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韓成科

韓成科:基本法頒布30年 是時候把政治規矩講清楚說明白

【明報文章】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在香港《基本法》頒布30周年法律高峰論壇致辭時表示,全國人大常委會剛作出的關於香港立法會議員資格問題的決定,不僅為特區政府即時取消4名反對派議員資格提供了堅實的法律基礎,也是為今後處理此類問題立規明矩。「愛國愛港者治港,反中亂港者出局,這是『一國兩制』下的一項政治規矩,現在也已經成為一項法律規範。」

正本清源有利「一國兩制」行穩致遠

張曉明將人大決定概括為「愛國愛港者治港,反中亂港者出局」的政治規矩。泛民人士聽起來可能會覺得礙耳,更認為有關規矩是針對他們而來,揚言「一國兩制」已死云云。但「一國兩制」由提出的第一日起,已明確「愛國者治港」原則,明確「真誠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倫理和要求。「一國兩制」什麼時候變成了「反中亂港者」、暴力抗爭者的「避風港」?讓「反中亂港者」出局又如何說明「一國兩制」已死?這樣的邏輯令人莫名其妙。

回歸以來由於各種考慮,香港對於一些基本的政治規矩和要求,一直沒有講清楚說明白,以為在政治上留下模糊地帶,對泛民的越界行為留有餘地,就代表「一國兩制」的成功,會博得國際社會掌聲,結果對於一些歪理謬論沒有立即駁斥,表面是寬容,實際卻讓社會習非成是,令到一些人更加變本加厲的挑戰「一國」底線,甚至到外國呼籲制裁香港,回港後還沾沾自喜的開記者會大肆宣傳。

人大就立法會議員資格所作出的決定,就是要立規明矩,劃清界線,這樣的雷霆手段,在短期內難免引起震盪。但基本法已經頒布30年了,回歸亦過了23年,再不把政治規矩講清楚說明白,讓參政者知所進退,知道界線何在,只會愈加積重難返。正如張曉明所言,現在已經到了正本清源、把習非成是的東西改過來的時候了。雖然難免出現「陣痛」,但長遠卻有利「一國兩制」行穩致遠,也有利泛民中人知所進退。

張曉明在致辭時亦指出,反思香港回歸以來出現的許多問題,說到底都與對「一國兩制」方針理解和貫徹不全面不準確有關。確實,香港回歸以來,風雨兼程,風波不斷,根源是政治問題,是要將香港帶向何處的問題。泛民中人一直企圖將香港的「高度自治」變成「獨立或半獨立的政治實體」,千方百計排拒中央權力,這是香港政治鬥爭的根源,也令香港付出了沉重代價。

既然香港問題在於政治,就需要對症下藥,明確香港的政治規矩,完善落實基本法的法律制度。由香港《國安法》的出台,到現在的人大決定,再到特區政府着手完善公務員宣誓制度、DQ不符合資格的議員,這一連串的行動,不單單是針對泛民,也不是要將泛民趕走,令立法會變成所謂「一言堂」,而是要將過去沒有講的政治規矩和底線一次過講清楚;將過去沒有樹立的政治制度和法律規範重新訂立,確保「愛國者治港」的原則得以體現和落實。

無意趕絕泛民 但泛民必須轉型

對泛民來說,沒有必要對「愛國愛港者治港,反中亂港者出局」太過對號入座。「一國兩制」本來就為泛民留下一席之地,但前提是必須遵循憲制的規定,恪守政治規矩和法律規範。

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慶祝香港回歸祖國20周年大會的講話中,提到「從中央來說,只要愛國愛港,誠心誠意擁護『一國兩制』方針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不論持什麼政見或主張,我們都願意與之溝通」。這表明只要恪守愛國愛港,誠心誠意擁護「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中央都願意與他們溝通對話,甚至視之為建制的一環。這正是呼籲泛民轉型為類似於西方的「忠誠反對派」。

英國對「忠誠反對派」的界定着重「忠誠憲制」,美國則強調維護國家整體利益。應該說,這兩者共同構成了「忠誠反對派」的本質特徵。西方的「忠誠反對派」雖然在政綱、政策、定位上與執政黨不一樣,甚至以打擊執政黨為己任,但卻堅持尊重憲法制度,維護國家整體利益。

現在中央為香港立規矩、劃界線,目的是從香港政治大局着眼,並非要趕絕泛民,但前提是他們要逐步轉化為「忠誠反對派」,成為「愛國者」的一員,在遵守憲制要求的同時,繼續扮演監督政府、理性反對者的角色,這才是泛民的出路。但如果堅持「反中亂港」之路,香港政壇恐怕將沒有他們的容身之所。

作者是香港文化協進智庫高級副總裁、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

[韓成科]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