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王慧麟

王慧麟:特朗普主義有力左右大局

【明報文章】美帝總統特朗普(侵侵)口硬不認輸,早幾日號召支持者在華府示威,果然,就有百萬以上(有些支持者甚至說有幾百萬以上云云)支持者上陣。這個接近「曬冷」式的操作,其實就是要告知共和黨及民主黨,特朗普可能要下台,但「特朗普主義」永垂不朽。

討厭侵侵的美帝選民,主要有幾方面原因。其一,他用人唯親,不避嫌疑,連女兒及女婿等也紛紛入幕。其二,他盡情破壞原有的政治慣例及體制,遠的不說,近的如在大選前,堅持仍然硬推保守派法官巴雷特成為最高法院大法官,不願意待大選完成後才處理,就引起了社會的巨大爭議。但他除了所謂「違綱亂紀」之外,反對他的人士,多針對他個人方面,口不擇言,毫無忌諱(例如貶損政敵為Sleepy Joe),又甚至攻擊民主黨的議員、外國元首等行為等。但其選舉的一個致命失誤,應是在抗疫方面,交不出好的成績單,累其輸了大選。

特朗普主義支持者將deep state理論玩到出神入化

但支持侵侵的美帝國民,心裏倒是覺得,侵侵確實做到,敢說敢做。因為他能夠針對華府長期以來把持朝政的「政商勾結」的體系,進行創造性破壞,令其施政時,毋須受到政治說客以至利益集團綁架,所以,他每一次辭退高級官員,不單止是這些官員不聽話,而是懷疑其決策受到其他人士或團體影響。更重要的是,侵侵的說到做到的性格,特別能夠為一些基層人士帶來工作,而不是口口聲聲幫窮人,施政時往往傾斜原有的利益階層。

現時仍然好難定義何為「特朗普主義」及其內涵,但對7000萬位支持他連任的美帝人民來說,侵侵的魔力,在於能夠揭穿華府管治精英的deep state,甚至他所屬共和黨陣營裏面的「雙面人」——即是表面上支持共和黨的保守價值,但就與民主黨,以至官僚體系內同聲同氣的政界人士之假面具,將這些表面上,看似是公平公開公正的所謂程序、看似是有效施政的規則,予以迎頭痛擊,將所謂「殘酷的政治現實」呈現予選民。「特朗普主義」的支持者,將deep state理論玩到出神入化,散佈「不信任」建制的種子,加速發芽及成長,令未來拜登(假如真的勝選的話),就要在這種充斥「不信任」的陰影下施政,舉步維艱。即使拜登曾經說過,要團結美帝社會,相信在此「不信任」的氣候下,恐怕難有作為。

未來個多月大膽推新政 令拜登難入手改革

侵侵支持者的deep state論述,其實已深入骨髓,未來一個多月,侵侵就需要在行動上,繼續邁步向前,利用手上的權力,大膽推出新政,務求即使拜登真的上場,只要拜登推翻侵侵的「新政」,就有被指受deep state操控的嫌疑。侵侵的一個可行辦法,就是要盡用手上的權力,例如利用總統的行政命令,在拜登的一些社會福利政策(例如醫療),又或者能源政策(因為部分人士一直批評,民主黨阻礙頁岩開採係因為要向民主黨背後的傳統能源企業跪低)方面,進行更多的「破壞」,令拜登需要改革時,難以入手。另外,就是在外交政策上,針對印太戰略的部署,針對中國崛起的情勢,及時利用手上的關稅牌及制裁牌等,大力打壓親北京的公司及人士,令這些公司及人士在國際政治以及商業交往上,出現相當大的困難。一旦拜登在上台後改動這些針對中國的措施,就會「印證」在競選期間,外界指拜登親中,背後受北京操控的說法。

喬治亞州參議員選舉迫在眉睫

侵侵這樣做,既要埋下「地雷」,讓侵侵及其政治盟友,在兩年後中期選舉方面打出好成績,更劍指4年多後的總統寶座;但短期內共和黨迫在眉睫的,是下年1月喬治亞州的參議員選舉。只要共和黨拿下這次參議員選舉,令共和黨繼續主導參議院,再加上民主黨內的左翼少壯派如奧卡西奧-科爾特斯不斷「追擊」拜登的溫和路線,至少可以令拜登即使能「登基」,開局也處處受到掣肘,難以有力施政。

侵侵拒不認輸,但要翻盤呢,恐怕相當困難。與此同時,侵侵即使輸了,但其帶來的「特朗普主義」,相信仍然有力,左右大局。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王慧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