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劉進圖

劉進圖:抗疫清零須封城封關

【明報文章】新冠肺炎疫情自武漢爆發至今已一年,香港經歷了四波爆發,疫情至今仍未受控,北京對香港多次表達了感染個案「清零」的要求,特區政府卻苦無良策,為什麼?因為「清零」需要封城和封關,涉及的人力物力很大,對經濟與民生的打擊很深。

先說封關。《金融時報》在上周發表了一篇深度報道,講述澳洲控制疫情頗為成功,墨爾本經歷了112天的封城後,餐廳、酒吧和咖啡室都已重開,預計聖誕期間會非常繁忙,體育館也重開,預計澳洲對印度的板球賽吸引3萬觀眾入場。報道說,澳洲之所以能堵截病毒擴散,主要因為採取了嚴格的封關措施,自7月起規定每周國際到埗航班乘客人數上限為4000,近來增加至7000,確保每名到埗乘客都能入住酒店,接受為期兩周的檢疫隔離,而省與省之間也採取封鎖邊境措施,阻止人員流動。

澳洲嚴格的封關措施,令許多滯留海外的澳洲公民難以回國,預訂了的航班常因入境限額被取消,機票價錢飛漲,加上住隔離酒店單人成本達3000澳元(約1.8萬港元),令許多家庭難以負擔,澳洲政府前後安排了79班飛機,接了1.1萬名國民回家,而自行安排回國的累計有43萬,國民被迫滯留海外的悲情故事充斥媒體。

再說封城。就在武漢正式上報疫情一周年前夕,內地在12月26日錄得新增確診本土病例12宗,其中5宗在北京,皆住在順義區,而25日北京新增的兩宗確診病例,患者行蹤涉及順義區和朝陽區。據《新京報》報道,北京市政府宣布順義及朝陽兩區進入防疫最高級別的「戰時狀態」,即時展開大範圍的核酸檢測,順義計劃檢測80萬人,已採樣但未出結果的居民和企業員工不可外出,區內染疫者住的村莊實行封閉管理,由管控人員輪班把守,嚴防村民及車輛進出。

封城封關對經濟民生打擊很深

香港有許多政治人物喜歡把「清零」掛在口上,質疑特區政府沒有政治決心,缺乏「戰時狀態」思維,所以遲遲做不到「清零」。可是,到底該怎麼做才能「清零」?以封關為例,香港願意按照檢疫酒店房間數目,訂下每天抵港乘客上限,不惜取消航班,取消家居檢疫,取消機師、海員和政商要員的入境免檢權利嗎?若非如此,怎能滴水不漏?再以封城、封區為例,香港可以像朝陽、順義那樣,強制數十萬居民留在家中,直至採樣檢測結果呈陰性方可外出嗎?可以幾天內完成上百萬宗檢測嗎?可以為被封鎖居民保送一切緊急物資嗎?可以要求受影響區域所有食肆商店全部停業嗎?

袁國勇教授比較務實,他提出來的建議是:動員1萬名紀律部隊人員,協助衛生署上門尋找密切接觸者及收集檢測樣本,加快追蹤與隔離的步伐,與病毒傳播鬥快。如果連這一步也做不到,封城、封關等就更不消提了。「清零」?等到絕大部分市民都注射了疫苗,產生有效抗體以後,也許就會實現。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劉進圖]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