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曾志豪

曾志豪:徹底解放香港

【明報文章】如何預測未來北京對香港的管治?或許要用毛澤東的一句詩詞,「宜將剩勇追窮寇」,也就是要趕盡殺絕。

有權便當用盡,有反對派便要全部消滅,以防春風吹又生。

DQ 4議員、引起泛民總辭,然後繼續對前任議員窮追猛打,把本來在立法會的爭拗糾紛,變成「刑事」案件,不是由立法會主席而是由警察去介入,徹底把立法會的生態搞亂。後來者即使有心在議事廳論政,也要面對輕則被特區政府DQ、重則被刑事檢控的雙重打壓。結果便是,徹底廢掉立法會監察議政功能,人大政協化,指日可待。北京視立法會的議席得失為「奪權」,也就難怪會有這種打壓。

另一個追殺到底便是對支聯會的威脅。建制中人開腔猛轟支聯會「雙違反」,又違反本地法例,又違反《國安法》,而且公開表示政府應該「窮盡資源檢控」,也就是「有權用盡」,結果便發生了年宵攤位事件,食環署居然一度拒絕和投得攤位的支聯會簽約;即使後來「放行」,也樹立了極壞先例:年宵攤位也要和立法會報名一樣,要過政治審批關卡,選舉主任和食環署職員以「行政之名」做「政治篩選」!

在死屍身上再刺一刀

支聯會的存在其實就是一國兩制的最明顯特徵,因為支聯會的維園六四燭光集會,被譽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治下土地上唯一可以大規模點亮紀念六四燭光」的地方,在往年這是「一國兩制」的證明,但今天,當建制派決定向這個老牌組織開火,便代表政權覺得這種「證明」已經失去價值。反正本地和國際都已經認定「一國兩制」已死,在死屍身上再刺一刀,也無甚分別。

別忘記支聯會也是終極「和理非」的代表,所以往年甚至被本土派或勇武派嫌棄,所以當支聯會也不能容忍,甚至連黃廠口罩也被黨媒點名狙擊,其實也是宣布,香港不單街頭勇武、國際連線被打壓,就連最和理非的集會或者生活上的「抗爭」,也不能存在。這不是回歸2.0,而是徹底解放香港了。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曾志豪]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