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黎蝸藤

黎蝸藤:特朗普打官司能翻身嗎?

【明報文章】上周六,媒體預測拜登將勝出美國總統選舉,特朗普堅持打官司。特朗普陣營希望反敗為勝的手段有3種:重點票、宣告「遲到」選票無效和控告民主黨作弊。

重點票翻盤機會極微

佐治亞(又譯喬治亞)已決定全手工重點票,特朗普也要求威斯康星重點票。但重點票翻盤機會極微。美國總統選舉歷史上重點票每次變化數字都只有數百票上下。目前,特朗普在多州落後萬計票數,相差甚遠。

宣告「遲到」選票無效主要指賓夕法尼亞的官司,現在看來是特朗普最有理據的一個官司。賓州議會今年3月(疫情大爆發前)通過法案,要求郵寄投票須在11月3日或之前送達才有效。疫情爆發後,賓州大規模使用郵寄選票。民主黨向法庭申訴把送達期限推遲。州最高法院以4:3 裁定,由於情况極為特殊,改為只要郵戳在11月3日,在11月6日送達都有效。共和黨認為「法院改法律」,向聯邦最高法院起訴。最後聯邦法院以4:4裁定不介入此案(但保留以後介入的權力)。選舉就按新規定進行。

賓夕法尼亞「遲到票」法律爭議

現共和黨再發起訴訟,要求宣布在11月3日後才送達的郵寄選票均無效。特朗普一直說「遲到選票無效」就是指這些選票。聯邦最高法院頒令,要求賓州把遲於11月3日送達的郵寄選票分開點算,被特朗普視為重大法律勝利。

這裏涉及至少3個層次的法律爭議。

首先是州權與聯邦權。如何點算選票是州的權力而不是聯邦的權力。聯邦有權為各州定下劃一的選舉投票時間,但各州對處理郵寄選票的標準由州自己決定。很多州都採取以郵戳日期為準而非到達日為準,賓州的新規定沒有越界。

其次是法院是否越權「改法律」,這是最具爭議點之處。但美國作為普通法地區,法官確實有一定程度上的立法權,法院在特殊情况下使用酌情權,放寬法律解釋也很為常見。

不利共和黨的最大原因還是法治精神和憲法保障選民投票權的原則。由於聯邦最高法院在此前做出不介入的裁決,賓州對郵寄投票的處理方法按郵戳為準。於是選民有合理預期,自己在11月3日的郵寄投票也能算數。如果聯邦最高法院在選後最後才說這部分選票無效,這無疑剝奪了選民的選舉權。因此,最高法院雖要求選票分開點算,但最後即使介入此案,判決選票無效的機會也非常低。而且這部分選票據說也不足1萬張,不足翻盤。

所謂「民主黨作弊」的傳言

關於選舉舞弊的指控是日前流傳最廣的指控,但大都沒有明顯的法律事實基礎。特朗普早在2016年選舉就指摘「民主黨造票」,然而他上台後指示司法部調查得不出任何結果。這次選舉前,特朗普又早早指摘「郵寄選票很糟糕」,「如果民主黨不造票,自己就一定贏」;現在票數落後,更不斷指摘「民主黨作弊」。

這些所謂「民主黨作弊」的傳言可分為幾類。

第一類是聽上去很有道理的質疑,其實是對選舉點票過程的無知。有人看見電視直播中一些州明明特朗普領先卻判拜登取勝,就說主流傳媒偏幫民主黨作弊。殊不知,選舉開票時若不是搖擺州,那麼宣布某紅州或藍州勝負只是行禮如儀,幾乎一開票就可宣布勝利者。一些緊盯着出票過程的網友發現拜登票突然直線上升,如「拜登曲線」。這是因為票站出票流程不是實時點一張報一張,而是各票站先統計完一批上報,計票中心加上後再公布。若這批數據數量小,總票數看上去是連續的;若數據量大,總票數就台階式上升。這只是數據顯示上的問題。

有「統計學家」考察拜登在威斯康星州密爾沃基市各選區的得票,認為各區得票的第一位數字的分佈概率不符合「本福德定律」(Benford's Law),即以「1」開頭的數字概率最大,2至9開頭的概率會逐次下降,而拜登票數出現較多倒是4至6開頭的數字,故「不正常」。然而,本福德定律作為統計規律只在自然增長和自然分佈的數字中成立;美國選區人口不是自然分佈的,人口多到一定程度就會人為地分小,故選區選民人口本身就不符合本福德分佈。在學界,常用第二位數字而不是第一位數字的本福德定律(2BL)驗證選票是否造假,這樣可避開第一位數字的「假陽性」問題,但即使如此,依然被質疑不夠準確(註1)。

第二類是點票過程中的人為錯漏。密歇根州Antrim縣發現一票站點算出現錯誤,把部分特朗普的票當成拜登的票。這件事又牽涉到「陰謀論」,說該點票機器是佩洛西丈夫公司產品。然而密歇根政府澄清,這不是「機器錯誤」,機器點算無誤,只是一部電腦因沒有及時更新軟件,故在讀出機器數字和上報到點算中心的過程中出錯。而該問題正是在點票中心覆核時被發現了,立即就改正錯誤和公布了。這反而說明,州政府的覆核措施能有效防止類似的人為錯誤,值得信賴。此外有網友發現,出票過程中有時票數先多了後又少了,這基本都是工作人員的打錯數字後又改回來的人為「瑕疵」。

第三類是投訴點票過程中的「不公正」、不透明的爭議。這是共和黨上訴最多的爭議。比如特朗普說在賓州贏「很大的官司」,讓共和黨觀察員進入現場看點票。其實在美國點票過程中,允許雙方派觀察員監視。在此案例中,說的是原先要求觀察員在12英尺外觀察,而共和黨要求在6英尺外。在判決後,工作人員立即重新安排。這只是疫情中對防疫措施的爭議,和作弊無關。美國選票是實體選票,都可重點。如果證據足夠,法庭一定會支持重點。這又回到重點票的問題,很難靠這翻盤。

第四類是非主動索取的選票。特朗普一直指摘選舉出現幾千萬這樣的選票,會被民主黨用來作假。這指的是選民沒有主動要求郵寄選票卻收到郵寄選票。以前大部分州,郵寄選票都要先申請。這次由於疫情,在9個州所有選票都自動寄出。這些州都不是搖擺州,而且大部分是民主黨州,根本不存在作弊的必要。另一些州有「收集選票」現象,即志願者上門收集選民選票統一寄出。共和黨說這樣會有作弊的空間,然而這在很多州是合法的,應被視為提高投票率的便民措施。

第五類是所謂死人選票。這種情况更多指的是有人死後,選民數據庫中沒有及時清理,導致選民中有已去世的人。但他們留在冊中不等於真的投了票。在點票過程中,即使最寬鬆的州也有簽名對比坐實。即使有人利用死人的選民資格在投票中也很難冒充。剛報道的案件,就是賓州一特朗普支持者冒用其死去母親索取選票卻被發覺,遭到起訴(註2),這恰好說明死人投票不容易。

選舉舞弊的指控幫不了特朗普

美國選舉舞弊極少發生,而且大都是無法改變結果的「個人性質」的作弊。即使是郵寄選票,最早全面實行郵寄選票的俄勒岡州19年來也只有15宗個案(註3)。現在各州官員都表示,沒有發現系統性的選舉舞弊的證據(註4)。看來選舉舞弊的指控也幫不了特朗普。

註1:bit.ly/2IkneBm

註2:bit.ly/36pTV8s

註3:brook.gs/3nez6DC

註4:nyti.ms/3klnFYR

作者是旅美歷史學者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黎蝸藤]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