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何濼生

何濼生:與沈旭暉談中國的銳實力和軟實力

【明報文章】沈旭暉(10月19日)稱中國成功化解了美國對華的「和平演變」政策,這點我是同意的。中國自立國以來一直強調要走獨立自主的路,絕不接受「外國的必然就是更好」的假設,但對成效顯著、對本國明顯有利的制度和政策並不抗拒,其務實的「科學發展觀」,乃建基於實踐和檢討。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的成就舉世矚目,反映在不斷攀升的聯合國人類發展指數、經濟發展指標、環境保育指標、清廉和法治的指標等。迄今為止,仍未見有任何行西式民主的發展中國家,有比中國取得更佳的成績。就事論事,中國不演變到西式民主,絕不能妄作定論視之為錯,反而可能是中國「銳實力」的本源。

不演變到西式民主 不能妄論為錯

沈旭暉說:在「什麼是民主、自由、人權、法治」問題上,中國向來強調沒有「普世定義」這回事。這說法有點誤導。按筆者的理解,中國所強調的,只是如何推行民主、自由、人權、法治,並無放諸四海而皆準的方法和形式。形式只是手段,需要實踐去驗證,絕對不能任由某某「權威」「下定義」說了算。事實是:中國認同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等價值,並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採用了「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的口號。

其實,質疑「票箱民主等同民主」的,不單是中共。1980年代Jane Mansbridge的Beyond Adversary Democracy;2011年出版、Jason Brennan的Ethics of Voting和同一作者2016年的Against Democracy;David Van Reybrouck 2016年出版的Against Elections: The Case for Democracy等西方論著,都指出票箱民主足以損害公共利益。至於人權,很多本能地認為票箱民主才是真民主的人士,也本能地認為中國沒有給人民選舉和被選權就是違反人權。中國曾因認為,相對不戴口罩和出行自由,生存權反而是更重要的人權,因而斗膽破天荒以封城應對新冠肺炎,惹來國際間「侵犯人權」的批評。至於自由,其實全球的國家都明白必須有界限,否則國民都以自己的自由去踐踏別人的自由,結果只會造成大家都失去自由。如何去規範眾人的自由就要靠法治。由於國情文化的差異,當然也沒有放諸四海而皆準的法治。香港多年來的法治指數,據「世界正義工程」(World Justice Project),每年均勝美國。實情是:改善法治,均是各國共同追求的、永不止息的目標。

中國不開放言論自由 才喪失話語權

至於「話語權」,沈旭暉稱因美國行言論自由,而中國不開放言論自由,美國便吃了大虧,我則更不同意。個人一直認為中國因不開放言論自由,自己才喪失了不少話語權。原因是:由於中國的媒體都受審查,都被視為是「官方喉舌」,不值得取信。在美國,掛上言論自由光環的主流媒體,儘管都是由大資本家控制,並不時會爆出編造故事的醜聞,卻仍遠較中國的官媒獲讀者信任。相反,中國官媒發的信息,縱然真確,人家卻多不相信。即使是民間自發但有利中國形象的評論和報道,往往被人冠以「五毛」之名打發掉而不予重視。如此失掉發新聞和建輿論的地位,又怎麼可能建立人對「中國論述」的信心和軟實力?

我個人從來都主張中國要開放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否則便無法真正奪回外間對中國發布信息的信心。我相信,從中共的立場看,「穩定大於一切」,開放言論自由新聞自由,有可能給境外敵對勢力造就可乘之機,造成像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和港式泰式的暴亂。這考慮當然重要,但開放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的同時,仍可予以規範。我主張以透明的標準和法律容納理性討論,但不容許扭曲事實、人身攻擊,或煽動群眾;容許按事論理批評政策和探討如何進一步改善制度,但禁止貶損中國的一黨專政國策;容許批評個別官員,並要求就事論事,不容許侵犯個人尊嚴;容許談宗教,但不容許貶損任何宗教及其尊崇的人物和聖者等。

中國從沒試圖輸出單一板斧中國模式

個人認為至今的「中國論述」已經失敗,以致失去外間對中國論述的信心,讓一些別有用心的勢力藉以「唱衰中國」。沈旭暉文章最後問:當中國以「銳實力」方法改造世界,人類文明再走下去,下一步會怎樣?對此我一點也不擔心。首先中國向來尊重各國自己按國情走自己的路,從來沒有試圖輸出單一板斧的中國模式。其次,「銳實力」其實大大不如軟實力。從來銳實力惹人生厭,只有軟實力才能感染世界。希望中國的軟實力最終能帶領人類社會步向更文明的世界。

作者是嶺南大學潘蘇通滬港經濟政策研究所高級研究員

[何濼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