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孔誥烽

孔誥烽:美國大選撕裂表象下的保守主流民意

【明報文章】行文時,多家傳媒已宣布拜登勝出美國總統大選。拜登與特朗普在很多州的得票都十分接近,比之前民調顯示的差距小很多,拜登只是險勝。這個結果,我在選前〈為何拜登陣營也不信「將會大勝」民調?〉已經預測過。特朗普陣營不接受結果,聲稱多州造票令他由贏變輸,但暫還未向法庭提供可以接受的證據。這些提訴,法庭不一定受理,受理後判決也不一定有利特朗普。就算重新點票,最後維持拜登勝選的機會,還是比較大。

大選日前,好多人都害怕選舉日會出現票站混亂甚至暴力。結果投票當日票站大排長龍,但秩序井然,大家都按照防疫措施冷靜等候投票。投票人數創歷史新高,全國各地都沒有發生嚴重不愉快事件。這確實令到某些以疫症為由取消選舉的破爛獨裁政府無地自容。

我們還不知道選舉無明確結果的狀態會持續多久,官司紛爭會否發展成街頭衝突。很多活在威權下沒有民主權利的蟻民,都等着看美國亂,跟着可以安慰自己說:「你看民主多亂,還是我活在威權下比較幸福。」但照現在的勢頭發展下去,鬧一陣之後各方都接受結果,政權安穩交接的機會愈來愈大。

特朗普支持比2016年更廣 落任後將更活躍大聲

我比較樂觀的原因是,這次共和黨的選舉表現,比預期中好。特朗普在關鍵州份只是輸一點點,更保住很多人都預計會轉向民主黨的佛羅里達州。他獲得的總選票超過7000萬,雖然沒有拜登多,但已超過了2008年奧巴馬6950萬的紀錄。

更令人意外的是,無論是票站調查抑或選區分析,都顯示特朗普的支持者,已經超越了2016年時的老白男群體。雖然亞裔、非裔和拉丁裔等少數族群的多數仍支持民主黨,但相較以往選舉,這次他們有更大比例投向了特朗普。這個現象,在選前已經有學者(註1)從民調數據看出,只是沒有很多人當一回事。多了少數族裔支持,乃是特朗普在族群多元的民主黨票倉邁阿密-戴德郡的得票由2016年的33萬增長到這次的53萬,幫他贏得佛州的原因。

為何愈來愈多少數族裔支持被認為是「白人至上」、「反移民」的種族主義者特朗普,相信是未來幾年很多學者會研究的題材。但覺得少數族群一定會厭棄特朗普的假設,本來就是出自象牙塔「蛋頭學者」只用意識形態來將選民與候選人分類、無視很多選民根據實際利益投票的教條思考。數據顯示,過去4年,美國工資中位數,特別是有色人種集中的低工資服務業工資,終於擺脫長期停滯,出現多年未見的高增長。當中原因很複雜,但相信不少受益者,都會覺得這與特朗普的反移民和反全球化政策有關。在特朗普減收非法移民和難民的政策下,黑人和已經有投票權的有色人種移民,在勞工市場少了競爭者,其實是這個政策的最大得益者。

特朗普擴大了支持者基礎,預示他在落任後將不會消失,反而可能會變得更活躍更大聲,天天上霍士電視台或自己成立的新媒體炮轟拜登政府、民主黨和左翼。他將會領導一個有巨大能量與群眾支持的運動。以後共和黨有誰想出選,都必要得到他的祝福。對特朗普來說,在獲得勝選一方某種就任後不會起訴他的保證與默契後承認敗選結果,將是擺在他面前最理性的選擇。

民主黨國會敗選 左翼被黨友清算

至於國會選舉,這次民主黨經歷的,簡直就是大敗。根據現在的點票結果,共和黨很大機會能保住參議院多數,最壞情况也是議席剛到半而不過半(還要看明年1月的重選)。民主黨的眾議院多數,竟然在這次選舉中縮小,議席應該只剩下僅僅過半。在大部分人預期「藍浪」將令民主黨輕易奪得參院控制權和擴大眾院多數,讓民主黨完全執政的一年,最後選成這樣,真是很失敗。難怪國會民主黨在開票後都愁雲慘霧,沒有因為拜登的可能勝利而感到興奮。

在投票日前,以新進議員AOC(Alexandria Ocasio-Cortez,奧卡西奧-科特茲)和初選候選人桑德斯等「民主社會主義」者為首的民主黨左翼,已經在籌謀民主黨完全執政後,向拜登討價還價要內閣職位,並推動他們的一籃子激進改革大計——大學免費、綠色新政、削減警權、全面禁槍、政府包底的全民健保等。現在國會失利,這些左翼新苗,立刻在民主黨內被圍攻清算。他們事先張揚會推動激進改革,被指嚇怕了選民,要為民主黨國會敗選負責。

對中國施壓 屬最易得兩黨共識的政策

美國總統的官員任命,和重大政策的推行,都要經過國會特別是參議院的審議核准。如民主黨在參院不過半,拜登執政後,將無法任命太左傾的官員和推行任何共和黨反對的政策。可以肯定,在2022年中期選舉民主黨有機會扭轉局勢之前,拜登都只能小心翼翼地任命共和黨不討厭的官員,和推行能獲兩黨共識的政策。現今在國會山最容易得到兩黨共識的政策之一,當然就是對中國施壓、挺港挺台。

美國主流選民保守偏右

總統選舉票數接近,國會兩黨議席一半一半,有人認為這體現了美國社會撕裂,沒有共識。但其實這個結果,正正體現了選民的取向,十分穩定和一致。

在2018年被視為對特朗普政府的公投的中期選舉,民主黨重奪眾議院多數,但共和黨擴大了參議院多數,我當時便發表〈中期選舉後的特朗普權力與特朗普主義〉一文,指出選舉結果體現選民想懲罰特朗普,但選民其實都保守右傾。當時有搞不清狀况的後進撰文批評我誇大了右翼的力量,無視AOC等民主黨左翼將為美國帶來社會主義運動新高潮的事實。結果兩年後的選舉結果,再肯定了我的觀察:美國選民普遍保守右傾,他們只是不喜歡特朗普的風格。所謂的民主社會主義浪潮,只是春夢一場,就像「左翼蛋頭」幻想英國工黨郝爾彬將帶領英國全面左轉一樣虛妄。

美國選民保守偏右的取向,在今年9月的Gallup民調(註2),顯示得最清楚。根據那個民調,美國選民大多數都較認同特朗普的政策,但有較多選民認為拜登的總統質素和領導能力更勝一籌。覺得自己經濟處境比4年前好的選民比例,更達歷史新高。他們只想換走特朗普,並不想政府施政方向大變。現在的選舉結果,剛好反映了這個民意。

以上的分析,都是基於暫時的開票結果。最後選情會否有戲劇性變化,我不敢肯定。但可以肯定的是,選舉爭議將會根據法治原則和平解決,美國將會再一次向全世界證明其民主體制的韌力和主權在民的精神。

註1:nbcnews.to/3p5zru1

註2:bit.ly/2H7WFOU

作者是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韋森費特政治經濟學教授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孔誥烽]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