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梁美儀

梁美儀:政府致力締造的「無爭城市」

【明報文章】去年今日,香港仍然烽煙四起,在港島和九龍多處出現反修例活動……事隔一年,香港示威活動,清零;黑衣抗爭者,沒了。不久將來,議會抗爭可能也要消失了,政府致力締造的「無爭城市」,快成了。

警方在剛過去的周日及周一,拘捕最少7名現任及前任民主派立法會議員,以及工黨主席郭永健,指他們在今年5月8日於立法會內務委員會會議期間,擾亂立法會會議,如衝向主席台前的保安,以及有人從高處投下紙張,涉違反《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下稱《特權法》)的「藐視罪」及「干預立法會人員罪」。

只要了解一下當年訂立特權法的背景,便會覺得有關控罪何其荒謬。1984年,中英兩國簽署《中英聯合聲明》,落實香港1997年回歸中國的安排。當時港英政府考慮到香港立法機關議員按英國傳統所享有的權利和豁免權,會在回歸後失效,遂於1985年訂立特權法,明文保障立法局議員在議會內的言論自由及免遭逮捕權利,讓他們可無畏無懼地履行議會職務及捍衛議會的尊嚴。

立法會前法律顧問馬耀添曾在一次訪問中憶述,當年訂立這條法例時,有人批評英國政府賦予立法局太大權力,旨在建立一個足夠強大的立法會,日後用以制衡行政長官。

沒傷人議會抗爭也要消滅

不過,回歸後,建制陣營牢牢控制議會,議員引用特權法作為制衡政府武器的功效幾已消失,近年立法會再無通過根據特權法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政府涉失職問題。如今政府進一步以特權法作為檢控反對派議員的工具,連沒涉及明顯傷人暴力的議會抗爭也要一舉消滅。

遊行示威這些街頭抗爭,早因限聚令而消失,如今議會抗爭也被打壓,香港終成了「無爭城市」,但當所有泄氣孔都被堵上,怨氣積聚到堵也堵不了的時候,那個大爆發或將一發不可收拾。

作者是資深傳媒工作者

[梁美儀]

上 / 下一篇新聞