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蘇鑰機

蘇鑰機:新聞守門人如何報道「電郵門」

【明報文章】10月25日《紐約時報》刊登一篇有關美國總統選舉的長文,標題是「特朗普想推銷最後一個故事,《華爾街日報》卻不買帳」。文章指在10月初,特朗普陣營有個3人小組,包括和總統兒子親近的紐約公關人、白宮律師和前白宮顧問。這個小組經商議後,將一些有關亨特拜登的黑材料,交給梅鐸旗下《華日》的一名駐白宮記者,希望該報可以刊登。

但《華日》要先查證資料,未能快速見報。特朗普等得心急,他的私人律師朱利亞尼自行將這些材料,交給同屬梅鐸擁有的煽情小報《紐約郵報》,並表示這些電郵材料來自亨特拜登的手提電腦。朱利亞尼同時提供一名證人,此人用書面表示和拜登父子曾見面和有生意來往。《紐郵》在10月14日於頭版刊登了文章,標題是〈拜登的秘密電郵〉。

其後《華日》登了評論版編輯撰寫的文章,質疑拜登父子的誠信,並說媒體不能視而不見。但過了不久該報發了一篇簡短報道,表示該報查核了公司紀錄,「沒有發現祖拜登有任何角色」。在回應外間對此事的查詢時,《華日》總編輯說:「我們嚴謹和可信的新聞處理,眾人皆見。」

美國總統選舉在11月初舉行,過往有「10月驚奇」的說法,即在選舉前夕有大事發生,或有某陣營爆料,可能影響選舉結果。4年前的選舉中,希拉里被所謂「電郵門」困擾,有人之前揭發她用私人郵箱處理公務,FBI在10月重啟調查,間接令她僅敗於特朗普。

對事件存疑需查證 有深度偵查跟進

今次的拜登「電郵門」,震撼力遠不及4年前,而它涉及傳媒對事件報道的爭議——究竟新聞守門人有否恰當地處理此事。這個爭議源於美國,香港的一些報紙也有論及,有文章認為「媒體處理正確」,也有評論指「個別傳媒偏幫拜登」、「媒體偏頗不光彩」,負面的意見略佔上風。

看來親中報紙不大喜歡特朗普陣營,對拜登較為留手,有標題說「拜登未參與其子海外業務」、「朱利亞尼報料疑點多」、「電郵元數據欠奉真假成疑」。但也有本港報紙傾向支持特朗普和反對拜登,例如「亨特前拍檔揭拜登參與在華生意」、「拜登女婿親中 助華企入美國」。

外國的主流新聞機構是否冷待「電郵門」及偏幫拜登?《紐郵》率先爆出此事,其他精英媒體沒有馬上跟進,但之後陸續有相關新聞。例如美聯社講解了事件的來龍去脈和有何影響,CBS解釋電郵的內容和為何電腦落入朱利亞尼手上,BBC說明亨特拜登在烏克蘭和中國做了什麼事,Poynter的文章述及對亨特拜登的指控和參議院共和黨報告的關係。還有NBC的報道,專注於電郵中的假文件、假身分和假相片,以及此事背後有美國極右媒體及《大紀元時報》的參與,更提到有當事人聲稱文件涉及香港《蘋果日報》。

《紐時》另一篇偵查報道講及第二個3人小組,包括朱利亞尼、班農和郭文貴。《衛報》對比了Twitter和新聞集團(News Corp)處理此事的手法,都是值得閱讀的文章。可以說主流媒體並非冷待此事,只是對事件存疑,報道前需要時間查證,及後有不少深度的偵查文章跟進。

「電郵門」背後的故事,情節引人入勝,例如手提電腦維修店的老闆,聲稱由拜登兒子遺留電腦硬碟中取得電郵罪證,失明的他竟然認得交來電腦者是拜登之子。還有《紐郵》撰稿的記者不願在文章上署名。事件曝光後,效果未如特朗普陣營所預期,大家關注原來特朗普在中國繳交的稅款,竟然多於他在美國所交的。此事涉及不少有爭議的知名人物,加上4年前希拉里事件的教訓,新聞媒體今次不得不特別謹慎,做足查證工夫。

美主流媒體回歸守門人角色

拜登「電郵門」事件,可以給我們一些經驗和啟示。《紐時》記者Ben Smith認為,今次美國主流媒體回歸了作為守門人的角色,再為公眾把關。過去幾年精英新聞媒體出現信心危機,被極右傳媒和社交媒體牽着鼻子走。今次傳統媒體回歸,搶回議題設定權,正如CBS名記者Lesley Stahl在訪問特朗普時告訴他:「這是《60分鐘時事雜誌》,我們不能將一些未經證實的說話播出街。」

近年網上社交媒體主導了新聞議題,其傳播力更強更快,看的人更多。但這些媒體平台發放的信息水準參差,真假難辨,令資訊世界更為混亂,出現了「資訊大流行」(infodemic)。主流傳統媒體特別是報紙於是改變策略,強調「慢新聞」,重點不在快而在準確和深入,讓事實證據說話,透過權威性和公信力搶回新聞話語權。在今次美國總統選舉的報道,似乎新舊媒體之爭的鐘擺,到了一個極端之後有點回過頭來,這個動態過程仍未找到一個平衡點。

《衛報》的文章探討主流媒體與社交媒體出現角色互換的情况。一般傳統媒體在出版前要先作事實查證,但今次《紐郵》的文章有頗多爭議,《華日》的評論和其新聞報道自相矛盾,似乎事前查證溝通不足。上述兩份報紙因為直接牽涉在「電郵門」事件,或由於政治等原因,所以出現異常舉措。觀察其他傳統主流媒體如《華盛頓郵報》、《今日美國報》、ABC、PBS等,它們在處理此事時,審慎查核資料,努力跟進報道,扮演着專業守門人的角色。

新媒體平台禁轉發惹爭議

相反facebook和Twitter卻禁止人們轉發《紐郵》的故事。facebook行政總裁朱克伯格表示,是因為收到FBI關於黑客入侵的警告。這些新媒體平台雖然一直轉發新聞消息,但它們以前常說自己不是新聞媒體,所以不作審查,也不對轉發內容負責。它們今次卻主動改變做法,也引起爭議,有人認為它們自我審查或偏幫拜登。究竟新媒體平台的角色如何、和傳統新聞媒體有何分別,是個仍未有結論的議題。

在政經環境巨變中緊抱專業精神

作為新聞閱覽者,大家要選擇可靠的消息來源,當中資訊守門人有重要角色。面對「資訊大流行」,大家應多看不同來源的資訊以作比較,並要有懷疑精神,自行思考判斷。香港新聞業者也可從此事得到鼓勵,在政經環境巨變中緊抱專業精神,做個稱職的新時代守門人。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社會科學院副院長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蘇鑰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