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劉進圖

劉進圖:制衡消失日 洗牌開始時

【明報文章】人大常委會上周三通過決定,授權特區政府剝奪楊岳橋、郭榮鏗、郭家麒及梁繼昌4名泛民立法會議員的議席,引發15名泛民議員集體辭職,立法會失去了代表全港逾五成選民的代議士,變成純粹的建制橡皮圖章。當立法會不再有反對派,失去了僅有的制衡聲音,就表示政府可以快速通過任何不受市民歡迎的法例和政策,也意味香港將面臨政治與經濟大洗牌,香港將會被快速塑造成類似深圳或上海的內地城市。

京想盡快實現港政經格局徹底改造

當北京決定押後香港的立法會選舉,由原來的立法會議員全體延任一年,那時4位泛民議員已被選舉主任取消參選資格,能否上訴得直仍是未知之數,北京當時的取態是參選資格與延任資格不同,所以4名泛民議員才會考慮留任,現在北京的取態作了180度的轉變,認為4位泛民議員不能留任,這個轉變和螞蟻上市被叫停同樣突然,同樣前後矛盾莫名其妙,但這就是有中國特色的管治方式,也是香港的新常態。

北京考慮是否剝奪4位泛民議員的議席時,清楚知道泛民陣營的取態,其實泛民議員對留任本來就有分歧和顧慮,因為有相當多泛民選民反對留任,假如出現留任議員被無理剝奪議席,絕大部分泛民議員都表明會辭職抗議。因此,北京完全可以預見,取消4名泛民議員的議席,就等於逼全體泛民議員離開,但北京仍然選擇這樣做,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北京想盡快在香港通過一系列的法律和政策,實現2014年「一國兩制白皮書」提出的、中央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實現對香港政治和經濟格局的徹底改造,所以要馬上清除立法會內僅有的阻力。

北京想盡快通過哪些法律和政策?近月來不少建制派人士已一再放風,例如容許在大灣區居住的數十萬香港居民可以投票,藉此改變區議會和立法會的選舉生態;又例如,盡快通過明日大嶼的填海造島計劃,興建大量房屋以容納源源不絕地湧入的內地新移民。還有好些改造社會的手段,例如設立政治任命的司法委員會,指導法官如何量刑;或者引入強制衛生檢測,推行全民健康碼,消除中港融合障礙等。凡此種種,在立法會失去反對派聲音之後,全都可以快速通過。至於不用議會立法或撥款,單靠行政權力也可以做的,如政治任命大學校董、撤銷中小學教師牌照、對政府電台窮追猛打等,早就已經加緊進行。

制衡不再奏效 濫權逐利無可避免

這場政治經濟大洗牌,受衝擊的只是反對派議員及其支持者?當然不是,反對派議員只不過是首當其衝,他們承受的是第一線的打擊,當他們被打倒之後,清洗的對象就會轉移至其他擁有權力或掌握戰略資源的人,例如公務員、公營機構、公用事業。權力及利益的再分配,是必然會發生的事情,濫權逐利的事情,也會無可避免,因為過去一切的制衡,如民意、輿論、議會、國際等,都已經不再奏效,就連司法這道最後防線,在連綿不斷的政治攻擊下,也變得岌岌可危。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劉進圖]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