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陳景祥

陳景祥:永遠的反對派

【明報文章】全國人大常委在上周三(11日)就立法會議員資格問題作出決定,特區政府隨即宣布郭榮鏗、楊岳橋、郭家麒和梁繼昌4人喪失立法會議員資格,其餘在議會內的泛民召開會議後宣布「總辭」,令本屆議會幾乎由建制派包攬(媒體劃歸為非建制的鄭松泰和陳沛然繼續留任)。

北京跟西方全面攤牌 DQ不再有顧忌

經過近兩年的社會動盪及北京主動推出《港區國安法》,泛民跟北京的關係已經徹底破裂,中央政府要「淨化」立法會、奪取主導權並且令議會跟行政機關緊密配合,是在「新時代」之下的新舉措;事實上,當北京跟美國和西方國家全面攤牌、美國對中港官員作出制裁之後,北京DQ泛民議員已不再有任何顧忌。

過去在寬鬆的政治環境下,北京可以容忍泛民和歐美國家保持接觸,彰顯兩制下香港的「特殊地位」,現在美歐國家和中國已經鬧翻,北京毋須再做門面工夫,乾脆把泛民逐出議會。

雙十一(11月11日)「驅逐令」不光是針對4個議員,而是指向所有「反華反共」的民意代表,按人大決定,宣揚或者支持港獨主張、拒絕承認國家對香港擁有並行使主權、尋求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干預香港特區事務……都不再符合議員資格。以這一系列標準作尺度,泛民將有相當大部分成員無法再進入議會,他們有需要重新檢視在香港新政局下還有什麼角色。

泛民「見容」於特區 是一國兩制「折衷安排」

泛民在議會內的「定位」,有說是「反對派」,也有建議認為應該當「忠誠反對派」;不管用哪個說法,其名稱都應該加上「永遠」兩字,即「永遠的反對派」!泛民能「見容」於回歸後的特別行政區,是北京「一國兩制」國策之下顯示包容和多元的「折衷安排」。泛民在歷次選舉得到約六成選民支持(政圈中有所謂六四比之說),北京很難把他們完全排除在議會之外,但他們在立法會只可以當反對派角色,沒有機會上台執政。

參政而只能當永遠的反對派,是否泛民政黨所願?過去一直的說法,是泛民加入議會將逐漸學懂妥協、合作,而不是一味反對,唯有如此,方可令中央放心,讓他們有機會加入政府、分享權力,實現他們的政治抱負。

後來事態發展並非向這個方向走,相反泛民的取態愈來愈「激」,跟政府經常站在對立面,跟北京也無法取得互信,到最後是敵我分明、各行各路。

沒執政機會 驅使泛民「去到盡」

對泛民來說,跟政府親近、與北京友好,都是「死亡之吻」,會在選舉時流失大量支持票,為了保住席位,他們寧可繼續跟政府和北京對抗,延續政治能量和政治生命,他們相信,溫和路線就是「轉軚」,不會得到選民支持。

這種香港特色的政治怪圈,注定香港政治是一個死局:泛民得到大多數支持,卻是個永遠反對派,沒有上台執政的機會;香港人都心知肚明,投票給泛民只是希望他們能夠監督政府,支持者都知道,泛民永遠只能站在權力核心之外!

沒有上台執政的機會,驅使泛民「義無反顧」地跟政府和中央對着幹、「去到盡」,他們認為這才是長期的生存之道。

內地政治體制並沒有反對派,只有協助共產黨執政的民主黨派,它們會「自覺」地跟中央保持一致,會向中央建言獻策,但不能分享權力。有人建議泛民應該做「忠誠反對派」,所謂「忠誠」,是否就如內地的民主黨派,只能永遠建言,卻沒有掌權的機會?

政黨目的就是要上台執政,實現自己的政治抱負,永遠沒有執政機會的政黨,到底還有什麼生存目的?如果連進入議會的機會也沒有,泛民政黨是否準備全面轉入街頭,從事體制外的鬥爭?

議會其實也是建制一部分,泛民政黨參加議會選舉,就是走入建制,認同建制的遊戲規則。人大常委的「雙十一」決定,是要重寫遊戲規則,泛民如果不認同,就只能離開議會,走向街頭。對香港來說,這意味着政治生態會進一步惡化,政黨會更極端,兩極化將會令社會更加撕裂。

對北京來說,人大「雙十一」決定是邁開了三權合一的第一步,令議會的議事流程可「提高效率」,政府施政減少阻力而更加暢順,這也許是北京更樂見的結果。

近期政府倡議在大灣區港人可以投票,評論家指政府背後「假設」,是大灣區票源有利建制派,可令它們爭取更多席位,同時可減少泛民的議席和影響力。

但有另一種說法,是內地對港人在大灣區投票有戒心,恐怕「事態敏感」,內地不歡迎有「境外投票活動」在大陸發生,因為會引起敏感的聯想。

如果不實行大灣區投票,又如何提高建制派勝算?利用大規模DQ也許是方法之一,而人大「雙十一」決定,就提供了DQ議員的一系列標準和基礎。有了這個基礎,就不必再研究放寬大灣區投票。

泛民「功能」消失 由陪襯變「局外人」

國際媒體對人大「雙十一」決定皆嚴辭譴責,但對北京來說,這已經無關宏旨,反正美國都宣布了一系列制裁香港的行動,現在歐美可做的,相信只是一輪口頭攻勢,但北京不會在意。

北京的一國兩制國策,其中「兩制」關鍵在香港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它對大陸的貢獻最大,是中國短短40多年能迅速崛起的重要支柱。至於西方式民主,對北京來說並無用處,兩制容許反對派生存,只是為了展示中央可以容忍香港跟內地不同的政治體制,以顯示北京對「維持五十年不變」的決心。如今既無這個需要,泛民的「功能」也隨之消失,只能由陪襯變成「局外人」了。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陳景祥]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