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陳帆川

陳帆川:泛民總辭不利建制派?

【明報文章】泛民議員總辭,建制派獨大,有人認為如此一來,建制派要為所有法案負責,市民會將怨氣發在他們身上;而當極具爭議的議案都在泛民缺席下迅速通過,市民就會明白泛民在議會內的重要性。但這種期盼會成真嗎?

當權派一旦缺乏反對派制衡,一來容易下錯決定走錯路,二來容易成為民眾的單一出氣袋,無法長治久安,這樣的論調並不令人陌生,因為我們過去就是這樣分析大陸政局,認為在一黨專政下,最終會官逼民反,政權自然分崩離析,然而這一直沒有發生。反而,中國在新冠疫情下快速翻身,歐美卻深陷泥沼,美國大選也陷入僵局,所謂一黨專政會爆煲的講法,香港人台灣人也漸漸不講了,連西方世界都開始懷疑專政是否真的一無是處。

香港建制派跟中共一脈相承,外界常常猜度他們內部明爭暗鬥鬼打鬼,又常常傳出得失民心,終究還是固若金湯;反觀香港民主派沒有先天優勢,凡事要看民意,而民意又隨着社交媒體當道而變得飄忽無定,逼得他們常常顧此失彼。不辭不辭還須辭,結果總辭並無投下一顆震撼彈,話題性遠不及美國大選。

政治議題話題性相信只會更低

對很多網民來說,特朗普能否逆轉勝,比起立法會會否變成一言堂更加重要。網民對於拜登和賀錦麗上台的恐懼,更甚於香港建制派議員獨大,以及港澳系統京官在《基本法》論壇上輪流以口述方式治港。這種情緒反應除了出於對香港政局的無力感,也出於趣味性——總統候選人唇槍舌劍、隔空過招,比起泛民開記招和京官讀硬稿有趣得多。

泛民離開議會後,政治議題的話題性,相信只會更低。黃絲陣營基本上靠接踵而來的社會議題來凝聚,當一個負面消息出來後,民主派會劃下批評的框架,市民透過主流傳媒了解,再在網上討論和發酵,發酵成熟便化為社會運動,議員亦同時向官員質詢,社運和議會又再獲得媒體報道,就此形成一種對政府和建制派的輿論壓力。

現在社運被杜絕,議會也失守,政治議題的發酵僅剩下媒體報道和網上討論,難以完整地營造輿論氛圍。過往不少爭議性的議案之所以那麼具爭議,是一邊靠泛民議員拖延,一邊讓輿論發酵。而當議案通過,木已成舟,熱度立即急降。今後當局若跟建制派速戰速決,市民的反彈其實未必如想像般大,一年下來,市民會否習慣泛民缺席的新常態,從而令投票的熱情冷卻,猶未可知。

作者是新聞工作者、文化評論人

[陳帆川]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