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黎蝸藤

黎蝸藤:美國民主制度能經得起特朗普折騰嗎?

【明報文章】在美國選舉前,筆者就擔心特朗普輸了會不認輸,還認為是美國大選的最後懸念。現在最後懸念已不再是「懸念」,之後更大的懸念是美國民主制度能否經得起特朗普的折騰?

美國國父在200多年前設計的憲法「防君子不防小人」。憲法「總設計師」麥迪遜在《聯邦黨人》第10篇中討論,聯邦加共和的設計能控制住派別鬥爭激化的原因之一,就是預期民選代表具「開明觀點和高尚情操」,以此為基礎再進行精心設計的制衡制度才有效。憲法為「君子」制定規矩,阻止「君子作惡」。

把白宮當競選總部 涉犯《哈奇法》

美國法律設計也如是,因此出現很多「總統例外」條文。比如,美國法律禁止泄露國家機密資訊,但總統例外:總統對「加密和解密信息」有最終權限(註1)。這本預期總統是最應維護國家機密。特朗普上任後多次發生不必要地「泄露國家機密」的事件(註2),最後都因為這個「最終權限」而不了了之。又如防止公職人員利用便利參加或支持選舉的《哈奇法》,也豁免總統和副總統。但以往的總統都非常自覺避免觸犯哈奇法。但在「通烏門」中,特朗普利用給烏克蘭的援助為籌碼施壓要求調查競選對手拜登。這次選舉後,特朗普把白宮當作自己的競選總部,經常在白宮開記者會宣傳「民主黨舞弊」。11月5日記者會中,很多電視台中斷直播引發「媒體不公」爭議。其實,在白宮召開這種以競選為目的之記者會就涉嫌觸犯哈奇法。特朗普自己可豁免,但工作人員都因此被白宮倫理辦公室立案調查(註3)。

拒承諾「輸了會和平轉移政權」

這次選舉前後,特朗普更嚴重衝擊這個「防君子不防小人」的民主選舉制度。

首先,特朗普在選前就以「郵寄投票易作弊」為藉口提出推遲選舉(註4)。幸虧美國不是香港,憲法規定「總統任期4年」,一天不多,一天不少,特朗普才無法得逞。但這為選後爭議埋下伏筆。

其次,特朗普在選前拒絕承諾「如果輸了會和平轉移政權」。特朗普說自己永遠不會輸,輸了就是「民主黨作弊」。4年前,特朗普已不肯承諾若輸了會認輸。這雖打破常規,但當年他還不是總統,即使不認輸影響也不大。但現在他是總統,不承諾和平移交政權,危害就大多了。現在進程說明一切。

第三,在選舉後的當地時間凌晨,很多搖擺州點票只到一半左右,特朗普就迫不及待地在白宮自行宣布「我贏了」,荒天下之大謬。很多香港KOL們抨擊「美國主流傳媒宣布拜登獲勝」。其實,主流傳媒根據點票結果預測誰獲勝,在美國是慣例。這次選舉,主流傳媒預測各州勝利者非常謹慎(唯一值得商榷的是霍士新聞和美聯社似乎過早宣布拜登在亞利桑那州獲勝),直到拜登在賓夕法尼亞州建立難以踰越的優勢才預測拜登贏得該州;無論亞利桑那州結果如何,拜登選舉人票數也超過270,這才宣布預測拜登贏得選舉。不去責備特朗普急吼吼地自己給自己「黃袍加身」,卻責備美國主流傳媒,豈非顛倒是非?

發起濫訴 製造「選舉結果未定」輿論

第四,特朗普在5個州發起濫訴,以製造「選舉結果未定」的輿論,不斷拖延阻礙交接,聯邦總務署就一直拒絕向拜登提供交接便利。選後發生爭議發起訴訟並不罕見,也是參選人權利。然而,有根有據的訴訟和濫訴不是一回事。特朗普陣營的訴訟大都以失敗告終(註5):有的自動撤回,有的被法庭直接取消,有的被法庭裁定敗訴(註6)。截至筆者寫稿為止,選後訴訟中各類不成功共計約27個,成功只有1個。有律師行還中途退出代理,其實輸了也有錢,不肯繼續代理只因打這種官司搞臭招牌。但特朗普陣營屢敗屢戰,繼續不斷拋出各種新爭議和訴訟,還說「一切剛剛開始」(just an opening)。

第五,佐治亞州(喬治亞州)重點票,共和黨參議員格雷厄姆竟打電話給州務卿,試圖勸說他把「選票簽名對不上」比例較高的縣的選票一律作廢(註7),等同把合法的選票也剔除出去。

訴訟受挫 想向「程序」下手

第六,在訴訟屢屢受挫後,特朗普更匪夷所思地想向「程序」下手。美國選舉人制度規定,各州負責點算選票和任命選舉人。選票由各縣確認結果後,上報到州再由州政府確認最終選票結果,然後州議會則根據結果任命選舉人,選舉人再在12月投票在法律意義上「正式地」選總統,他們的投票都應遵從普選結果。在以往,這些都是程序性事務。但在特朗普眼中,每個環節都成為「可改變結果的機會(漏洞)」,以致現在這些例行公事都存在不確定性。

在密歇根州韋恩縣的確認中,由兩共和黨人和兩民主黨人組成的委員會確認選票結果。特朗普親自打電話給共和黨委員,此後共和黨委員就宣布「收回此前的確認」,意圖阻撓確認進程,更希望令這個民主黨票倉的選票不被計算。

更離譜的是,特朗普還把主意打在由共和黨控制的州議會。特朗普希望說服密歇根共和黨州議員以「民主黨作弊」為由繞過普選結果,直接指定共和黨選舉人。為此,他還把州議會的共和黨領袖請到白宮,意欲何為不言而喻。州議員會面後說「會根據法律行事」。不管他們是否聽從特朗普指示,光是這種以總統身分直接給地方選舉官員游說或施壓的事就根本不應該發生,在以往也根本不可能發生。如果州議會真冒天下之大不韙把普選結果拋開,以後選舉還有什麼用?

第七,當國土安全部的官員發聲明說這次選舉是美國最安全的一次,特朗普竟直接解僱這個官員(註8)。

陰謀論動搖世界對美民主制度的信心

第八,特朗普陣營不斷拋出層出不窮的「民主黨選舉舞弊」的陰謀論,愈演愈大。從最初的「不合法地點算遲到選票」、「共和黨監票人被不公平對待」等尚算有一定道理的說法,迅速演進到「民主黨大規模造假票」、「死人投票」,更進一步發展到「民主黨」和「深層國家」聯合一起「通過點票機直接改數據」,還搬出「外國勢力」幫助民主黨改數據(比如把數據傳到德國服務器修改、委內瑞拉設計軟件留後門、使用中國部件之類)。

這些陰謀論把民主黨、主流傳媒、社交傳媒、公務員、郵差、FBI、司法部,甚至法官等全部視為要聯合一致「作弊做掉」特朗普的深層國家,還說他們都受「外國勢力」的收買和控制。這不但荒唐可笑(特朗普治下的美國選舉成為「最腐敗的一次」豈非證明特朗普無能之極?),更極大地動搖了美國人民和世界人民對美國民主制度的信心。

特朗普讓一些反對「西方民主」的國家樂開懷,一方面可嘲弄「美國總統不認輸」及選出這個總統民主制度都是笑話,一方面又可引用總統對美國民主的攻擊「證明」「西方民主的虛偽」。來回抽水真是「雙贏等於贏兩次」,幾十年的宣傳抵不上一個特朗普。

現在最大的懸念是,「防君子不防小人」的美國民主制度到底能否抵禦這次「小人」的衝擊,實現和平交接?特朗普會不會用自己的剩餘權力,以國家利益為籌碼「攬炒美國」?特朗普不合常規地解僱國防部長,令人不安。

註1:bit.ly/3nJVLIb

註2:bit.ly/2KwYw1h

註3:bit.ly/337xHqP

註4:bbc.in/335BmW9

註5:abcn.ws/2UPxfZW

註6:bit.ly/35XhV3P

註7:bit.ly/3nL1ygz

註8:cnn.it/393WArh

作者是旅美歷史學者

[黎蝸藤]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