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黃梓謙

黃梓謙:由亂轉治 如何走民主善治之路?

【明報文章】執筆之時,知悉公民黨郭榮鏗退出政壇的決定,他更坦言在7月30日被取消參選資格當天,已決定不會再參加任何選舉。他認為議會式政治已過時,至於社會應如何向前走,則要讓年輕人決定。人各有志,郭會否繼續參政是他個人意願,但我倒不認同「議會式政治已過時」,更不認為處理香港應如何往前走這個嚴肅問題,可以簡單回應——「要讓年輕人決定」。對我來說,這句話其實十分不負責任,但卻是泛民議員近年從政心態寫照:在政治風高浪急時,往往只懂鼓動年輕人走上前線,而有資源的從政者卻速速退場,更沒有展現收拾殘局的承擔。豪情壯語背後,只激起社會躁動,卻沒有提出用實際行動走出困局,引領前路,最終在政治亂局中迷失。

過時的不是議會式政治 而是無底線的議會抗爭文化

隨着香港《國安法》的出台,加上4名泛民議員任職資格被取消,以及其他各項舉措,意味着極端的議會抗爭已經走到盡頭。事實上,議會式政治並沒有如郭榮鏗所言「已經過時」,過時的是無底線的議會抗爭文化。

民意如水,政治亦是不斷互動的過程。當泛民一方不斷踐踏「一國兩制」的底線,在議會內外的行為嚴重偏離《基本法》的要求,我們確實很難要求另一方,即中央和特區政府,對違反基本法的極端政治文化和行為視而不見,不予以反擊。單看4位立法會議員被取消任職資格的原因,都與尋求外國政府干預香港特區事務有關。若類似情况出現在美國,美國的國家安全法亦不會容許美國國會議員尋求外國政府干預美國內政,當然美國國會議員亦不會因政治利益要求外國制裁自己國家。

過去4年,泛民立法會議員錯判形勢,誤以為衝擊基本法的底線,奔向激進民主路,就可以比上一代的溫和民主派更優勝,能夠爭取更多民主成果,結果不但事與願違,更令民主路愈走愈窄,沒有締造民主進步的條件,更令普選遙遙無期。一直以來,我從不認為要在香港實現良好管治,包括落實普選和改善民生,就必須衝擊基本法,甚至將暴力和仇恨合理化為解決政治問題的唯一最佳方法。

泛民主派走到今天,既然已經決定總辭立法會,在未來10個月應好好反思政黨和自己的從政初心,再決定會否重返他們認為已經過時的議會式政治。今天總辭,改天隨意找些政治素人做Plan B再選,即使換來年輕新面孔,但假如他們從政心態和手法不變,繼續有勇無謀地在議會橫衝直撞,光喊口號就以為解決了問題,對嚴肅的議會工作和政策討論絲毫不感興趣,我想最終他們同樣會在大變局中迷失,對社會不會產生任何正面作用。

轉型為「忠誠反對派」 走更廣闊的民主善治之路

當然,我仍然期望泛民主派能在新局面中找到新定位,嘗試用治理和解決問題的思維參與議會政治,是其是,非其非。只要真誠擁護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及其香港特區,不損害國家利益和香港的繁榮穩定,泛民主派仍然可以用「忠誠反對派」的身分在議會有所作為。在基本法之下,香港仍要處理各種重大政治、經濟、民生的現實治理難題,我相信只要體制內的參與者都能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議會必定容得下多元聲音,香港將會有更大發展空間,更有機會走出一條更廣闊的民主善治之路。

郭榮鏗一句「要讓年輕人決定」,當然不足以點出香港的發展方向。人大常委會釋法和決定有助就「一國兩制」的觀念和問題上正本清源,結束近年來的極端議會抗爭文化。但要真正開展新局面,維護國家安全,恢復議會應有的尊嚴和秩序僅是第一步,下一步是要完善「一國兩制」制度體系,在各個政策領域展開改革,打破傳統既得利益結構,將精力放在解決深層次矛盾和改善人民生活方面。

說到底,有病就要接受治療,香港走到今日,因治理不善而浮現出來的各種病態,從政者不能視而不見。維持現狀,不改革,已經不是選項。在未來10個月,除了總辭後的泛民要改變,在議會的建制派,以及特區政府都不能沾沾自喜,唯唯諾諾,要馬上調整,自我革新,向市民展現改革和「港人治港」的治理能力。這亦是贏得各界信任,修補社會撕裂,重建「一國兩制」制度自信的唯一方法。

作者是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

[黃梓謙]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