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黎蝸藤

黎蝸藤:「藍色浪潮」為何沒有發生

【明報文章】美國大選步入落幕。選前,民主黨期盼「藍色浪潮」捲土重來。除了總統外,還預期在眾議院擴大優勢,甚至重奪參議院。可現在看來,即使在總統選舉中獲勝,其優勢也極微弱(若賓夕法尼州贏了就是290:248;反之就是270:268),因為郵寄選票而導致跌宕起伏的劇情,堪稱「險過剃頭」。國會方面,看來在參議院翻盤無望;雖預測民主黨還會在眾議院過半數,但優勢反而可能減少數席。與預期相比,表現並不理想。

經濟議題角色極重要

今年疫情爆發,民主黨迎來擊敗特朗普的天賜良機,希望重現藍色浪潮並不過分,可是為何最多只能險勝呢?原因有很多,比如拜登魅力不足、放棄地面選戰策略的成效值得商榷等等。但忽視了經濟這個選民最關心的因素,可能最直接。在出口民調中,認為經濟是最重要考慮因素的佔35%,幾乎相當於第二三位(種族問題和COVID-19)的總和(註1)。而偏偏從關鍵州的選民基礎看,經濟議題又扮演極為重要角色。

2016年後潛流暗湧「政黨重組」

決定選戰的基本面是選民基礎,每個州的人口結構則決定選民基礎的數量。自從2016年特朗普贏得「鐵鏽三州」(賓夕法尼亞、密歇根和威斯康星)之後,美國政壇開始有潛流暗湧新一輪「政黨重組」(realignment)。

政黨重組的意思是,由於選舉制度之故,美國只有兩大黨能穩定存在。第三黨即使能一時崛起,也會很快被兩黨之一吸收。全國有很多不同訴求的利益團體,他們必須在兩大黨中選其一代表自己的利益。因此可以把兩黨都視為不同利益團體的聯合(align)。同一政黨中的不同利益團體的訴求並不一致,有時甚至相差很大,只因必須站隊之故而聯合在一起。民主黨中女權主義、LGBT平權、黑人、環保主義者、非法移民權益分子等,都因為站隊的緣故而聯合。共和黨中也有福音派基督徒、新保守主義者、白人種族主義者等聯合。這些聯合並非牢不可破。每隔數十年,美國就會出現一次政黨重組。最近一次在1960年代開始演變,共和黨從以北方州為基地轉而變成以南方州為基地,民主黨則剛好相反,演變為第六政黨系統(註2)。

共和黨「北伐」:獲鐵鏽區產業工人轉投

在第六政黨系統下,「鐵鏽區」的產業工人是民主黨的基本盤,民主黨通過和工會結盟,把產業勞工拉進了自己的陣營,與代表資本家利益的共和黨抗衡。然而在全球化之下,產業工人成為最大的受害者,民主黨也不斷有精英加入,逐漸從代表產業工人的「勞工黨」變成「東西兩岸精英黨」。當民主黨無法代表產業工人的利益,他們就會另尋出路。當然,民主黨內部的桑德斯派也為產業工人說話,但在2016年和2020年,桑德斯都被民主黨建制派「做掉」了。產業工人這個群體在特朗普「美國優先」、「製造業回流」等的吸引下,轉投共和黨一方。

2016年,「鐵鏽三州」被特朗普奪得,震撼了民主黨,預示新一輪政黨重組的開始。但這是一時的起伏,還是持續的進程,2016年還不能說明問題。這次,民主黨雖能奪回「鐵鏽三州」中的至少兩個,但已看到這是無法阻止的趨勢。要知道,上次特朗普能在3州取勝,存在希拉里輕敵的成分,多少有點「偷襲」意味。然這次民主黨再無輕敵,力拼之下才堪堪險勝,更說明問題。

經濟牌正是特朗普這次選舉中繼續推動產業工人「重站隊」的利器。在最後一場辯論中,特朗普的「爆點」就是抓住拜登曾說過「廢止頁岩氣(fracking)」窮追猛打。在競選最後10日,特朗普在鐵鏽地區展開大規模連場集會,主打攻擊民主黨的能源政策,民主黨基本無力招架。其在鐵鏽地區的窘况就是特朗普最後一輪攻勢的結果。

這次選舉中更能讓人看清民主黨為何無法留住產業工人。民主黨中的進步派鼓吹「綠色新政」,要廢止化石能源,這種訴求和能源產業工人的利益截然相反,絕無調和空間。民主黨的困境更在於,他們根本無法提供這些工人其他選項,可以挽留他們。於是藍領工人(特別是白人)就無法再和民主黨站在一線了,只能愈來愈走向特朗普的共和黨。

經過兩次選舉,特朗普已把俄亥俄和艾奧瓦從搖擺州變成紅州。而原先屬於藍色長城的鐵鏽三州也毫無疑問地成為搖擺州。特朗普這次料雖失敗,但若民主黨決意推動綠色新政,整個五大湖的產業帶區在4年後或8年後,可望成為共和黨穩定的票源。

民主黨「南征」:人口轉移的結果

與共和黨「北伐」相對,民主黨「南征」的趨勢同樣明顯。從2016年起,陽光帶州(Sun Belt states)逐漸成為民主黨主攻的地帶。希拉里在2016年拿下內華達。至截稿時,拜登今年不但可望繼續拿下內華達,還有望反轉亞利桑那。從開票可知,正因亞利桑那的11票,一下子令拜登峰迴路轉,即使輸掉了賓夕法尼亞,也能憑密歇根和威斯康星拿到270票,意義重大。民主黨在陽光帶州的目標還包括佛羅里達、北卡羅萊納、佐治亞甚至得州。在這些州,民主黨愈來愈接近反轉,但按截稿時數據,仍未足以成功。

民主黨南征不是政黨重組的結果,而是人口轉移的結果,即大量原本是民主黨票源的人遷入這些州。陽光帶州的移民有兩種。第一是來自墨西哥、加勒比海和中南美洲的拉美裔移民,在亞利桑那、內華達、新墨西哥、佛羅里達等地區,他們成為民主黨的生力軍。第二是高學歷移民。由於南方發展,美國人有南遷趨勢。在東北和加州等地的高科技公司出於成本考慮也不斷遷入這些州。南方也逐漸建成高品質的大學、科研和高科技創業中心。北卡、佐治亞乃至得州都是目的地。高科技移民也是民主黨的鐵票。

可見,共和黨北伐和民主黨南征背後的脈絡相差很遠,其效果也不同。政黨重組由於利益關係把一整個大區塊的人推向共和黨;而人口轉移則有內部移民(從其他州遷來)和外國移民兩種,前者在選舉中更重要,但不影響總體人口。

拉美裔對特朗普支持度增

2018年中期選舉,民主黨在陽光帶州掀起藍色浪潮,他們確實有理由期望一舉「紅州翻藍」。然而,儘管從人口結構中,這已經接近成為可能,但他們忽視了,雖然高學歷移民由於價值觀多半穩定地支持民主黨,但拉丁移民則未必如想像中是民主黨的鐵票。結果,拉丁裔在這次選舉中,在不少陽光帶州拉了民主黨的後腿。

這次選舉中的一大新現象,就是拉美裔對特朗普的支持度高了很多(註3)。當中最重要的原因,恐怕就是經濟因素。在疫情期間,拉美裔受到雙重衝擊,一方面,他們受疫情影響嚴重,但另一方面,他們受失業的衝擊更嚴重。這些「手停就口停」的拉美裔,「生命誠可貴,麵包價更高」,是無奈的選擇。他們寧願冒着感染病毒的危險,也希望盡快重開經濟,養家活兒。於是在他們看來,特朗普主張重開經濟的政策是愈快愈好,而把主張「防疫優先」的民主黨視之為刻意阻礙重開經濟。民主黨的政策沒有抓住這批選民,造成繼續飲恨多個陽光帶州的重要原因。

註1:nyti.ms/34WKTQv

註2:bit.ly/3oVGXrf

註3:cbsn.ws/34WP276

作者是旅美歷史學者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黎蝸藤]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