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鄭立

鄭立:有內狀勘老兄,請兄入此甕

【明報文章】早在10年前,「五區總辭,變相公投」的時候,香港就已經有以民主派總辭製造政治震撼的提議。去到今年政府委任進臨時立法會時,民主派直接放棄了自己主張議席需要選票授權的原則,接受委任。

當時坊間已有巨大的聲音提出,去到連選舉也沒有,應該總辭,就算不總辭,也不應該接受委任。然後民主派還煞有介事的,做了民調,印了文宣,引用大量學者,去力申不接受委任的壞處。結果,在民主派接受委任後,政府才宣布取消幾個議員的資格。

去到這一點,民主派才想要實行那個說了很久的總辭。可能因為取消資格會被追討所有薪津,已付出的租金和議員助理薪水,就變成議員自資。

他們可能以為什麼時候總辭都是一樣的,但他們自己也懂說,總辭就是為了製造國際政治上的波瀾。現在卻是公然的亂世,在平靜的湖面丟一枚石頭,能引起矚目的波瀾,但現在是在傾盆大雨中,那個波瀾應該很快就會被隱沒。

設陷阱者完全掌握香港民主派心理

但就算是今年,早3個月總辭,情况也會比現在好。因為現在正好是美國總統選舉的時段,美國連政權誰屬都未決定,哪有時間理你呢?而全世界都注目着美國總統的選舉時,其他國家也沒空理香港議員總辭這種小事。在國際最沒空的時候想要引起國際政治的關注,真的是壞的時機,當然,政府選擇這時候對付你,應該早就把這件事計算在內。

民主派就像老鼠一樣,看着議席這塊芝士,一步一步的走進陷阱裏,做了一切的錯誤決策,在最壞的時機,最後被狠狠的夾住。設陷阱的人,完全掌握住香港民主派的心理,把他們狠狠的玩弄了一番。

武則天時期,有個酷吏,有一天請了同事吃飯,然後問他,如果疑犯不認罪,應該怎樣做?同事答他,很簡單,找一個大甕煮熱,把人放進去,對方就會認罪。酷吏聽了之後,立即就弄來一個大甕,說,來,你就是那個疑犯,請你進去。後人稱之為「請君入甕」。

而今天那個寫着所有反對總辭論述的文宣,應該很多市民都未丟棄,這個甕是他們自己提議、自己推銷,再自己承受的。本來他們可以不發這些文宣,不做那個民調,如果都沒做的話,事情就不會那麼難看。民主派為了議席,大力推銷的總辭無用論,變成了對付自己的武器。

請平平靜靜的反省一下,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

作者是專欄作家

[鄭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