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劉銳紹

劉銳紹:中共百年 須作十大反省

【明報文章】中共立黨將100年。中國由1921年至1980年,變化不大,主要變化是在近40年出現的。其中主要的四大變化──逐步擺脫列強控制、經濟起飛、提升綜合國力、突顯國際地位,都是客觀事實。至於原因,可有不同結論,本文暫不評論,留給中共慶祝建黨百年時大事宣傳。

此文只從民間角度,檢視中共百年,並提綱挈領指出中共必須反省的十大問題。也許中共高層害怕面對這些問題,但黨內外的開明人士應該思考,否則全國上下只會一起受累。

(1)封建基因的問題

我把這問題排在首位,因為今天中國雖稱「人民共和國」,但管治思維和模式實際上遺傳着數千年封建王朝的基因,此乃危難的總根源,並已引發以下九大問題。

撫今思昔,以前是同姓的「家天下」,如今是不同姓的「黨天下」。封建元素到了今天,不是簡單的延續,更不是只剩殘餘,而是經中共集大成之後,正在「發揚光大」,所以出現的事情跟不同朝代的歷史如出一轍。例如薄熙來事件,就是王族內鬥的翻版;周永康事件,就是權臣與諸侯勾結奪權的現代版;控制言論和意識形態,就是古代的焚書坑儒和定於一尊;經濟上的國進民退,就是歷代王權下的刮削民脂民膏。

中共如果不肯和不敢承認封建基因的影響和毒害,將無法改進管治技巧,並只會繼續承襲「殭屍化」的政治糟粕,無法掌握中華民族難得出現的振興機遇。所以,這是重中之重。

(2)「沒有最『左』,只有更『左』」的問題

鄧小平和中共一些領導人(包括習近平父親習仲勳)曾提出「防左」、「反左」的問題,但在具體操作時,「左」卻是揮之不去,還不斷重複、擴大和牢固,並扭曲了原有的理念和價值。例如,維護國家安全變成了打壓一切的維護政權安全,堵死了其他力所能及的改革進程;「反貪腐」雖有一些成績,但又變成打壓異己的手法之一。所以,中共應檢討,為什麼至今仍走不出「左」的怪圈?

(3)鬥爭天性的內耗和牽連的問題

回顧中共百年,內鬥就持續百年。從打倒第一位領導人陳獨秀開始,到近年打倒薄熙來、周永康等集團,例子不勝枚舉,在此不贅。這不單造成極大的內耗,還牽連億計人民。中共如不反省和改變與生俱來的鬥爭基因,最終只會「鬥死」──鬥爭至死,以及鬥快去死!

(4)與人民關係的問題

歷代中共領導人都強調「為人民服務」、「以民為本」等,但在潛意識上卻把人民視為「蟻民」,不聽話的就是「刁民」,維權的就是「亂民」,「無貢獻」的就是「低端人口」和「屁民」。更有甚者,中共對大方向一致(令中國富強、民主、現代化)的不同聲音,都會輕易地和慣性地視為「異類」和「賤民」,並快速地上綱上線打成「亂源」。如不反省這種政治野性,只會讓它的鬥爭基因經常在實際生活中作祟。

(5)法律「私有化」的問題

中共對外強調「依法治國」,但多是有利於維護政權利益的法,並以法律作為達到政治和管治的手段。「法律也要為政治服務」(見於中共官員的多次發言),律師要經過年審(實質是政治審查)才能續牌,立法權和「法律改革」完全由中共控制,都是「法律黨化和私有化」的具體表現。中共如果認為通過(有利於黨國的)法律就等於建立法制和法治的話,那就一萬年也落實不了法治精神。

(6)經濟政策的黨國壟斷問題

中共過去實行計劃經濟,弄得半死不生。改革開放之後,實際推行的是「黨國資本主義」,中間曾經推動商品經濟、有限度的市場經濟和民營經濟,但如今又出現翻覆,還向「黨國壟斷資本主義」的目標快馬加鞭。我不排除經濟活動也需要規範,但關鍵在於:不能以政治需要壓倒經濟規律。中共須避免再犯!

(7)對外務實,對內愚頑的問題

中國融入世界,總的方向是對頭的,但同時出現兩大弊病。一是只吸收國際上硬實力的先進部分(例如科技、軍事、經濟參與、外交主導能力),而排斥國際上的軟實力部分(例如民主、自由、人權、法治),「跛腳走路」的現狀就此形成。二是對外務實,對內愚頑;對外理智,對內強蠻。這是因為外國可以反制和傷害中共的利益,產生制約能力;在國內,則無所制約。那麼,為什麼中共不可以對外對內同時務實和理智呢?

(8)抗拒現代文明的問題

由於上述各種心魔,中共在面對世界和國內逐步提升的主流民意時,選擇了抗拒現代文明的路,並且反其道而行(至少眼前如是)。按目前條件,它可以達到統治的目的,但肯定不能持久,更不會長久──除非所有中國人永遠奴性下去,這一點我絕不相信。中共如不盡早改弦更張,只會與百年不遇的振興時機擦身而過,重複歷代封建王朝的老路。

(9)軍隊黨化甚至禁臠化的問題

歷代王朝為了維護政權,控制了包括武裝在內的專政手段。中共深懂此理,所以由1929年的古田會議開始,已確立黨指揮槍的現實。至今,禁談軍隊國家化,繼續以黨的利益換取軍隊的忠誠。近年,外界更關注軍隊在牢牢黨化之下再出現個人化的趨勢,軍隊成為禁臠。

(10)香港的「二次前途問題」

中共與英國談判香港前途問題,一般認為有策略和進退有據。但到了近年,中共對香港的情况表示「忍夠了」(港澳辦主任夏寶龍語),改為牢牢掌握全面管治權,成為香港在2047年之前的「二次前途問題」。外界和港人十分擔心,中共在不惜代價之下將會打爛香港這顆東方明珠。這種擔心同樣適用在兩岸關係之上,故列為同一需要反省的問題。

上述10點,不單中共要深入反省,所有人都應該從生存的角度思考,才能互借東風,進退有度。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劉銳紹]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