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張釋之

張釋之:經濟考量而已 劉進圖你恐怕想多了

【明報文章】國泰航空公司因沒有申請政府第二期保就業援助資金,早就被市場和社會輿論料到肯定將會裁員,但10月21日該集團公布的集團「重組計劃」,還是讓全社會吃了一驚:整體削減約8500個職位(其中香港5300人),國泰港龍航空即日停止營運。國泰如此自斷手臂自救,足見航空業的經營環境已到了水深火熱的地步。

國泰發展本已好景難再

國泰航空成立於1946年,今年已是74歲的「名牌老店」。截至2018年底,國泰航空連同旗下的港龍航空以及香港華民航空(國泰全資貨運子公司),營運共212架飛機,直接聯繫香港至全球35個國家共109個目的地,其中港龍航空共有48架飛機,國泰的內地航線均由其運營,包括內地26個目的地。

近年國泰的發展原本就已好景難再。集團主席在2018年年報中承認:「與其他航空公司(尤其是中國內地航空公司)之間存在激烈的競爭,燃油成本增加及美元逐漸走強,均對客運業務的表現構成不利影響」,顯示國泰面臨的發展限制,而港龍航空面對中國國航、海南航空、南航等同樣經營內地與香港之間航線的內地航空公司的競爭,明顯更為不易。一個港人恐怕並不知悉的現實是,在港的內地普通人士飛內地時,多數會選擇國內航空公司而非港龍,內地旅客赴港,乘坐內地航空公司班機的,也肯定是大多數。

國泰曾因應形勢制定了為期3年的企業轉型計劃。從最近幾年的公司業績看,2018年年報指出,2017年下半年及2018年上半年,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錄得的應佔虧損分別為港幣15.38億元及9.04億元,呈虧損減少之勢,2018年下半年則錄得應佔溢利11.45億元,扭虧為盈。而集團的整體情况在2019年上半年都有良好的表現,集團主席在致股東信函中,將之歸因於企業轉型計劃初見成效。

內地客來港前景難料

然而,受到香港社會事件於2019年下半年升溫及中美貿易摩擦加劇影響,進出境旅客量大幅下跌。隨着香港經濟步入衰退,集團的經營環境變得極其嚴峻,因此一般較上半年為佳的下半年業績跌幅遠超預期:2019年年報指出,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於2019年下半年錄得應佔虧損4.34億元,而2019年上半年及2018年下半年則分別錄得應佔溢利6.75億元及12.53億元;集團2019年下半年僅錄得股東應佔溢利3.44億元,而同年上半年及2018年下半年則分別錄得應佔溢利13.47億元及26.08億元。集團主席稱:「(2019年)下半年香港的社會事件使運載率、機位預訂量及乘客運載人次大幅下跌。訪港客運量大受影響,尤以短途及中國內地航線為甚,而離境客運量亦同樣下跌。」

所謂「社會運動」尚未完全終結,新冠疫情又至,香港航空業雪上加霜。疫情的前景不可預測的同時,內地旅客來港旅遊以至購物的前景同樣難以預測,就算疫情成功受控,在政治風波中感情受到傷害的內地民眾,是否還對香港有從前一樣的熱情和興趣,只能存疑。面對如此前景,國泰作出重大調整,下重手拿主要經營內地航線的國泰港龍開刀,是不用多加考慮的事。

經營考慮不會攙雜幼稚離地政治動機

然而香港資深傳媒人劉進圖在《明報》10月27日文章〈港龍停運——中英共利告終〉中,卻認為國泰停運港龍航空和大規模裁員的決定,「不是純粹的商業決定,更多是政治決定,標誌着中英兩國資本合作共利的年代告終」。這個結論的天馬行空,有點讓人無語。

國際性商業機構的經營考慮,一般不會攙雜部分港人建立「黃色經濟圈」一樣幼稚而又離地的政治動機,除非政治因素將明顯有損其未來經營前景。經濟發展前景、獲取最大利潤,一定會是商業機構首要的考量因素。把港人的離地思維套在國泰的決定上,不知是否會讓後者的決策者們偷笑。現在「黃色」消費者們只光顧「黃店」,一段時間內當然能讓「黃色經濟」受益,甚至能呈現一時的「黃色經濟」繁榮,但根本而言,這只是在塘水滾塘魚,維持長期繁榮靠的是「黃色經濟圈」消費者錢包始終充裕,而消費者們的收入並不能靠「黃店」反哺,如果前者的荷包萎縮了,總不至於割自身肉而讓「黃店」獲利吧?現在許多港人只通過HKTVmall購物,大概也是「黃色經濟圈」的一種表現,但所購貨品也不乏made in China之物,稱不上純粹的塘水滾塘魚,如果自斷made in China貨品,甘願全部捱貴貨,試看這樣的消費模式能維持多久。

香港一些凡事以意識形態為先的人,思維已經偏離正常,不僅自欺欺人,還發展到了以脫離實際的想像詮釋商業機構決定的地步。所謂「以己度人」,用在體諒別人方面,是好意和美德,但不着邊際的生拉硬扯,實在只是想多了。

作者是香港新範式基金會資深研究員

[張釋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