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梁幸發

梁幸發:攬炒議會 香港還剩什麼

【明報文章】新一屆立法會復會後,鐘擺效應令議會氣氛由激進再次回到理性務實一方。近日部分反對派現任議員和人士因於今年5月8日立法會內務委員會中,涉嫌觸犯「藐視罪」及「干預立法會人員罪」而被捕,反對派蒼白乏力的回應,更受「同路人」狙擊,這正是考驗反對派是要回歸理性論政,還是繼續作出毫無實效的議會攬炒。

回歸以來,立法會發生的一幕幕混亂,市民仍然記憶猶新。由回歸早年反對派仍算理性務實論政,到後來開始出現議會暴力事件,以至近年進行不合作運動及瘋狂拉布,無所不用其極地拉倒議會。中央政府釋出善意,包容反對派議員和給予機會,讓全體議員延任一年,希望反對派改弦易轍,但反對派仍執迷不悟,肆意在議會搞拉布搞肢體衝突。如果議會攬炒只是手段,反對派應向港人說明攬炒後如何使香港繼續保持繁榮穩定、市民安居樂業,並為反對派口中的民主、自由和公義原則爭取更大空間。

反對派將議會攬炒作為爭取政治和經濟改革的唯一手段,是非理性而且是本末倒置的。事實上,《基本法》本已列明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全體議員最終由普選產生,中央政府亦多次許下支持香港依法循序漸進地發展民主的莊嚴承諾。香港政制改革本來穩步向前發展,2010年民主黨支持政改方案,曾為政改的推進踏出具重大意義的一步。遺憾的是,反對派其後迴避政治現實,本土抗爭力量的崛起成為反對派的一大夢魘,使本港的政制發展及後毫無寸進。

激昂口號背後 損害香港利益

無可否認,「口號式」的抗爭路線的確能拉攏支持者和鼓動人心,「我要攬炒」、「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等口號催生一時三刻的政治亢奮,反對派於內會瘋狂拉布取得政治光環,對「理性務實」、「妥協」等手段嗤之以鼻。然而,我們必須明白,政經改革向來不能一蹴而就,沒有循序漸進的第一步,社會只能原地踏步繼續空轉,在慷慨激昂的口號背後,非但損害了香港的整體利益,亦對社會各階層造成難以磨滅的傷痕,本港的經濟發展亦只能在國家改革開放的高速列車旁蹉跎歲月。

香港內部過去一年已飽受黑暴和疫情拖累,社會百廢待舉,議會攬炒無疑進一步對受沉重打擊的本港經濟和社會民生「落井下石」。普遍市民即使彼此政見有異,仍期望立法會能與政府商討落實各項真正能紓解民困的措施,協助他們渡過困境,反對派卻在議會故步自封,而非實事求是解決問題,與市民所願明顯背道而馳。

反對派應思考在議會角色和定位

反對派與其將所有問題的責任歸咎於中央和特區政府,倒不如認真切實推行議會改革,反對派更應思考其在議會的角色和定位,在香港深層次矛盾遲遲未解的今天,如何能發揮議會職能,帶領香港走出困境,無疑更大程度切合港人的期望和需要,當中包括:

其一,如何在遵照行政主導原則和符合基本法對立法會架構和職能的立法原意下,正確理解和認清立法會作為一個地方議會應有的角色和憲制責任;

其二,就基本法賦予立法會的主要職權,包括制定法律、審核公共開支和對政府政策提出質詢等,如何恰如其分地運用議會權力,有建設性地監察政府施政,從而提升政府的管治效能和施政素質;

其三,攬炒議會有機會因癱瘓政府運作而觸犯《國安法》,反對派要避免完全失去僅餘的議會空間,就必須認清既有底線,為重新建立良性互動創造有利條件。

打「抗中恐共」牌 台灣是反面教材

在中美博弈的新冷戰形勢下,香港亦不能獨善其身,如何重新在國際社會定位成為當務之急。香港人向來適應力強,過去憑藉「獅子山精神」同舟共濟,將香港由一條小漁村發展成為今日的國際金融中心,可惜反對派至今仍在議會表現消極,堅持民粹操作,對攬炒香港癡心妄想,在此時此刻仍不忘打「抗中恐共」牌,這好比今日的台灣,議會紛爭不斷,經濟一蹶不振,國際社會空間不斷收窄,成為反對派活生生的反面教材。儘管香港正面臨內外交困的局面,但仍是不少香港人心中的一片樂土,反對派攬炒議會,能為香港改變什麼?香港還剩什麼?

作者是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成員

[梁幸發]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