭等地也成為經濟特區。

但這種以投資帶動的經濟發展是有其限制的。首先,中國投資佔GDP的份額已經很高,在2015年達到43%,其他國家只有20%左右,再增加資本投入只會造成回報遞減。第二,來自農村的剩餘勞動力已慢慢被城市吸收,使工資有上升壓力,因此企業投資低技術低增值行業的回報下降。第三,中國人口老齡化,勞動人口佔整體人口比例開始下降,也會減少供應和需求,限制經濟增長。

單純依賴從外國轉移科技,也慢慢變得不合時宜。內地社會逐漸富裕,對高質素高技術的產品有需求。同時,中國的生產慢慢走上技術的階梯,而隨着教育水平提高,具有高技術和學歷的勞動力也愈來愈多。因此從市場供求角度看,高質素高技術的產品有價有市,但外國也不會把最尖端的科技毫無保留地轉移到中國。

創新帶動發展成先進國家關鍵

因此,2000年以後,中國的經濟轉型已經在進行,逐漸由投資帶動的增長過渡至創新帶動的增長(innovation-led growth)。一方面,中國市面上仍充斥盜版商品;另一方面,中國的企業在一些創新的領域,如網上支付、流動通訊、人工智能、電動車等,有不錯的發展。

中國經濟能否持續增長,視乎經濟能否成功過渡到由創新帶動。顯然,北京的領導階層也注意到這一點,因此近年大力提倡科技發展,如總理李克強2015年就提出「中國製造2025」的製造業政策。

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中國花在研究開發(Research & Development)的金額在過去30年穩步上升,由1990年代少於GDP的1%,直至2018年佔GDP的2.19%,相比日本(3.26%)、德國(3.09%)、美國(2.84%)等在研發領先的發達國家仍然有一定差距,但已和歐盟(2.18%)的資金投入相若,也比中等收入國家(1.57%)高。

以上數字,只說明資金投入的多少,並不保證研發的資金運用得宜,也不保證會出現科技創新。例如,由於政府規劃科技發展優先順序,國企和私人企業有可能一窩蜂去申請那些優先項目的研究經費,當中或有從事研發的企業因自身技術不足而產生資源錯配,也有人藉此渾水摸魚挪用經費,如「漢芯晶片」造假事件,將外國晶片的字樣抹掉,改畫上自己的品牌交貨,因而浪費了研究經費。

中國研發效率不斷進步

關於科研效率,我們可以從企業生產力和研發兩者的關係略知一二。在同一行業之中,企業的生產力各有不同。在生產力高的企業進行科技研發,回報應該較高。生產力低下的企業,與其自己研發,倒不如向同一行業的龍頭企業模仿,以提高自身的生產力。所以,進行研究的企業,應該較多是在行業生產力高的企業,這樣使用研究資金的成功機會較高。

有經濟學者分析中國企業生產力數據,發現在2001年,有進行研發和沒有進行研發的企業,生產力的差異不大,顯示研究資金錯配的現象比較普遍。但至2007年,有進行研發的企業的生產力,平均已比沒有進行研發的企業高出一截。這結果表示,企業研發的效率已逐漸提升。

其他數據也值得參考。根據美國專利及商標局的數字,獲批的中國企業申請人專利申請,在2016至2019短短4年間增加一倍,在2020年首三季更超越了韓國,緊隨在美國和日本之後。2020年德溫特全球百大創新機構,中國內地有3家企業上榜,分別是騰訊、小米和華為。美國和日本分別有39和32家。

完善制度配套促成轉型

能否順利完成經濟轉型,在世界領先科技創新國家佔一席位,除了研發資源的投入,還需要有完善的整體政策配套。如果對知識產權保護不足,那創新發明或會被盜取,因而降低研發的回報,減少研發的誘因。如果金融和銀行體系主要支持國企的貸款,而不能有效把資金配置到生產力較高的私人企業,為科研融資,這也會減少科研的投放。

此外,新科技的監管制度,如何平衡創新企業和其他企業,以至消費者的利益,也是重要的課題。早前螞蟻集團上市,首先獲批,但到上市前一刻被四大金融監管部門約談,並突然宣布暫緩,最新進展是指阿里巴巴或涉壟斷市場行為。這些突如其來的政策轉變,增加發展創新科技的不確定性,可能令企業家對研發的態度更審慎。

參考資料:

Fabrizio Zilibotti (2017) ''Growing and Slowing Down Like China'' Journal of the European Economic Association 15(5): 943-988.

作者是港大經管學院講師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阮穎嫻]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