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香港兒童權利委員會

香港兒童權利委員會:香港的「世界兒童日」

【明報文章】聯合國在1989年11月20日通過《兒童權利公約》,並將11月20日定為「世界兒童日」,藉以紀念國際間為兒童權益所許下的承諾和願意遵循的標準。兒童權利公約是全球最多國家和地方簽署的國際條約,當中包括中國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兒童權利公約自1994年9月7日適用於香港)。

社會運動衝擊與疫情的挑戰

今年是《公約》的31周年,也是香港社會和兒童權利狀况都面對史無前例的挑戰的一年。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而引起的社會運動持續一年多,對兒童的日常生活和身心發展均有影響,特別是對有參與其中的年輕人,他們身心、情緒、家庭、社交、學習等都面對不同的衝擊。另外,因應年初爆發的疫情帶來的轉變,也令莘莘學子無所適從,突如其來的停課、轉變為在家網上學習的模式,對學童和其家庭都是挑戰。

反修例事件受社會廣泛關注,兒童亦是活躍發聲的一分子,不幸的是,部分參與的兒童需承擔沉重的代價,甚至面臨刑罰。根據警方早前公布的數字,截至今年9月30日,在反修例而引發的示威活動中被捕人數達10,039,當中有約1700名是未滿18歲的人士,年齡最小是11歲。警方在處理示威事件時,對未成年人士作出截查和拘捕時有使用過分武力之嫌,涉事兒童的安全和身心狀態未有得到妥善照料。

近日街頭抗爭雖然沉寂下來,但陸續有未成年人受審、被判刑或正在服刑,司法過程和結果無疑對他們個人、家庭、學業及前途都造成壓力和障礙。坊間曾經有倡議者和學者倡議用對話、復和及特赦的方式處理犯下罪行較輕的未成年人士,卻未有收到當局的正面回應。而律政司更是一再就未成年人士的判刑申請覆核,使兒童要承擔更嚴峻的懲罰,對兒童的影響極為深遠。

更有未成年被捕人士冒生命危險逃離香港而被截獲。據悉,目前最少有一名18歲以下的未成年人士及一名在扣押期間剛滿18歲的青年,已被拘押在深圳鹽田看守所約90日,當局仍然未容許家人及家人委託的律師探望或聯絡。根據兒童權利公約第37條(c),「所有被剝奪自由的兒童……有權通過信件和探訪同家人保持聯繫」;第37條(d),「所有被剝奪自由的兒童均有權迅速獲得法律及其他適當援助,並有權向法院或其他獨立公正的主管當局就其被剝奪自由一事之合法性提出異議,並有權迅速就任何此類行動得到裁定」。港府必須盡最大努力與有關當局商討合乎兒童最佳利益的安排,確保他們的身心健康及一切法律權利得到保障。

教育界也在社會運動和《國安法》下承受很多壓力,教育局加強了對學校、教師、課程和課本的控制,有教師因教學內容面臨懲處甚至釘牌,對學生的校園生活和學習也造成影響。根據兒童權利公約第12條,「兒童有權對影響到其本人的一切事項自由發表自己的意見,對兒童的意見應按照其年齡和成熟程度給以適當的看待」;第13條(1),「兒童應有自由發表言論的權利,此項權利應包括通過口頭、書面或印刷、藝術形式或兒童所選擇的任何其他媒介,尋求、接受和傳遞各種信息和思想的自由,而不論國界」;第13條(2),「此項權利的行使可受某些限制約束,但這些限制僅限於法律所規定並為以下目的所必需:(a)尊重他人的權利和名譽;或(b)保護國家安全或公共秩序或公共衛生或道德」。

情緒和精神健康迅速惡化

多項研究一致發現,兒童和青少年的情緒和精神健康,在社會事件和接着爆發的疫情下迅速惡化。港大精神醫學系研究團隊今年2至7月蒐集了11,493名市民的心理狀况自我評估,從中了解過去一年發生的社會事件及疫情爆發對他們的精神健康造成的相互影響。當中年輕人出現創傷後壓力症及抑鬱症症狀,都較其他年齡層為多。兒童情緒上的需要若未得到及時支援,後果將不堪設想。

疫情下,網上學習所需的配套令基層家庭倍感壓力,停課又被迫留家,令家長和孩子間相處時間增加,衝突和摩擦亦增加,影響親子關係,更嚴重的是發生家暴、虐兒事件。

此外,過去一年也發生了數宗令人髮指的校園、童黨欺凌事件,不幸中之大幸是有影片證據流出而得以揭發,但早前嶺南大學調查發現香港兒童最少經歷過一次校園欺凌,可見以上新聞事件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受欺凌問題困擾的學童大有人在。

性罪行對兒童的傷害深遠,但偷拍、性侵犯兒童的個案頻生,犯案者和受害人男女皆有,有些發生在兒童熟悉的場所、社區,可見推動守護兒童政策和意識的迫切。

以上種種對兒童權利,特別在發展、保護和參與等範疇的損害,不僅有礙或難以保障兒童最佳權益和全面成長,更甚的是整個社會也可能付上沉重的代價——失去有活力、創造力和熱中參與社會的一代。

兒童議題未獲充分關注

即使社會上每日都有不少政治、社會、民生、制度的討論,但兒童的議題卻未獲得充分關注。政府於2018年6月1日成立了兒童事務委員會(至今逾兩年),委員會「旨在確保我們的社會能夠尊重及保障兒童的權利、權益和福祉、聆聽兒童的聲音,讓所有兒童得以健康快樂成長,以及全面發展並充分發揮潛能」。可是,兒童從來沒有機會直接參與兒童事務委員會的運作和討論,民間社會曾倡議在兒童事務委員會轄下成立兒童參與工作小組,拓展兒童發聲和參與的空間,卻未獲回應。而政府在2005年底成立的兒童權利論壇,目的是讓兒童、非政府組織、政府三方的代表得以就有關兒童權利的事宜交換意見,以往每年舉辦約2至3次,但自去年8月後已「銷聲匿迹」。

香港政府原本應在去年3月向聯合國提交第三次有關兒童權利公約執行情况的報告,可是在本會多次查詢下,當局才回覆將於明年初就有關報告的大綱諮詢持份者。本會期望報告會對以上提及的狀况以及過去6年本港的兒童權利狀况,作出詳細報告和分析及提供數據,並藉此推動資源分配、政策、法律和制度的改革,以保障香港兒童的所有權利。

兒童正面對很多的困難和挑戰,但第一步是當局必須先明白兒童的處境,想辦法聆聽他們的心聲,感受他們的心情,從他們的角度了解他們的遭遇和看法,也讓他們有能安心、自由發聲和參與的空間。

[香港兒童權利委員會]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