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張鳳儀、葉兆輝

張鳳儀、葉兆輝:家庭衝突成了新冠肺炎的副產品

【明報文章】新冠肺炎疫情困擾全球,大家都密切期待疫苗可以盡快研製成功,以減輕醫療系統的負擔,並讓市民回復從前「正常」的生活。疫苗可以抵抗疾病,然而疫情帶來的副產品——衝突關係又可以怎樣治癒?

家庭衝突與「精神疫情」

在中國、日本、韓國都出現了「新冠離婚」熱潮,而本港不幸地在年初至今則發生了約10多宗家庭倫常悲劇,有妻子疑斬睡夢中的丈夫後墮樓身亡;有妻子疑遭丈夫亂刀及鉸剪斬殺,遺下幼子伴屍;有兒子用軍刀捅死老父後墮樓身亡;有青春期子女疑因與父母起衝突後墮樓亡,最近就有母親疑偕子女吸入過量煤氣共赴黃泉,每宗新聞都使人心痛難過,相信還有不少未報道或未造成傷亡的家庭事件。

有精神科專科醫生擔心疫情問題已轉變成「精神疫情」,因在減少正常社交活動下,一家人留家的時間多了,尤其擠迫在狹小的居住空間,衝突頻繁,溝通不善,情緒容易瀕臨崩潰,沒有適當紓緩壓力就好容易鑽入牛角尖,情緒主導了理性,一時衝動就會做出不可逆轉的行為,以致後悔莫及,實在令人感到可惜和擔憂。

情緒管理:覺察、擁抱、接納、分享、關顧

情緒是甚具傳染性的。當置身於一個充斥負能量的環境下,我們就好難看到希望。這兩年的香港也充斥了許多負面事件,無論是政治環境、就業情况,以至新冠肺炎,市民一般都找不到開心的緣由。早前聯合國發表2020年新一份「全球幸福報告」,以該地區人民所享有的高度自由、生活質素、安全、公共服務和福利良好程度、不平等和貧困率來計算。香港在預期壽命、人均GDP表現突出,分別排第2和第8位,但在預期未來生活評估、社會支援與自由選擇度評分偏低,整體幸福指數得5.51分,排第78位,較去年下跌兩位。

眾所周知,香港是一個壓力之都,如果不是刻意去操練自己的情緒管理,隨時也會「爆表」,可是,我們從小至大也沒有這方面的教導,甚至誠實面對自己內心世界、覺察自己情緒的操練也貧乏。再加上社會中對精神健康的標籤(Stigma),令有需要尋求協助的人卻步。一遇上衝突時,我們就會變得束手無策。香港賽馬會贊助、本中心和3個非牟利機構(明愛、青協和小童群益會)在2018年開始合辦的輔導平台「Open噏」,就經常接獲求助者表達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並詢問如何可以安穩情緒。而情緒就是一個奇妙的東西,不能以理性叫自己不想就可以不想,叫自己開心就可以開心,反而需要覺察、擁抱、接納自己當下的情緒,如果可以跟信任的人分享,互相以同理心去關顧對方,這些負面情緒就會得到紓緩。負面情緒會傳染,正面情緒亦然,因此我們要刻意在負面環境下尋找值得感恩的事,鍛煉「正向」的思維。

醫療體系主導之外

另外,政府處理這些悲劇時,往往都令人感到是後知後覺,在發生事故後,調查方向多數會循其有沒有情緒病或精神病紀錄、涉事家庭在過往一年有沒有衝突或暴力前科等,好多時案發家庭均沒有在社署或醫療體系的紀錄。其實這是對我們很好的提醒,沒有在相關部門開檔案,不代表沒有相關問題。

在危機處理外,我們還可以做什麼?可以及早介入嗎?及早介入並不等於及早接受醫療照顧,而是有效地改善整體市民的精神健康,就如良好的管治及改善市民生活的質素。當市民被負面情緒,如憂慮、抑鬱等充斥着,或者在家庭爭拗中得不到出路,除了自己求助於醫療體系,社區還有什麼可以支援有需要的家庭?怎樣強化社區的支援服務來彌補現時的不足?

在何鴻毅家族基金贊助下,本中心到中學舉辦「有計傾」家庭和諧家長工作坊,就有參加者表達其兒子在9月尾開學起只上過一天學,整天躲在房間內,斷絕與家人溝通,父母只能透過社交媒體買外賣給他吃。因疫情關係,平時跟進他的學校社工、社署社工、學校老師也停止了家訪,母親感到相當的無奈及無助。這個家庭面對的情况並非冰山一角,在另一間中學的分享上,同樣地也有一個一模一樣的案例。他們的母親已經主動尋求改變,不介意分享他們家庭的需要,然而,在此嚴峻的情况下,他們均感到絕望無助。如果可以,在未發生嚴重事故時,政府機構、社區組織、學校,甚或學校的課程都可否作出一定的改革,能否多做一步,去幫助這些無助的家庭?及早介入往往比危機處理更佳。

推廣精神健康的重要性

世界衛生組織所指的精神健康,是指精神健康的人可以做到有生產效益的活動,在人際關係方面得以圓滿、感到滿足,並有能力適應環境的改變和應付逆境。精神健康令我們可以思想、溝通和學習,可以正面地對待每件事情,甚至令我們可以回饋社會(世界衛生組織,2014),在上述定義下,我們每個人或多或少精神上也未必健康!有調查指60%香港成人並不知道在醫院以外,可以尋求精神健康服務的途徑。故此多推廣精神健康是刻不容緩的事,同時對於在社會上「去污名化(de-stigmatization)」也相當重要。

在「家醜不出外傳」的傳統觀念下,一般家庭遇上問題也不會主動求助。早前筆者參加了Mind Hong Kong舉辦的香港心理健康會議,主辦機構邀請了不少海外學者分享他們對推廣精神健康的經驗,並有本地精神科醫生分享香港的狀况,引述基本上每3個香港人就有1個有精神健康的徵狀需要處理,可想而知,需要有幾龐大。世界各國也努力推廣精神健康的重要,並締造一個去污名化的社區。

香港在精神健康範疇上不應落後於各國。雖然社會已有不少資源投放在改善精神健康的工作,但我們要努力改變固有的文化,接受人人都有機會遇上解不開的問題,「求助並不可恥」,同時,要建立鄰舍、社區之間的關愛,以微笑、問安打開話題,彼此成為對方的守護天使,任何人都不用孤獨去面對自己的困難。另外,在醫療體系以外,應多設立有關提升精神健康的途徑。在課程改革上,亦應加插情緒管理、衝突處理、提升抗逆力等身心健康的課題,從小就應重視彼此的精神健康,建立一個安全的社區環境,彼此相顧,共同建構出一個有聯繫的社會,守望相助。

作者張鳳儀是香港大學香港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培訓顧問,葉兆輝是香港大學香港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總監

[張鳳儀、葉兆輝]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