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黃綺妮、李樂兒

黃綺妮、李樂兒:網上教學與教育不公:不單是硬件問題

【明報文章】自2020年初全港中小學因疫情被迫停課以來,各學校都進行網上授課。不論教師、學生,甚至家長,都要重新適應這個前所未有的教學模式。有人認為這一場疫症是試行全面推行電子學習計劃的最好時機。但是,計劃推行數月以來,未見太大成效,反而揭示了電子化學習下香港教育不公平的現象。

政府忽略對老師培訓

根據教育局於本年5月公布,局方假設只要向學校提供電子設備上的支援,學校就可以馬上順利進行網上教學。計劃看似完美,但實行起來時,學校之間資源分佈不均的情况明顯地影響着計劃的成效。有些學校電子設備不足,無線上網欠奉之餘,亦沒有資源為每位老師提供所需器材,如手提電腦,於是老師只能到電腦室處理教學工作。當各科老師在同一空間授課,各人講課的聲音此起彼落;試問在這情况下,老師如何有效授課,而學生又怎能專心上課呢?即使學校能為每位老師提供手提電腦,可是過往老師只用這些設備作文書處理,現在卻要操作電腦進行線上授課,有些老師對此操作不熟悉,上課時困難重重;有些老師甚至抗拒這些較為新穎的授課模式。

在這史無前例的疫情襲港情况下,即使老師有多充足的課前準備,軟、硬件不足所帶出的問題有可能局限了他們教學上的發揮。令人失望的是,政府只有限度為學校提供了硬件上的資助,而忽略了軟件,如培訓老師使用電子設備作教學用途的重要性。

家庭背景影響學生學習

除了學校之間資源分佈不均的問題外,學生的家庭背景在在影響學生能否順利學習,在這次疫情中亦表露無遺。不意外地,父母的經濟能力對學生學習有着關鍵性的影響。很多低下階層的家庭家中並無Wi-Fi,且可能幾兄弟姊妹共用電腦,甚或可能共用一部手機。加上,很多低下階層的家庭難以向子女提供一個舒適的學習空間。從不少前線教師上網課的經驗所得,有些學生沒有自己的房間,有的甚至連學習桌椅也沒有,家中學習環境遠差於他們在學校所能享用的設備環境。即使教育局為每個低下階層的學生提供電子設備的支援,根本不能解決學習上的問題,更遑論縮窄學生之間學習環境的差距。

更為人所忽略的是布迪厄(Bourdieu)所提出的慣習(habitus)與文化資本(cultural capital)於教育場域(field)的應用。中上階層的學生與低下階層的學生,在生活習慣,甚至學習喜好上分別有着天淵之別,源於其父母對他們所施予不一樣的教養。低下階層的父母礙於其自身學習甚至工作經歷,大多未能為子女於應付學校學習上提供相應幫助。相反,受惠於其學習和工作經驗,中上階層的父母大多明白學校學習上的要求,而為子女提供教育制度會獎勵的輔助(如教他們說標準的英語)。

在這次疫情中,學生(尤其小學生)線上學習進行之成敗,很大程度上繫於其父母的慣習和文化資本於資訊素養(IT literacy)的呈現。很多低下階層的家長缺乏資訊素養這種文化資本,即使其子女在硬件上得到支援,他們亦難以幫助子女解決急切的網上學習問題。例如,有些家長從未接觸過電子工具,缺乏入門的電腦知識,基本操作如連接網絡開始網上課堂,乃至於較複雜的上、下載功課,他們都難以協助子女完成;甚而,更有家長的慣習令其對使用電子產品存有偏見,例如當他們看到子女坐在電腦前時,就會認為子女在玩電腦遊戲,因而阻礙子女使用電腦完成功課和溫習。

教育不公因網上教學而強化

在停課前的日常課堂中,當學生遇到學習困難,可即時向老師請教。即使中上階層的學生於學習上多會得到父母有效的支援,但至少每個學生都能在校內向老師求教。可是,在網上課堂中,礙於時間所限,老師未必能逐一解答學生的疑問。縱使學校設有線上討論區讓師生討論學習內容,一些較複雜的問題都不能得到即時及全面的解答。因此家長被迫承擔了解答問題的責任,學生的學習水平差不多直接取決於家長的知識水平。如此說來,原本已經因不同階層家庭的資源導致的教育不公,現在因網上教學而被強化!

如果教育局以為單靠資本為學校甚或學生提供硬件,就可以全面推動電子化學習,似乎太輕視甚或漠視電子學習與教育不公的關係。這場疫症下所進行的網上教學,正正反映出香港教育界尚未準備好全面推行網上教學;如要全面強推新的教學模式,很可能只會加劇教育不公!

作者黃綺妮是中大教育學院專業顧問,李樂兒是中大教育學院學位教育文憑(小學)學生

[黃綺妮、李樂兒]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